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天元辜梓豪的围棋之路:“辜排长”的重锤功是如何练成的?

新天元辜梓豪的围棋之路:“辜排长”的重锤功是如何练成的?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金雷   2021-04-18 13:35:00



新民晚报“上海时刻”出品

新天元辜梓豪九段,外表安静,内敛,实则是个爱琢磨、超自律、极坚韧的年轻棋手。

首度赢得番棋大战摘取天元后,他实话实说:如今要在天元赛卫冕非常困难,期待自己明年下出好棋,才是最真实的愿望。

图说:新天元辜梓豪九段 新民晚报记者 李铭珅 摄(下同)

爱琢磨


辜梓豪父母也许没想到,初衷是让儿子少捣蛋学围棋,结果,却培育出了湖北围棋的第一个世界冠军。

辜梓豪小时候顽皮,父母就想着,学围棋吧,可以让孩子静下来。结果,在家乡湖北仙桃,晚半年进培训班的梓豪,学了一个月就能让同学4、5子,两年半后,他在弈城围棋网就上升到“8D”。11岁,梓豪进入聂卫平道场升造,不到一年他就定段成功,12岁即跨入职业棋手行列。此后,这名棋手一路进阶,直到昨晚通过番棋决胜,摘取国内棋坛最悠久的“天元”头衔。

在中国围棋的人才梯队里,98后是一个夺目的群体。杨鼎新、辜梓豪、谢尔豪和李钦诚均是世界冠军,担纲围甲主将,但98一代中,辜梓豪仍是有鲜明个性的一位。

图说:杨鼎新与辜梓豪决战最后一轮

中国围棋协会竞赛主管马林记得,有一次他带年轻棋手去日本参加四城市围棋新锐对抗赛,中国队冠军提前到手,辜梓豪就提议,晚上出去庆祝一下,得到大伙呼应。去哪呢?又是小辜拿主意,去东京塔。精通日语的马林去过东京多次,这个地标却未曾“打卡”,正犯愁呢,辜梓豪站出来,“没事,马老师,你们跟着我走。”马林问他:“你去过?”小辜回答,“没有,我第一次来日本,但我来前已经做了攻略。”

结果,钻进地铁,一队人马就跟着首次到日本的辜梓豪,让许多游客头晕眼花的东京地铁路线,在他的梳理下,一路顺畅,轻轻松松就到了目的地。大伙都觉得,辜梓豪像侦察排长那般值得依靠,由此,“辜排长”的外号就送给了他。这证明,辜梓豪是个啥事都爱琢磨的年轻人。

图说:辜梓豪

超自律


这次来同里参加中国天元赛,辜梓豪很累。来前,他有点感冒,但因为从四强赛到摘得新一届天元,6天里下5局棋,赛程非常紧,不得不在比赛和休息之间寻求平衡。由此看得出来,他是名非常自律也富经验的年轻棋手。

第一天,设在同里天元苑东侧二楼贵宾厅的赛场,辜梓豪和连笑九段激战6个小时。棋局前半盘,执黑的他形势一度落后连笑,后者还有心观看同时进行的柯洁与李钦诚的比赛,随着局势拉近,两人为了一个单劫,从日中鏖战至日落,靠着多一个“劫材”,他惊险胜出。扳倒志在“还乡”的天元三连冠连笑后,辜梓豪又在挑战者决定战中,于精彩的对攻中反杀“快刀”李钦诚。网上观棋的棋友感叹,“‘辜老师’下得太好了,治孤,反杀,在读秒中精准出手,令对手无可奈何。”却不知,这时的辜梓豪,身体也快到了极限。

图说:辜梓豪在比赛中

“是很累,但还得坚持。”两局胜完,被问到状态时,辜梓豪实话实说。在同里,他披羽绒服,随身带着清凉油、润唇膏和润喉糖上场。每次他把一板润喉糖放到棋枰旁,你就能发现又少了一粒,“嗓子还有点不舒服。”赛前,他有点程式化地把清凉油放到鼻下醒脑,又仔细涂上润唇膏,好像如此一番照应后,自己下棋才能更安定。年轻棋手如今都睡得晚,但在同里,他把自己的生物钟提前,每日按时吃早饭,保证休息。他喜欢米饭,喜欢很多美食,但为了照顾身体,这几天在酒店尽量忌口,为了少油腻,他放弃炒饭,天天只吃清淡的汤面。

