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百年前的城市“水路”出发,一路遡游至今日的上海

从百年前的城市“水路”出发,一路遡游至今日的上海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乐梦融,孙佳音   2021-04-15 12:44:41

再过1天,第13届双年展的最强音将出现在2021年春季的实体展览中。后天开始,展览将以庆典的形式拉开帷幕,覆盖PSA当代馆1楼、3楼、烟囱空间。

上海双年展“水体”城市项目,将以“水”为线索,延伸至展览、水域人文视觉版图、水文漫步等活动中。

海报《水体》 Poster_副本_副本.jpg

图说:上海双年展“水体”城市项目 官方图

老建筑“地标”成展览空间


上海是因水兴城,江、浦、塘、浜、泾、洪、溇、港等水路融会贯通。近代以后,由于人口激增的问题以及填水造路、断流筑道等现代城市基建,曾经的水路逐渐消逝或改道,曾经维系生存的大江大河则演变为景观式的河流。作为双年展的有机组成部分,城市项目将更加深入地发现和挖掘上海的历史文脉,以黄浦江为线索串联起一座城市的过去、现在和未来,邀请市民一同串联并想象上海这座水乡城邑。

借助“上双漫步”小程序,双年展水文漫步行动邀请参与者重新发现遁藏或是消失的水路,漫步者自身的行动轨迹将覆盖于老上海的水路图之上,从而行走于时空交错的水文肌理之中,让个体与城市产生别样的情感联结。

微信图片_20210415100919_副本_副本.jpg

图说:双年展水文漫步行动 “上双漫步”小程序

上生新所等近年完成修复的历史建筑,成为引人注目的老建筑“地标”,此次都纳入到了上海双年展“水体”城市项目中。孙科别墅糅合了西方现代派建筑风格与中国式庭院设计,是上海城市发展与历史文脉所留存的记忆。这一建筑赋予策展团队特殊的灵感,为其度身打造了一场延伸展览,邀请来自世界各地的五位/组艺术家基于空间进行创作与对话。其中,来自美国纽约的艺术家迈克尔·王将在孙科别墅内重现长江之水发源地青藏高原的冰川景观,这件名为《一万里,一千亿千瓦时》的大型装置通过制冷机重新冻结源自长江的自来水,让供给城市一千亿千瓦时电能的动力源头显形。纽约艺术家黛安·赛弗林·阮通过摄影这一流动媒介捕捉与定格“湿漉漉”的瞬间。她将在孙科别墅中展现7幅摄影作品,在光与影的交织中聚焦“非生命态”存在物的内在张力。

08. 迈克尔·王,《一万里,一千亿千瓦时》概念草图,2021 Michael Wang, 10,000 li, 100 billion kilowatt-hours concept sketch, 2021_副本_副本.jpg

图说:《一万里,一千亿千瓦时》概念草图 官方图

沿水路地图去看老上海


城市项目更加丰富,除了水体这个主体展览的衍生,主办方制作了一条重新发现上海的路线地图——水路。随着城市更新,百年前的水路被填成了马路,那么艺术家们要“揭开”水泥柏油,回到过去,重新勘察这些曾经的溪流、运河如何联起了上海,它们曾是上海的经济文化的通道。

肇嘉浜路、陆家浜路、新闸路……上海路名、地名像秘符一样暗示,在这片土地下藏着另一个上海,和被遗漏的故事。地图涉及三条主路:徐家汇路线、龙华路线、苏州河流域路线。以徐家汇为例,很多外地游客是从吴淞口坐船到徐家汇落地,徐家汇是他们第一眼看到的上海风光。这里曾是各种文化的聚集地,融汇中西的土山湾等,通过水道可以带起以前的历史。主办方和上海图书馆合作,查阅了历史档案后制作导览小程序。此外,双年展还制作了两张叠加的地图,分别是上海的陆路图和以前的水路图,从中比对查看城市更新。

微信图片_20210415104158_副本_副本.jpg

图说:上海的陆路图和以前的水路图对比 图源“上双漫步”小程序

上海的居民在城市某条街上不会迷路,但是如果放在河流中央呢,能不能分辨出到底流往何方?从这个角度说来,人们更像城市的使用者,而不是城市的拥有者。城市项目让观众觉得自己是城市主人,听展览活动讲述城市的过去和将来。作为上海的城市名片与文化品牌,上海双年展始终致力于让当代艺术文化与蓬勃发展的上海城市积极对话。(新民晚报记者 乐梦融)

马上评|变与不变


如果要梳理或者点算这座城市与水的关系,大概每个人都可以滔滔不绝地,讲上很久。

上海,位于长江和黄浦江入海汇合处,北界长江,东濒东海,这是水。晋朝时,因渔民创造捕鱼工具“扈”,江流入海处称“渎”,松江下游一带便称为“扈渎”,后又改“沪”,上海简称“沪”,这也是水。2010年,这座城市自信地面向全世界,举办盛大的上海世博会,我们的吉祥物叫“海宝”,这又是水。还有,留在一代人心中的轮渡,和如今跨过黄浦江和苏州河的一座座桥……

上海航拍-徐程_副本_副本.jpg

图说:航拍上海 新民晚报记者 徐程 摄

关于上海,关于水,我们如数家珍,我们也习以为常。但现在,我特别想去双年展看看,看看这座现代城市一路走来,如何填水造路,又断流筑道;看看曾经的水路怎就逐渐消逝或改道,曾经维系生存的大江大河又如何演变为了景观式的河流。我也想跟随惜珍的文字,去了解,也去摩挲上海那一条条永不拓宽的马路,那12个历史文化风貌区和130余栋优秀历史建筑。

这座城市的美,在于它勇于改变,它锐意进取,奋楫笃行;这座城市的美,也在于它尊重历史,尊重过去。

或许,当我们更多了解,也牢牢记得,自己从哪里走来,就会更加清楚明白,也暗暗提醒,我们将走向哪里。(孙佳音)

编辑:江妍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