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缓解“疫情焦虑”,去年半数以上上海市民每日纸质阅读超半小时

阅读缓解“疫情焦虑”,去年半数以上上海市民每日纸质阅读超半小时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徐翌晟,孙佳音   2021-04-15 19:37:00

今天上午举行的2021年上海市全民阅读工作会议上,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新闻出版局)联合上海交通大学研究团队开展的《2020上海市民阅读状况调查》正式发布。这是我市就市民阅读状况连续进行的第九次调查。调查显示,上海市民综合阅读率较高,纸质阅读和数字阅读的人数占总人数比率达97.04%,高出第17次 (2019年)全国国民阅读调查15.94个百分点。其中,纸质阅读率达96.05%,高出全国平均水平36.75个百分点;数字阅读率为99.52%,高出全国平均水平20.22个百分点。去年,上海市民的日均阅读时长为102.17分钟,50.40%的上海市民纸质日读时长超过半小时;68.50%的市民数字阅读时长超过半小时。

图说:去年半数以上上海市民每日纸质阅读超半小时 新民晚报记者 李铭珅 摄

从市民阅读支出上看,27.00%的人一年购买纸质书刊的支出在200-500元之间,超过500元一年的占比为17.90%;数字阅读支出方面,200元以上的年数字阅读费用支出占比为15.85%。

疫情期间,阅读尤其发挥了正向作用,认为阅读对缓解疫情焦虑“比较有用”和“非常有用”的市民占比为51.80%和13.60%。

此次调查发现:

全民阅读深入普及,各项阅读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上海市民综合阅读率较高。全民阅读在市民中的深入普及不仅体现在较高的阅读率层面。调查发现,市民阅读资源获取方式也较为多元,除网上购书及书店购买图书外,阅读网站获得资源已成为上海市民图书资源选择的最主要途径,同时,微信、今日头条、喜马拉雅等社交媒体渠道以及移动APP平台也成为市民阅读资源获取的重要渠道。

其次,市民阅读目的十分丰富,除满足兴趣需求、获取信息知识以外,工作学习需要、掌握实用技能、提高自身素质修养也成为市民选择阅读的重要原因。

整体阅读收获评价良好,不同年龄段群体评价呈“微笑曲线”

76.13%的上海市民对阅读的收获评价为“比较好”或“非常好”,20.28%的市民对阅读收获的评价一般,3.58%的市民对阅读的收获评价“比较小”或“非常小”。

从年龄段上看,研究发现老年人群体(55岁及以上) 阅读收获评价最高,排在第二位的是未成年人群体(17岁以下),第三位的是中年人群体(35-54岁),最低的是青年人群体(18-34岁)。

不同年龄段群体的阅读自我评价呈现出了一条“微笑曲线”带来进一步的思考:如何提升不同年龄段群体的阅读体验和阅读收获,尤其是如何改善中青年群体的阅读状况?

一半以上上海市民纸质每日阅读时长超过半小时

数据显示,上海市民的日均阅读时长为102.17分钟,50.40%上海市民纸质每日阅读时长超过半小时,68.50%的市民数字每日阅读时长超过半小时。

总体而言,人们花在数字阅读上的时间高于传统的纸质阅读。日阅读时间越长,纸质阅读和数字阅读之间的时长差距越大。

家庭成为两种阅读交汇点,交通工具成为数字阅读的重要空间

调查数据显示,家庭是市民阅读较为重要的场所,在不同阅读场所的选择上,“书房或客厅”“卧室”的占比均位列前三位。传统纸质阅读的群体中,书房或客厅(65.71%)的选择排在第一位。

数字阅读作为首要阅读形式的人群中, 排在第一位的阅读场所是交通工具(地铁、公交、火车、飞机等),可见,交通工具已成为市民数字阅读的重要空间。

阅读的公共文化设施使用频率较为分散,但使用满意度较高

阅读的公共文化设施包含公共图书馆、社区阅览室、社区书屋及报刊栏等。总体上看,上海市民阅读时的公共文化设施使用频率较为分散,使用频率为“三个月1次” 的占比最多,为 18.30%,其次是“半年1次”(16.40%),每月1次(14.80%), “每月2-3次”(14.70%),“一年一次”(12.80%)等。对公共阅读设施使用满意度为“非常不满意”和“比较不满意”的市民占比仅有7.05%,“非常满意”和 “比较满意”的占比为62.96%。

