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爷叔沪语说牛!“焗蜗牛”上海话居然这样读?

上海爷叔沪语说牛!“焗蜗牛”上海话居然这样读?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侬好上海   作者:综合   2021-02-13 10:40:00


牛年到了,

相信大家已经熟练掌握了

不少和“牛”有关的吉利话~



在我们中国文化里,
牛一直是勤劳的象征~

仔细想一下,

上海人生活的方方面面,
同样离不开“”!

上海人不仅爱喝牛奶,

也爱吃咖喱牛肉粉丝汤~

囡囡读书要背牛筋书包

白相用的橡皮筋叫牛皮筋


你还能想到哪些?


今天,
小侬邀请到了好朋友

新民晚报首席记者王蔚爷叔

他要跟大家聊聊

  “上海话里的牛”  


上海闲话真“牛”:牛皮纸你用过吗?
牛皮糖你讨厌吗?黄牛肩胛是啥意思?

文 新民晚报 王蔚


2021年是农历辛丑牛年。我先用上海闲话读一副对联的上联:牛牛牛牛牛牛牛牛牛牛牛牛。下联谁对得出?

据说,这是祝枝山大闹明伦堂时出给一帮秀才的上联,十分好玩。

注:滑稽戏《大闹明伦堂》讲述了祝枝山智斗杭州众文士的故事,是滑稽界的经典保留剧目。


牛年到了。上海人对牛情有独钟。牛浑身全是宝。从前,老克勒翻行头,帽子、皮带、皮鞋都要牛皮做的,叫“吃价”。连小朋友背的书包也是要牛筋的。白相用的橡皮筋,叫作牛皮筋。包书要用牛皮纸



从小到大,牛奶是最普通也是最好的营养品,上海人早上要喝一杯,晚上睡觉前也要喝一杯,叫定神。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滑稽戏《满园春色》里,一位香港女士到上海人民饭店,要吃“红烧牛奶”,服务员听了都莫名其妙。周柏春扮演的全国劳模桑钟培师傅,不但精通业务,还自学了各地方言,听懂了这位顾客的广东话其实是想吃“红烧牛腩”。


讲到吃牛肉,上海本帮菜真的是独领风骚。白切牛肉、酱牛肉、白灼牛百叶。


不过,我认为有两道菜是最能体现上海人精致、创新、海纳百川特色的。一个是咖喱牛肉粉丝汤,与生煎馒头真是绝配。另一个是红烧牛尾。难怪外地人要讲,你们上海人真的会得吃。



在上海的西菜里,还有一道海派名菜,叫“焗蜗牛”,这是一道法式大菜。这“蜗牛”两个字,上海闲话怎么读?周杰伦把“蜗牛”读成“瓜牛”。


有上海人说,上海闲话“蜗牛”应该读成“姑牛”。我请教了一位著名沪语播音员,她说是读“屋牛”。



那么,“焗蜗牛”的“”字,上海闲话又应该怎么读?现在不少上海人是读“jue(厥)”,做头发要“jue油”,鸡要吃“盐jue鸡”。这是上海闲话被变音了,正宗的上海闲话要读“guo(国)”,叫做“guo油”“盐guo鸡”。

同样,“焗蜗牛”这道菜,要读成“国屋牛”。

上海有一条非常出名的小马路,叫牛庄路,在市中心最热闹的南京路步行街附近,市百一店后面。当年,梅兰芳陪卓别林看戏,就是在离牛庄路很近的新光大戏院,看马连良的《法门寺》。


上海人还特别欢喜吃花生牛轧糖,但这种糖与牛真的一点没啥关系,主要是用麦芽糖做的。有人猜测,之所以叫牛轧糖,是因为牛轧糖是洋货,伦敦音读“努嘎(nouget)”,美国音读“努盖特”。



“牛”这个字,在中文里绝大多数是用在褒义词里。做人学老黄牛精神,做事要牛气冲天,买股票做生意最盼望牛市。


但上海人形容有种讨厌的人,其中也有一个“牛”字。比如,有种拎勿清的人像“牛皮糖”,有种人专门欢喜“钻牛角尖”,还有一种人叫“黄牛肩胛”。黄牛虽然体型老大个,但它没有肩胛,牛头直接连着身体,“黄牛肩胛”就是比喻一个人没有担当精神,做事不负责任。



最后再回到祝枝山出的对联:牛牛牛牛牛牛牛牛牛牛牛牛。其实是讲一个脾气蛮拗的小姑娘,叫妞妞,放牛时遇到同样脾气很拗的牛,妞妞气得用手去扭这条牛,没想到牛更加发耿劲,妞妞不得不再去扭牛。所以,用上海闲话读就是“拗妞妞扭牛 牛拗 拗妞妞扭牛”。那么,下联你想出来了吗?


王爷叔出的题目真好白相~
能想出答案的绝对是牛人~

你还知道哪些和牛有关的上海话~
赶快告诉小侬吧!


【田小鱼综合编辑】

音频及文章,由新民晚报首席记者王蔚 授权发布 

部分图片来源网络,如有冒犯,敬请联系。

版权声明: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编辑:田诗雍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