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1年,上海教会学校最后一次反美爱国行动

1951年,上海教会学校最后一次反美爱国行动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周文骞   2021-04-02 17:16:14

七十年前, 1951 年的 3 在朝鲜战场上的 · 线附近,以中朝为一方,美韩为一方,两军 对峙 美韩多次进行反扑未果 被迫提出在开城进行谈判。同军事斗争并行的还有外交战线的斗争。当时美国总统是杜鲁门 国务卿是艾奇逊。艾奇逊是一个疯狂的反华分子,多次在联合国大会和国际公开场合攻击新中国,其中一个内容是说美国教会在中国办了许多学校,培养了不少人才,而今中国忘恩负义,把这些都忘记了。对此中央非常重视,除了在《人民日报》发表社论,严厉谴责艾奇逊的无耻 言外,还要求各地教会学校行动起来,彻底揭露外国教会在华办学的本质是为了帝国主义的一己私利,扶植他们的代理人。北京、上海、南京是教会学校最多的城市,任务特别重。这项工作在上海由市委直接领导。

三月中旬的一天,团市委学生工作部宗教科科长施家溥通知我,在陕西南路团市委所在地召开教会学校的代表会议,我是作为沪江大学的代表参加的。会议由上海市委宣传部长、华东局宣传部国际宣传处处长姚溱主持,团市委书记张本、副书记鲁光出席会议。会上姚溱传达了市委领导的指示,要求各教会学校做好三项工作:一是要求各校迅速组织建立起在党领导下的班子,掌握教会势力撤出的学校;二是开展反美爱国思想教育活动,肃清亲美、崇美、恐美的思想;三是召开一次全市教会学校反美爱国大会,并在全市进行大游行。会上几位领导作了分工,张本表示由她负责联络各区委、区团委,推进前两项即组织和思想工作。姚溱主动承担负责大会召开的各种事项。姚溱还提出要建立上海教会学校反美爱国联合会,具体推进上述三项任务,并指定由我担任主席,因为我是上海学联中唯一代表教会学校的副主席。同时还指定震旦大学医学院一位毕业班的学生和清心女中一位高三女学生同我组成三人领导小组,负责同各校联络,开好这次大会。任务分配明确,三位领导离开后,由施家溥继续主持会议,他从口袋里摸出一张事先拟好的名单,要求参加会议的代表按照学校所在的区来划分,分别联系其他没有参加会议的学校,以传达本次会议的精神。两星期后在团市委又召开同样规模的会,检查督促三项任务的开展。

会议后,我即刻向我就读的沪江大学党支部汇报,脚踏实地一件又一件做好以上三件事情。在组织学校领导班子上碰到了一个问题,即教会任命的校长凌宪扬已作为反革命分子被逮捕了,所以要重新物色人选。在华东高教部策划下成立校务委员会以取代。常委人选确定五人,主任由有教会背景的文学院院长余日宣担任,选他的原因一是他在教会中属于中间温和的一派;二是美国教会留下了一笔相当大的经费,希望他能及时取出动用。校委会副主任由著名历史学家、进步人士蔡尚思担任,他是国统时期地下大教联的骨干成员,以后曾任复旦大学副校长。教师代表是刚毕业留校的政治系学生胡景钟,后曾任复旦大学校办主任、哲学系主任。学生代表由我这个三年级生担任,当时我是校学生自治会的主席。华东高教部还派来一位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章靳以担任常委并兼学校教务长。章是卅年代著名左翼作家,以后担任过上海作协主席。这样校委会五常委中进步教授与地下党成员就占了绝对优势,学校领导权完全控制在地下党领导之下。校委会成员中也大多是进步人士,如生物系的副教授黄文几,中文系的副教授徐中玉等。

在思想教育方面,我请到了姚溱,并通过他请来了华东局宣传部两位副部长冯定和匡亚明,以及宣传处处长王力前来作报告。并且还请了上海市委统战部正、副部长陈同生、周而复以及华东教育委员会书记陈其五、大公报社长王芸生、副总编辑刘克林、著名民主人士林汉达等为全校师生演讲,这些报告是师生们以往从未听过的,其精辟内容大大提高群众的思想觉悟。

