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过年有“毛脚”要上门?上海老爷叔回忆老底子谈朋友的趣事!

听说过年有“毛脚”要上门?上海老爷叔回忆老底子谈朋友的趣事!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网   作者:王蔚   2021-02-14 15:55:00

今年春节年初三是阳历的2月14日,正好是西方的情人节。从前,上海人是没有过情人节的概念的。老底子,上海小青年谈朋友谈得差不多了,家里就会在春节安排一件大事,那就是“毛脚”上门。

这个“毛脚”可不是指大闸蟹噢,而是指准女婿、准媳妇~


今朝阿拉就一道来听听

上海老克勒王蔚爷叔

聊“毛脚上门”那些事


谈朋友的“毛脚”,过年侬上门吗?

文/新民晚报王蔚

过年,恋爱中的青年男女,一旦关系比较稳定了,就会到双方家庭拜见对方父母。春节里,毛脚女婿、毛脚媳妇上门,这对双方家庭来说,都是相当隆重的事。

讲到毛脚上门,这里有两个典型的上海方言词汇。

“敲定”

一般来说,男女双方恋爱只有敲定了,才会互相上门。上海人一直把谈恋爱称为“谈朋友”,这真的很合乎逻辑。连朋友都谈不拢,还谈啥恋爱?大约从上世纪70年代起,“谈敲定”三个字广泛流行,风头盖过了同义词的“谈朋友”。

要“敲定”的当然是终身大事。“你们敲定了伐?”父母及亲眷朋友经常会用这句话去问正在谈朋友的年轻人。一旦敲定了,就要开始准备婚房,就要买家什,就要商量办酒水。

“毛脚”

还有一个典型上海方言词汇叫“毛脚”,包括毛脚女婿、毛脚媳妇。

为啥叫“毛脚”呢?是不是指还没结婚的年轻人会毛手毛脚呢?其实,上海人讲的毛脚,并非毛手毛脚。

据说,这里是有一个典故的。从前,上海农村以及江南水乡都有养蚕宝宝的传统。蚕吐完丝,身体开始缩小,这一阶段叫毛脚蚕,正处于由蚕变为蛹的时候。

再来看恋爱婚姻的过程,男女青年从男朋友、女朋友发展到女婿、媳妇,身份发生了根本性转变,这就好比蚕宝宝变成了蚕蛹。因此,江南老百姓将已经谈婚论嫁,但还没过门的准女婿、准媳妇称为“毛脚”,非常形象,

而且相当具有地域文化色彩。

“毛脚”上门的礼数

毛脚第一次上门,礼数是非常重要的。特别是男青年,也就是毛脚女婿,这第一次上门的第一关又是要非常当心,要让未来的丈人和丈母娘第一眼就看得顺眼、顺心。

毛脚女婿要准备好第一次上门的礼物,老早计划经济年代,上海人时兴的是送“机关枪”、“手榴弹”和“炸药包”,这是那个时代的标配。

不要怕,这里的“机关枪”是指整只的金华火腿,用油纸包好,用红线扎紧,拎在手上就像一把机关枪。“手榴弹”是指老酒,一般是高档白酒,也可以是名贵的药酒,比方虎骨酒之类。那时的白酒不象现在是有外包装的,就是两个透明玻璃瓶子,用尼龙红绳扎牢,就像拎了两个捆在一起的手榴弹。“炸药包”当然就是指香烟了,肯定是香烟票上价格最高的烟。往往一户人家的一个月的香烟票是买不到一整条高档烟的,这就要问亲戚朋友左邻右舍借香烟票,凑起来去买整条的香烟。

有人问我,年轻时第一次上门当毛脚,送的是啥。那时,我还在大学里读书,没钱,送的是上海人最爱吃的,也是最便宜的毛蚶,我记得好像是7毛钱一斤,一次至少要买5斤。没想到,一家门吃了就我一个人得了甲肝。那时,邻居、朋友、同学中,生甲肝的人相当多。那是上海历史上第一次遇到重大疫情,上海人照样扛过来了。

现在,无论是毛脚女婿、毛脚媳妇上门,“机关枪”肯定不时兴了,送送香烟老酒、送补品,都是比较实惠的,但也要量力而行,上海人讲就是不要“豁胖”,不要硬扎台型。

今年春节年初三是阳历2月14日,正好是西方的情人节。从前,上海人是没有过情人节的概念的。谈朋友最愉快也是最重要的内容就是荡马路。

马路是要慢慢荡的。一个“荡”字,无论是上海闲话还是普通话,都充满了浪漫。秋千是要荡的,到公园里划船也叫“荡起双桨”。昨天,我问一个上海90后女生,今年情人节跟男朋友到啥地方去玩,她脱口而出,去“逛街”。逛街,与荡马路相比,情调要差许多了。


“毛脚上门”

背后的意义可不一般

作家程乃珊也曾经写过一篇《毛脚》,里面提到,所谓“毛脚女婿”,实际上是指从第一次上门一直到结婚的这个阶段。

所以,在这个期间做点事情,就相当于“试婚期”,侬要了解侬未来的丈母娘家是怎么生活的,是什么习惯,这就要通过“做点事情”来了解。


 程乃珊在这篇《毛脚》里写到:


老派上海人极少有“闪婚”,一般是男女独自交往一段辰光后,觉得可以确定关系了,就带去见双方大人。一般当然是男方先上门,得到大人pass【通过】了,男方开始频频上门,并常常拨垃女方屋里向留饭【北方人称蹭饭】,就拨垃女方亲友叫做“毛脚女婿”。

现在回过来看看做“毛脚”搿段日脚,是双方从花前月下到油盐柴米过日脚个邪气重要个过渡。像阿拉搿种老派上海人看来,结婚勿单是两个人之间个事体,而且跟两个屋里向之间有千丝万缕个关系拉海。

做毛脚,就是男女双方了解对方个家庭文化搭成员最好个途径。而搿个一切,只有从过日脚搿种小事体当中,才能感受到,为今后融入搿个伊呒没任何血缘关系个屋里,做好准备。

阿拉上海人还是比较正宗,男女谈朋友必定是以结婚为最终目的个。否则,处处留情,只开花勿结果,拨拉人家叫做“烂糊三鲜汤”。“试婚”或者“未婚先同居”,还是会得拨人家戳背脊。而“毛脚”,可以讲是阿拉老祖宗发明个既聪明又折中个中国式个“试婚”。

毛脚毕竟勿是拨捆牢个大闸蟹,伊即使垃拉做“毛脚”辰光,男女双方一旦觉着谈勿下去,还是可以拗断分手个。不过,一般人家非勿得已,勿大会走到迭步。

所以讲,直到阿拉搿代,选择“敲定”是十分慎重个事体。谈朋友搿辰光特别长——从认得到恋爱,再到拨双方大人认可做“毛脚”,少讲点也要头两年。不过闲话讲转来,我还是老赞成有段做“毛脚”个日脚。


没想到吧?“毛脚上门”居然还蕴含着这么重要的意义,真是要为老上海人的智慧翘起大拇指呀!

那么问题来了~还记得你、你父母当年上门时的有趣事吗?

【小主综合编辑】

音频及文章,由新民晚报首席记者王蔚授权发布。

程乃珊《毛脚》节选,来源“看懂上海”公众号。

部分图片来源网络,如有冒犯,敬请联系。

版权声明: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编辑:周晨昕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