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读|健身步道

晨读|健身步道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简平   2021-05-02 07:00:00

欣喜地看到小区新铺了塑胶健身步道,然而只是短短的日子,健身步道的变化却让人高兴不起来。


我们小区铺上了塑胶健身步道,这真是让人欣喜。

健身步道总长90米,褚红色,两旁各镶一道白边,气派十足。这条健身步道建在小区的西侧,旁边有一片小树林,阳光透过树叶撒下来,就像清洗过一样,格外清爽。我原先是在小区东头的小道上练快步功的,但那小道实在太狭窄了,都甩不开臂膀,而且,铺的是镂空砖,很容易崴了脚。想到以后可以在如此“专业”的步道上健身,我确实满怀憧憬。

可是,健身步道才开通,我便发现自己高兴得太早了。

首先,这条健身步道不是笔直的,有一头打了很大的弯。其实,原本设计时是一条直线,犹如百米跑道,可是,却有一户人家死活不同意,称步道靠近他家窗口,没了隐私,然后就占道为王,在他家的山墙窗下放上了许许多多的坛坛罐罐,导致健身步道不得不绕道而行,也就拐了一个大弯,很煞风景。我好生奇怪,纵然有各种理由,也不能因此就把那片区域变成你家私地啊,健身步道都拐弯了,可现在坛坛罐罐依旧圈着,绝不撤走。那个弯因为必须就势,所以拐得很是蹊跷,走步时很不安稳。

再者,健身步道是与一条原有的小道并行的,步道一开,那小道顿然失色,没有人喜欢走了,于是,健身步道变身成了“小马路”。立在步道端头的铭牌上写得清清楚楚:“请穿着宽松服装、运动鞋或软底鞋进入步道”,看一变成小区里的“干道”,那状况就可以想见了——骑车的骑车,遛狗的遛狗;有人拖着行李箱昂首阔步,有人踏着滑板如同冲浪;那户占地的人家在窗下拔草时,把带着泥土的杂草直接扔到健身步道上;而不少停靠的车辆则恣意地把车头或者车尾压过步道的白边。

一天清晨,我早早地去健身步道练快步功,看到步道的起端赫然横着一辆崭新的电动车,还用银色的车罩给罩了起来,一派百年不离的架势。好家伙,不要说健身了,都快“交通堵塞”了。我饶到步道的另一端,想继续我的健身功课,不料,到了倒垃圾的时间了,住家纷纷在这一时段拎着垃圾袋出门,形成逶迤绵长的队伍,我只能尽量靠在一边,让出路来,谁想那些湿垃圾因一会儿还要打开,所以总不愿扎紧,竟是滴滴溚溚地在健身步道上撒了一地。我落荒而逃。

就那么短短的日子,新铺设的健身步道已面目全非,色彩黯淡,闪着光亮的白边污淖不堪,褚红色的步道像是泡了水,浅一块深一块的,坑坑洼洼,错落不平。我不知道人们怎么会那样不珍惜拥有的东西,视如敝屣,随意践踏,心里还没有一点的不安。我想起著名导演小津安二郎聊起他的电影时曾说过:“我的主题是‘物哀’。”物哀是一种审美,出自于对物什的怜惜,既没有不可穷尽的山水,也没有永恒存在的步道,因此,我们应当珍视每一种物什,说到底,物哀深处是悲悯,是有慈悲之心;我们不敬重物什,是因为我们少有慈悲,慈悲少了,良善也就丢弃了。

那天,我重返健身步道,突然发现,与步道并行的小道上有一只野猫和我相向而行,仿佛是在陪伴我。我仔细回想了一下,的确,我们小区里的那些野猫向来东蹿西跑,但它们却从来没有踏足过健身步道,没有在这里撒过野。想到这里,我心头一热。(简平)

编辑:钱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