为了准备全市性大会和游行,学生自治会文娱部的几位干部十分卖力,不仅训练了一支腰鼓队,同时还训练了一支洋鼓队。腰鼓正由老区传入上海之际,很容易买到,价钱也不贵。洋鼓队是稀缺品种,价格也很高,只能到处去借,在鼓未借到前,先请学校音乐系的老师训练。参加的人在教室集中,每人面前放一块砖头作鼓,以一双毛竹筷子当作鼓槌,就这样短时期内训练出两支鼓队。音乐系中有的学生会吹洋喇叭,也参加了游行队伍。

在各个学校积极准备之际,我突然接到施家溥的通知,说是姚溱告诉他市委常委会要审议大会召开和游行的筹署情况。在三月底的一个晚上,施和我进入市委办公大楼的常委会议室。会议室有里外两间:外面是会客室,布置十分简陋,几张旧沙发,一张长条桌和几把木椅子。常委会的秘书要我们等着,里面正在开着会,轮到我们还有一段时间,他拿出一张格子稿纸,说是为了节省时间,汇报要简洁,内容不得超过五百字。于是我就在那张长条桌子上写了起来,完成后从七点钟等到十点钟,才让我一个人进到常委会议室。会议室非常狭小,坐着七八个人,其中有秘书长徐平羽、宣传部长夏衍,还有主持会议的市委第三书记刘长胜。第一书记陈毅、第二书记刘晓因事都未参加,其余几位常委我也不认识。刘长胜对我说:开始吧!我就按准备好的稿纸照本宣科,边念边说很快就结束了。常委提问中只有夏衍问了一些简单问题,如参加大会的人数有多少,什么时间召开大会等。总共十分钟左右,刘长胜就宣布此项议程到此为止。当我走出会议室时,一颗紧张的心才放了下来,以轻松的脚步回家了。

上海的春天乍晴乍雨,一切准备就绪只等一个好天气。开大会的时间由姚溱通过上海气象台的咨询才确定下来。1951年 4 月上旬的一天,阳光明媚,既无冷风又无雨,各路人马从所在区出发,浩浩荡荡奔赴人民广场。沪江大学因校址偏远,是最后一个到达的队伍。各个队伍红旗招展,锣鼓异天,好不风光。到场后,我发现会场人排得满满的,而且姚溱已把一切准备工作都安排得妥妥贴贴。广场上用白粉划出格子以安排不同学校队伍。主席台上只放了八面大红旗作背景,一边是国旗,一边是党旗。舞台上不设主席台,只是台中央放了一个麦克风;舞台前端顶上挂了一条横幅,上书“上海教会学校反美国誓师大会”。大会开始由姚溱讲话,我作主持。姚溱讲话不用讲稿,连续不断讲了四十分钟,从帝国主义侵华以及外国教会势力在华办学的历史讲起,一直讲到近期艾奇逊的攻击性言论,讲话揭示了外国教会办学的本质和意图,以及当前教会学校面临的任务。姚溱讲话言简意赅,铿锵有力,十分精彩。讲话结束后,是领喊口号者上台,这是一位相貌堂堂的年青人,他领喊口号也不看稿子,用标准的普通话,雄壮的气势领喊。姚溱告诉我这位青年是从话剧团请来的,话剧演员大本台词都要背,自然喊口号也不用看稿子。 坚决支持抗美正义行动 !” 打倒美帝国主义 !” 坚决反对艾奇逊无耻谰言 !” 共产党万岁 !” 毛主席万岁 !” 口号响彻云霄。大会在口号声中胜利结束。参加大会的队伍依次绕人民广场一周,然后分别回到各区的原出发点。一路上旗帜飘飘,鼓声阵阵,口号震天。这次行动在上海人民心目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反映了上海教会学校学生反美爱国的决心。

时隔不久,思想改造运动在全市高等学校中推开,随着全国各教会学校先后进入撤销、合并阶段,从此外国教会在华办学的历史宣告终结。( 周文骞)

编辑:史佳林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