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好接力棒,球友们的“小世乒赛”越办越热闹

传好接力棒,球友们的“小世乒赛”越办越热闹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陶邢莹   2021-04-19 13:11:25

又一年,新民晚报红双喜杯迎新春乒乓球公开赛热烈落幕了。有人意犹未尽、有人期待明年;有人自学成才、有人曾入选国乒……新民晚报红双喜杯的参与面,越来越广。从“乒乓春晚”到”乒乓春游”,这一项参与人数最多、影响力最大的沪上业余乒乓球赛事,令所有乒乓球爱好者收获满满。

图说:新民晚报红双喜乒乓赛落幕 新民晚报记者 李铭珅 摄

对决更精彩


昨天大部分参赛者都留到了最后,看台上坐得满满当当。前国乒选手程靖淇这样的高水平运动员,都来到了新民晚报红双喜杯,怎能错过一睹他比赛的机会!果然,决赛打满五场,在球友们看来,这个比赛甚至比专业比赛还精彩。

“在我参加过的所有业余赛事中,新民晚报红双喜杯的赛制最特别,比赛更激烈、更具悬念。”走下场,沿浦一队的蔡伟感慨万分,“虽然我在这里拿过5次冠军,但今天我输了球,幸好队友特别给力。”蔡伟从江苏队退役后,依然活跃在各大业余赛事中,但每年的新民晚报红双喜杯,总能带给他不一般的回忆。

图说:蔡伟在比赛中 新民晚报记者 李铭珅 摄

奥运冠军王励勤也津津有味观看了决赛,几张面孔似曾相识。他告诉记者:“有几名队员曾经和我交过手,还有几位是我后辈,很高兴看到他们退役后继续来到新民晚报红双喜杯。低级别组别的比赛也很好看,草根选手只要站上赛场就是胜利。”

图说:王励勤为获奖选手颁奖 新民晚报记者 李铭珅 摄

年龄更广泛


独角兽,代表着正义,报名新民晚报红双喜杯丙级组,就有一支由法官们组成的独角兽俱乐部。成立于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的独角兽俱乐部,将沪上所有爱打乒乓的法官们聚到了一起。

脱去法官袍,换上运动衫,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的高级法官程敬文,像是一名专业运动员一样表情坚毅。前不久,作为上海市乒协理事的他,写信建言:在做好防护措施、买好保险的前提下,希望沪上的乒乓球比赛能向70周岁以上老人开放。“国际乒联对比赛没有年龄限制,我们国内普遍有年龄限制。乒乓球是国球,应该让更多人享受到乐趣,要引导,而不是堵。徐寅生不是说嘛,乒乓球可以打到80岁。”

图说:程敬文在比赛中 新民晚报记者 李铭珅 摄

就在昨天,程敬文的信有了回应——如2022年赛场和防疫条件允许,在做好现场医护保障的基础上,可以考虑设立70岁以上组别比赛。

比赛结束之际,大家意犹未尽,还有不少人也纷纷建言,希望新民晚报红双喜杯能永远办下去。上海市乒协主席陈一平表示:“既然乒乓球爱好者这么喜爱这项传统赛事,我们一定会继续和有关方面合作,不但全力以赴把这项比赛办下去,而且还要办得更好。”

市民更健康


 在新民晚报红双喜杯上,脱去防护服的疾控中心队,也是老朋友。每年报上名,是领队张耀光必须完成的任务,但最后究竟能有几个人参赛,是个未知数。

图说:上海疾控中心队成员 新民晚报记者 李铭珅 摄

还记得2018年,比赛当天正好接到了公共卫生紧急任务,受此影响,只有张耀光1人出战。“虽然队员们不能参赛比较遗憾,但想到能为上海市的公共卫生事业出力,我们觉得还是很值得的。”

今年的队长陈敏是上海市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个人,队员中有参与今年1月大量流调工作的新进员工楚瑞林,还有积极性最高的女队员王朵。围观球友听说他们来自疾控中心,纷纷跷起大拇指,向他们表示尊敬。

张耀光说:“疾控中心乒乓球队员们因为爱好乒乓而聚集到了一起,作为业余选手都是自学成才。我们身为疾病预防与控制第一线的专业人员更是城市健康水平的缩影。”

图说:上海疾控中心队成员 新民晚报记者 李铭珅 摄

最后,队员们请记者一定转达:感谢各位市民在过去的一年中对疫情防控工作的配合和理解,上海能防住新冠肺炎,离不开每一位市民的努力。也号召更多人一起参与乒乓运动,以强健的体魄投入到生活、工作中去。(新民晚报记者 陶邢莹)

记者手记丨接力棒

117场团体比赛、1086场单打比赛,新民晚报红双喜杯成为2021年上海城市业余联赛乒乓球项目的首项大赛。

赛场上,能看到人生百态。初出茅庐的小小孩童,同爷爷辈选手隔网相对,这是间隔半个世纪的较量,对乒乓的热爱,一直在传承。闯入决赛的,多了几支新队伍,传统强队被淘汰后,明年卷土重来的“誓言”已经立下。

图说:魏德文小朋友在比赛中 新民晚报记者 李铭珅 摄

这个赛场,就像人生,总要经历成功失败、高峰低谷。有人接受挫折教育,有人切磋球技,有人以球会友,有人争当冠军强者。大笑、落泪、恭喜、过瘾,一个个丰富的表情,在新民晚报红双喜杯的舞台上轮番出现。

国际乒联终身名誉主席徐寅生细心观察到了晚报杯的一个传统现象:“爷爷参加了多年后,儿子来参加,现在孙字辈也站上了赛场。群众乒乓发展得好了,专业队伍才能选出更多人才。新民晚报红双喜杯的接力棒,要一棒接一棒传递下去。”(陶邢莹)

编辑:沈毓烨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