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红色 艺路前行丨听当年的唐山救援队员讲述那段“生死营救”的故事

百年红色 艺路前行丨听当年的唐山救援队员讲述那段“生死营救”的故事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吴旭颖   2021-04-16 11:30:00

在新民晚报和新华传媒联合发起的“寻找100份红色记忆”征集活动中,一张拍摄于1976年的泛黄照片和一只外壳已经掉漆的行军水壶,带人们重温了40多年前唐山大地震中共产党人的果敢和奉献。

图说:徐慧琳用过的行军水壶(左为唐山救援时使用的) 受访者供图

这张老照片,拍摄于1976年9月,是上海第一人民医院医科大学班13名学员赴唐山抗震救灾回来之后留下的一张合影,坐在前排左边第三个的是当年25岁的徐慧琳,也是照片的持有人。1976年7月28日,唐山发生7.8级强地震,那天徐慧琳刚好在医院值早班。听到消息她立刻请战:“我是党员!我要参加去唐山的救援队!”

图说:上海第一人民医院医科大学赴唐山抗震救援合影(前排左三为徐慧琳) 受访者供图

到了震区,徐慧琳被分配到妇产科,科室连床位都没有,队员们便捡来倒塌的门板和砖块,搭起临时病床,跪在地上给产妇接生。一次,一位AB血型的产妇出血不止,急需输血,医疗救援队里却已经没有库存。整支医疗救援队的医护人员,只有两人是AB型血,一位是第一人民医院的张医生,另一位是徐慧琳的同班同学季培珠。两人略加思索,便当场各献了200毫升的血。徐慧琳回忆:“震区献血可不比平时,他们刚抽完血,就回到岗位上工作了,除了当事人根本没人知道。唯一的照顾,就是后来我们在当地倒塌的仓库里挖出来两袋麦乳精,留给他们补充下营养。”

当时的救援条件非常艰苦,灾区蚊虫肆虐,食物放上一会儿便被苍蝇污染,吃了就会腹泻,但腹泻药有限,都要留给病患。队员便爬到山坡上采草药,自制中药药丸治病。徐慧琳说:“就像参加两万五千里长征一样,就地取材,有什么吃什么。”

图说:徐慧琳 新民晚报记者 吴旭颖 摄

初到唐山的几周里,大小余震不断,徐慧琳却从不害怕。她把哥哥当兵时用的行军水壶带上了。一路上,她不断见到冲在抗震救灾一线的人民解放军战士。她摸一摸那军绿色的水壶,告诉自己:“我是解放军的妹妹,一定能跟他们一样,打赢这场‘仗’。”

汶川地震、新冠肺炎疫情,徐慧琳抢着捐款,“我已经70岁了,没法到现场去帮忙了,但不管是什么方式,我总要出一份力!”

徐慧琳的家因旧改而搬迁,她把唐山地震救援的老照片和行军水壶送给嘉兴路街道做展示。她说:“我希望无论老一辈还是新一代的‘英雄’,都能被更多人记住,希望这份‘红色记忆’能够被一代代传承和发扬下去。”(新民晚报记者吴旭颖)

编辑:沈毓烨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