人文社科类纸质书受青睐,文娱类电子书占比大

在纸质书种类的偏好上,上海市民选择阅读最多的是人文社科类书籍,占比为26.44%,其次是文娱类(19.70%),科技类(10.97%),生活类(10.76%)、经管类(9.01%)。

在电子书种类的偏好上,文娱类电子书选择最多,占比为27.50%,其次是人文社科类(19.10% ),生活类 (12.40%),资讯类(10.80%),科技类(10.40%)。

深度阅读偏爱纸质,便利和免费成数字阅读选择的重要因素

上海市民选择纸质书阅读最重要的两个原因是“需要深度阅读”和“需要反复阅读”,选择数字阅读最重要的两个原因是“阅读内容更方便携带”以及“资源获取更便利”。

收藏保存方便、具有权威性以及需要做读书笔记是选择纸质阅读的其他重要原因;费用少或免费、方便信息检索、更新速度快是选择数字阅读的其他主要原因。

纸质阅读市民更愿花钱,免费的数字阅读依然受市民追捧

从市民的阅读支出上看,27.00%的人一年购买纸质书刊的支出在200-500元之间,超过500元一年的占比为17.90%,只有10.70%的人纸质阅读支出为50元以下或没有。

数字阅读的支出方面,33.90%的人只看免费的内容,200元以上的年数字阅读费用支出占比为15.85%。

阅读影响市民的人生观、世界观和社会责任感

为更深入了解市民的阅读行为和“自我”之间的关系,认识阅读究竟在市民生活和成长过程中扮演着何种角色,发挥什么样的价值,调查组参考了心理学、社会学等学科相对成熟的量表,将阅读意义划分为“认识自我”“认识世界”和“社会责任感”三个维度,探究市民的阅读行为与阅读意义之间的关联。结果发现,阅读时长、阅读花费、阅读评价以及公共文化设施使用频率均和阅读意义的三个维度呈显著正相关。

也就是说,市民的阅读时间越长、阅读花费越多、阅读评价越高以及公共文化设施使用频率越高,越能够帮助他们认识自我、认识世界,同时具有更高的社会责任感。这一发现,进一步说明了阅读对个人发展的具体作用和独特价值。

会议还发布了《关于促进上海全民阅读工作的实施意见》和《上海市全民阅读工作2021年度重点项目指南》,上海市促进全民阅读联盟宣告成立。(新民晚报记者 徐翌晟)


马上评丨城市的书香

最近的上海,哪些景点最火热?大概,排名前十的榜单里,一定会有好几家热门书店。朵云书店位于上海中心的旗舰店,藏身上生新所的茑屋书店,这些摩登又文艺的书店,更是需要早早提前预约,才能“一睹芳容”。
或许会有人不屑,说这些书店能成为“网红”,不过是建筑和陈列出位,吸引了很多年轻人前去打卡。但其实,如果你流连于这些充满设计感的书店,在关于戏剧、关于诗歌的专门书店看到那一张张安静的、虔诚的,甚至躲在角落里阅读的脸,你便会相信,翻书,选书,买书,读书,在这座城市,是寻常的美好。
书于上海,从来不仅仅是教辅教参的机械和压力,也不简单是英语和计算机考试的工具。数据显示,我们最爱读人文历史,我们也关心科技前沿和生活趣味。昨天发布的《2020上海市民阅读状况调查》更带来一组令人欣喜又骄傲的数据:上海市民纸质阅读和数字阅读的人数占总人数比率达97.04%,高出第17次 (2019年)全国国民阅读调查15.94个百分点。尤其纸质阅读率达96.05%,高出全国平均水平36.75个百分点。
我们爱买书,也爱读书,哪怕在电子阅读如此便捷的时代里。或许,吸引我们的,不仅仅是那一本本装帧精美的书,一爿爿装修别致的书店,我们爱它们温润文雅的气息,爱置身书香的恬静纯粹,更爱这个弥散着书香的可爱城市。(孙佳音)

编辑:沈毓烨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