乌克兰、俄罗斯为一碗红菜汤吵起来,至于吗?

乌克兰、俄罗斯为一碗红菜汤吵起来,至于吗?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2020-12-16 19:37:03

为了一碗红菜汤,乌克兰和俄罗斯再起纷争。

起因是一名乌克兰厨师——叶夫根·克洛波坚科。这哥们年纪不算大——33岁,却想着为国争遗产。12月10日,他端着一锅红菜汤跑到乌克兰文化部,称希望乌克兰该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请,将红菜汤列为乌克兰的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

图说:乌克兰红菜汤

乌克兰文化部竟然也答应了克洛波坚科的要求,称明年3月将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交申请,正式为红菜汤“正名”。这事儿传到俄罗斯人的耳朵里,当然不干了。俄外交部表示:“红菜汤是俄罗斯最著名、最受人喜爱的菜式之一,是传统菜肴的标志。”

海叔感觉,俄罗斯那意思很直接,红菜汤并非乌克兰一家的遗产,凭什么乌克兰拿去申遗,还不向俄罗斯打一声招呼?

图说:美国驻韩大使哈里斯掺和中韩“泡菜辩论”

在乌克兰与俄罗斯为了碗红菜汤纷争的时候,在东亚,竟然有美国人掺和起韩国与中国的“泡菜辩论”。从中,倒是又看出一点蹊跷……

01

红菜汤是不是乌克兰的传统食品?当然是。乌克兰有没有资格拿着红菜汤去申遗?海叔认为,也没问题。然而,俄罗斯的反对有没有理由呢?当然有理由。换句话说,乌克兰拿着红菜汤去申遗,当真申得下来吗?很难说!

除了俄罗斯外交部发声以外,俄罗斯驻美大使馆也放话了:“红菜汤是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兰、波兰、罗马尼亚、摩尔多瓦和立陶宛等众多国家的国民食品”。可见,俄罗斯也承认红菜汤是乌克兰的国民食品,但必须注意到——乌克兰别一家端走大家的汤啊!

图说:20世纪60年代苏联时期列宁格勒街头即景

甚至有俄罗斯朋友称,红菜汤顶顶走红的时期,是在斯大林时期。哦,那时候,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摩尔多瓦、立陶宛等,还都是苏联的组成部分。当年的苏联为了实现集体化,负责统管苏联粮食工作的政治局委员米高扬,在斯大林的要求下打造了一套覆盖全苏的国菜体系。

图说:网友复刻的俄罗斯版红菜汤,没有酸奶油和欧芹

在米高扬编撰的官方食谱《美味健康食品》里,介绍红菜汤时,编入两种烹饪方式——

一种是“肉、甜菜根、卷心菜、块根类蔬菜、洋葱、番茄酱、醋和糖”。这被如今的人们认为是偏俄罗斯的吃法。

另一种是“肉、卷心菜、土豆、甜菜根、番茄酱、胡萝卜、欧洲防风草、洋葱、培根、醋和大葱”,并以酸奶油和切碎的欧芹作为装饰。这被认为更为接近乌克兰的版本,也是今日里最流行红菜汤。

从食物起源的角度说,甚至也有一些俄罗斯人认可红菜汤源于基辅。原因很简单——古罗斯的中心就在基辅。俄罗斯许多人都认为自己家族的起源在如今的乌克兰境内,对于小小一碗红菜汤的起源,他们本没有啥担心的。值得俄罗斯人担心的是——乌克兰一直以来在去俄罗斯化。

图说:季莫申科

譬如乌克兰前总理季莫申科,原本她只会说俄罗斯语,不会说乌克兰语。但为了拉拢选民,她突击几个月学习了乌克兰语,之后凡是在公开场合,她全都使用乌克兰语说话。

语言如此,菜式也如此。40岁的乌克兰民族学和历史学学者奥廖娜·谢尔班称,“把红菜汤跟俄罗斯联系在一起是荒唐的”。红菜汤问题上的俄罗斯之怒,大抵在此——凭什么俄罗斯和红菜汤沾上就是荒唐的?

02

乌克兰和俄罗斯,自打苏联解体后,关系一直不和谐。2013年,基辅发生亲西方的示威,随后俄罗斯支持乌克兰东部的分裂分子,俄乌对抗加剧。特别是在俄罗斯联邦委员会2014年3月批准“克里米亚入俄条约”之后,乌克兰更是感觉与俄罗斯结仇至深。直到最近,乌克兰还在捣鼓希望俄罗斯退出克里米亚的事。

图说:基辅

然而,纵观大历史,在文化上,乌克兰与俄罗斯两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目前作为独立国家的乌克兰、俄罗斯,本身就是邻国。特别是对乌克兰来说,即使乌克兰一而再、再而三地寻求与西方的联系,但无论如何,其东部一多半国境线与俄罗斯接壤,南部沿海更是与俄罗斯贴近。

作为整体的乌克兰,如果不想着处理好与俄罗斯的关系,那么,这个国家总隐隐有一些危机之源存在着。如果乌克兰真有政治家能敏锐意识到这一点,就不能一边倒地投向西方,而该做好国内社会的弥合工作。

03

红菜汤本来是很好的一道菜。特别是对生活在北方的人们来说,冬日里呷一口,暖胃暖心,美滋滋。乌克兰厨师季玛·马尔采尼克的观点与叶夫根·克洛波坚科不太一样。马尔采尼克认为,红菜汤的真正之美在于千变万化。“有多少东欧老奶奶,就有多少种红菜汤”,每家每户都有自己的烹饪秘方,有些人家加豆子,有些人家加一点点格瓦斯饮料,以抵消汤中的酸味,增加丰富的口感,还有些人家会就着黑面包和乌克兰生腌猪肉一起吃,既粗犷又暖心。

图说:上海罗宋汤

马尔采尼克的话,倒令人想起了上海的一道美味——罗宋汤。没错,这道汤与乌克兰或者俄罗斯的红菜汤有些渊源。“罗宋”,是早年洋泾浜英语对Russian的音译。除了罗宋汤,老上海还有大罗宋牌、小罗宋牌,有罗宋帽。当然,海派的罗宋汤与乌克兰、俄罗斯等版本的红菜汤有所不同。譬如番茄要用油炒过,汤里加切片的上海大红肠。虽然不放酸奶油,但有的上海人家竟然还能往汤里放大白兔奶糖。

图说:纽约餐馆里卖的中式炒面

有说法称,意大利面源自纽约黑帮,本身和意大利关系不大。至于在美国一些餐馆里卖的李鸿章烩菜、左宗棠鸡之类,和菜名上的名人根本没半毛钱关系!

海叔最近也曾去过一家打着“老上海”幌子的餐饮店吃面条,感觉那粗粗的面条与老上海比较扁平的细面条完全不搭界。怎么说呢——世人对食物的地域化印象,有时候怀有各自对各个地方不同的情感与认知方式,而食物的文化属性是流动的。

当美国驻韩大使在一个视频节目里吹嘘泡菜是“韩国独有、享誉世界的食物”,想以此挤兑中国的时候,他其实不知道,近几年来,无论是在中国的连云港、烟台,还是韩国的济州、巨济,包括日本的一些地方,民间各自主办又互相联动的徐福文化节,实际上正是在文化基因里面寻找到了大家的共性所在。

美味,是拿来分享的,而不是被当做武器!

海上客工作室

编辑:韦嘉维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