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遇上脱口秀什么样?来,在爆笑中听文青们“花式揭秘文学圈”

文学遇上脱口秀什么样?来,在爆笑中听文青们“花式揭秘文学圈”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徐翌晟   2021-04-19 11:58:00

“几千岁的文学爱上了几十岁的脱口秀”,这对CP你磕到了吗?昨日,上海作家书店二楼爆发出阵阵笑声,间歇还夹杂着电视节目里常常听到的罐头笑声,原来,“2021世界读书日·文学脱口秀大赛”在这里举办决赛,来自北京、上海、广西等地的十位选手登上脱口秀舞台花式揭秘文学圈。

余华新作《文城》、千年诺贝尔陪跑村上春树、文青的真实生活、网络文学的当下等等,百无禁忌,各种热门话题都成为了脱口秀的爆料。参赛选手有高校教授也有出版界的小透明,有严肃的文学评论人也有跳脱的女学生,平时戳键盘靠笔杆子吃饭的记者、作家,都拿起了麦克风,顿时让现场的观众和评委发现了他们的另一面。

图说:昨天,一场文学脱口秀在作家书店举行 网络图


文学的镜子


正如主持人所说,这是一场“没有编剧,没有提词器,连李雪琴也没有的文学脱口秀”,挤在小小的书店里,抱团取暖,谈一谈文学和生存。这就是魔幻现实主义。

“现实主义往往是超现实的,现代主义倒是很现实,但是后现代主义管你现实不现实!……当你的诗与远方遭到广场舞迎头暴击的时候,你需要准备好一个凸透镜和两片凹透镜。王小波说,除了一个现实的此生之外,人们还应该拥有一个诗意的世界。我要补充一句,如果戴上一个凸透镜和两片凹透镜,这两个世界就会变成哈哈镜。”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刘大先透过眼镜看世界。

“我有个7岁半的女儿,上一年级,她看我这两天抓耳挠腮、坐立不安,像极了她算不出题目的样子,就问我:妈,你为啥给自己挖坑呢?唉,干啥啥不行,挖坑第一名。这也是一种宿命吧。”资深文化记者许蜜桃这样调侃自己对于转行脱口秀前夜的惴惴不安。

图说:活动现场 官方图


冒犯的勇气


脱口秀的本质在于“冒犯”,而“冒犯”要有“冒犯”的自信与底气,华东师大教授黄平教授创意写作,对网络文学颇有研究:“今年流行芯片题材,商战大片,外企老总都叫史密斯,和热水器一个名。这个史密斯他生下来就坏,家族遗传病,他爷爷感觉参加过八国联军,他爸爸参加过朝鲜战争,到他这一辈了,做芯片生意不是为了挣钱,他是为了证明自己有多坏。而咱们的企业家老总呢,一个个都性格刚毅,顶得住压力,一个晚上就把芯片拿出来了。为什么这么快啊?不是雇几个人拿砂纸磨出来的!”

图说:黄平(左) 官方图

青年评论家李壮“斗胆”吐槽文坛大佬余华的新作《文城》:“《文城》的A面是,一个男人失恋了,但他一定要把离开自己的女人找回来——最后没找着。故事的B面是,一个男人破产了,但他白手起家、打怪升级——最后公司上市了。两面一合,这就是一个‘土味霸道总裁’找初恋的故事嘛!余华老师都对我做了什么!……是你拉我上了文学这条船呐!现在怎么着,你是要跳船了吗?教高考作文也就罢了,你还准备改行去写爽文吗?!”


文青的吐槽


文青吐槽自己特别狠,青年作家梁豪说自己“也喝咖啡,也逛书店,咬牙买不打折的书,也看话剧,也有帆布袋,里面装着咬牙买下的不打折的书”,文青症候明显。

图说:演出节目单 网络图

自从“东北文艺复兴三杰”火了以来,人人都以为“东北文艺复兴”有望了,只是上海译文出版社营销编辑小透明上网搜“三杰”,搜出了四个人。这是什么数学原理?到脱口秀完,小透明也没给出个结论。

广西师大出版社的编辑飞狐狸有一肚子苦水,吐完之后念念不忘自己对文学的爱:“生活就像钢筋水泥,作品就是毛坯房,我们文学出版工作呢就是搞装修。总是希望大家都有漂亮的房子住!”

中文系学生请输入感叹:“这年头啊,什么东西只要跟文学挂上钩,格调一下子就上去了,流量一下子就下来了。文学不会也不能给任何东西脸上贴金,文学本身是金,这也就够了。”

图说:活动海报 官方图

本次文学脱口秀大赛在传递欢乐之余,也传递了评委与选手们对文学行业的深度思考。担任决赛评委的《收获》主编程永新、作家梁鸿,对十位决赛选手给予幽默点评,还现场分享了极具趣味的文学知识。(新民晚报记者 徐翌晟)


记者手记丨文学也能秀

脱口秀因为活泼诙谐、善意又犀利的吐槽,一时间红遍大江南北,明星可以“秀”,运动员教练员也上了舞台,谁能想到严肃的文学会“破圈”与之联盟?但转念一想,文学正是一切艺术形式的基础,它是电视剧电影戏剧的剧本,是舞台的文本,是歌曲的歌词,更是一座随身携带的避难所。

从事与文学相关工作的人,有时候不是没有一个出圈的心,而是到底有什么好的出圈的方式?在短视频里很严肃地读诗,只有九个人在看,这九个人可能还是朋友,其实根本没有出圈,这个意义也不大。破圈,在于让更多“圈”外人看见,让大众看见,以大众能够接受理解的方式告知天下。“谁的心底不曾潮湿过?谁不曾在夕阳下奔跑?”能打动触及最大人群的艺术形式就是最成功的传播。

文学破圈跨界之事不仅仅发生在脱口秀,文学早就与当代艺术发生了关系。刚刚进行的上海双年展上,作家孙甘露、学者刘擎,共同“参演”艺术家杨福东导演的上海双年展公益短片《爱他,爱她,爱ta》,借中国历史最悠久的国际双年展,一齐为艺术发声,邀请更多市民走进美术馆,重启一场未及深入的对话。

通过各种形式,努力增强文学和艺术对人的影响力,这本身就是我们努力要去做的一件事,秀一下又何妨?(徐翌晟)

编辑:沈毓烨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