好在,水乡古镇对辜梓豪很治愈。第一天来,住进同里湖大饭店,他就特别开心,“这里的环境非常好。窗外就能看见同里湖,景色很漂亮。”抓住唯一的休赛日,他去了同里国家湿地公园,泛舟湖上,两边是高大的杉树林,耳旁响起鸟鸣声,人就特别放松。不过,他爱琢磨的“老毛病”又犯了,盯着湿地的工作人员“刨根问底”,不一会儿,对这里的来龙去脉已了如指掌。湿地请他和杨鼎新、李钦诚一起拍段边走边讲宣传语的小视频,他思路清晰,重来了两次后就提议分镜头拍摄,结果,自然皆大欢喜。

图说:辜梓豪对战杨鼎新

擅恶战


辜梓豪还有一个外号“恶霸”。说起这个名号的由来,他解释,自己用过网名“印城之霸”,因为喜欢看NBA,欣赏印第安纳步行者队的打球风格,“战绩虽不算太好,但战斗精神顽强,有一股不服输的精神。”

不服输,说的也是辜梓豪自己。自打出道,擅长恶战就是他的标签。在同里,围棋元老王汝南八段决赛前提醒杨鼎新,虽然柯洁和连笑都输了,但辜梓豪也不好对付。本届中国天元赛决赛开赛仪式上,另一位棋界元老华以刚八段形容挑战者辜梓豪骁勇善战,“属于特别能战斗的队员。”每天为中国天元赛评棋的胡耀宇八段,更是比喻辜梓豪手里有一把重锤,因为他计算力超强,虽然下棋速度不快,但那是在慢慢积蓄力量,一旦谁被他锤到了,都难脱身。

三番棋决战首局,棋局进入杨鼎新擅长的子效控制局面,辜梓豪无处发力,早早败下阵来。但次局,抓住对手形势判断失误,辜梓豪就锤中杨鼎新,成功屠龙。昨天的决胜局,当执黑的杨鼎新打入上方白阵,辜梓豪完美应战,结果白棋反而对黑棋形成包围,凭借厚势在官子阶段点点收刮,完成2比1的逆转。

摘下天元,收起重锤,辜梓豪会干点什么?他说,会看书。不少棋手喜欢看网络连载小说,武侠的,科幻的,以为善战的“恶霸”也是,结果他说,爱看世界名著。像《双城记》《基督山伯爵》,都是他非常喜欢的作品,那里面,有人性的交战,也能窥见人性的光辉,“看后,会很有收获。”(新民晚报特派记者 金雷 同里今日电)

图说:辜梓豪在颁奖典礼上

记者手记|黑棋难下


本届同里杯中国天元赛,三番棋决战仍维持近几年的“定式”,首局落败的棋手后来居上,完成逆转。辜梓豪与杨鼎新的巅峰对决,三局棋均是执白的棋手获胜。似乎黑棋,愈来愈难下了。

纵观三局棋的进程,均是黑棋下出缓手,AI显示黑棋胜率大跌,白棋遂握住优势,一路领先至取胜。为什么黑棋那么难下?在同里决赛现场的世界冠军、“天元五连冠”常昊九段分析认为,如今顶尖的年轻棋手,在日常训练中大量学习、借鉴AI的招法,在对局思维上与AI更为接近,因此一旦取得优势,落子精准高效,确保将优势化为胜势。像擅长恶战的辜梓豪,这次就表现得非常突出,即便进入读秒,应对也保持精准,最终摘取新一届天元。

把这个问题抛给辜梓豪,他承认,AI时代黑棋确实会难下一些,但深究其中原因,是因为有些格局人类棋手还不能完全理解和掌握,具体到与杨鼎新的三局棋,黑棋一开始下成这种格局的话,就非常难下了,人类棋手还不擅长在这种局面下作出正确的判断,而这正是围棋最难的地方。

不过,包括辜梓豪天元在内的许多棋手相信,借助AI,人类棋手一定会继续提升水平,只不过,这将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金雷)

编辑:吴旭颖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