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争朝夕 上科大这间实验室寒假不休息!

只争朝夕 上科大这间实验室寒假不休息!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郜阳   2021-02-11 10:52:23

吕飞逸、徐路燕和王泽凤在实验室 新民晚报记者 郜阳 摄.jpg

图说:吕飞逸、徐路燕和王泽凤在实验室  郜阳 摄

戴上护目镜、口罩,穿上实验服,上海科技大学物质科学与技术学院林柏霖课题组研究生吕飞逸、徐路燕和王泽凤走进实验室,又开始了一天的忙碌。进入“毕业倒计时”,三人选择留校度过这个特别的假期,追赶因疫情逝去的时间,也为自己的未来努力。

拿起一块色彩斑斓的钙钛矿,放在灯光下仔细端详,吕飞逸告诉记者,这是他的主攻方向。在当前太阳能电池领域,晶体硅电池称王是不争的事实。早在上世纪50年代,第一块现代太阳能电池在美国贝尔实验室诞生,在硅中掺入一定量的杂质后的光电转换效率仅为6%。近70年来,随着科技的进步,晶体硅电池的最高效率不断刷新着记录。但在物理法则下,它的效率提升之路正变得越来越窄,每0.1个百分点的提升都意味着人类对一座科研珠峰的征服。此时,“挑战者”钙钛矿早已磨刀霍霍,准备“上位”了。“这种新型环保材料也是当下研究的热门方向。”吕飞逸介绍。

受疫情影响,去年的寒假格外长,让这个河南小伙很不适应。在他看来,休息是针对工作而言的,没有忙碌休息也就没了意义。好在上科大在严格的防控措施下,安排学生从3月即开始陆续返校,尽可能减少疫情对科研和学习带来的影响。“时间一紧张,投论文还是稍许受到影响了。”吕飞逸说。去年11月他向行业知名学术期刊《化学材料》(Chemistry of Materials)递交了论文,往常1个月左右的同行评议,因为年底各种原因被拉长了。好在前不久,他收到了返稿意见,这几天正在抓紧修改。

徐路燕本科的专业是纺织材料,大三那年参加了上科大的夏令营,就下决心留下来。用她的话来说,这是个完美的科研之地。“以前想做电镜或者分析测试实验,轮到自己要好一段时间。在这里,科研资源十分丰富,申请后很快就能排上。此外,上科大有很多青年才俊,对科研有抱负有追求,每每遇到难题想要讨论和求教,老师们都非常乐意和我们沟通畅谈。”读研阶段,她“转行”开始了药物化学的研究。疫情期间,她也和学校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的团队一起,开展新冠药物筛选的工作。“有些老药对新冠病毒有效,但作用机理并不是很清楚,我们要做的就是解析老药新用的作用。”目前,研究也有了进展。“做科研,心情真的是一天晴一天雨。”她笑着说,“这取决于当天实验得出的结果。”2020年在发表关于新冠病毒的一篇论文前,大家突然发现蛋白晶体不是所需的,这让徐路燕一度很崩溃。“但这总比论文投出后发现要好。”她这样安慰自己,好在调整方向后,大家很快做出了新的成果。

三人的导师林柏霖教授,今年同样留校过年。他的研究方向始终坚定:解决碳排放带来的问题。2020年,他领衔的课题组开发出世界首个能量转换效率超过20%的二氧化碳还原人工光合作用系统。“近现代工业革命之后,人类开始大量排放二氧化碳,二氧化碳浓度的急剧上升已经由量变到质变,冰川融化、海平面上升,以及各种极端气候现象随之而来,全球变暖的严重后果正在逐步加剧。所以,逐渐减少、淘汰化石能源,寻找合适的新能源是一个自然的选择。”他说。

林柏霖告诉记者,去年学生“被减”了几个月时间,对毕业生来说意味着很有可能要延迟一个学期毕业。和有些学科可以在家开展理论研究不同,他的课题组前进需要实验数据的支撑。作为导师,他正和学生将逝去的时间追回来。老师和学生的牛年心愿不约而同:健健康康,顺利毕业。

新民晚报记者 郜阳

编辑:钱文婷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