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评|万戴:死亡超40万了,对出手相救的中国泼脏水只会害了巴西

深海评|万戴:死亡超40万了,对出手相救的中国泼脏水只会害了巴西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万戴   2021-05-04 20:06:00

人是目的,生命是前提,不能成为少数精英政治棋盘上的落子。

4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召开了有关美洲疫情的新闻发布会。下属泛美卫生组织官员在会上表示,上周美洲地区报告新增新冠确诊病例约140万例。在印度疫情突然恶化的背景下,美洲地区尤其是南部美洲,依然是全球疫情的重灾区。在发布会前一天,巴西新冠疫情死亡病例超过40万例。

而在这个时候,某些巴西政客又在忙些什么呢?

保罗·格德斯“失言记”

4月27日,在巴西参议院新冠疫情调查委员会的会议上,巴西经济部长的保罗·格德斯突然发表了一系列针对中国的言论。他首先表示,新冠病毒是由“中国发明”的,随后又表示,“中国科兴公司的克尔来福新冠疫苗与美国辉瑞疫苗相比‘效果不佳’”。

在得知这场会议视频在社交媒体播出后,格德斯知会卫生部将视频删除。然而为时已晚,他的这轮毫无来由的指控已经通过互联网和新闻记者转译成各国语言,在全世界多个媒体网站传播,引起了一场不大不小的政治风波。

会议现场。来源:srzd

格德斯自知失言,在随后的采访中表示“这只是一个误会”,宣称他并非想指责病毒是由中国“发明”的,而是想强调“人们普遍认为新冠病毒在中国首次出现”。他还宣称,自己并非诋毁中国疫苗,只是想说美国公司也发明了一种行之有效的新冠疫苗。

就在格德斯讲话流出的当日,中国驻巴西大使杨万明在推特上公布了一组数据:中国是为巴西提供疫苗和原液的主要供应国,占巴西总接收量的95%。这一数量足以覆盖巴西紧急需求的六成。科兴公司与布坦坦研究所合作研发的克尔来福疫苗,占巴西疫苗接种数量84%。

4月29日,中国驻巴西使馆发言人表示:“在中国竭尽全力、克服困难向巴西提供疫苗和疫苗原液的情况下,巴政府高级官员发表这样的言论有悖于双方为双边合作创造良好气氛的意愿,违背事实。”

博索纳罗政府对其经济部长的“失言”也做出了反应。新任外长卡洛斯·弗兰萨就此事件与中方进行沟通,并表示格德斯言论“没有损伤巴西和中国之间的关系”,依然致力于“携手早日战胜疫情”。

艰难抗疫与政治投机

格德斯莫名其妙的说辞,并非是疫情暴发以来巴西高级别官员首次“失言”。

自2020年疫情在全球暴发以来,巴西总统博索纳罗之子、众议员爱德华多·博索纳罗就曾在社交平台上发表有关中国的不恰当言论;前任外长与教育部长都曾在疫情期间以出位言论攻击中国;在同年10月,总统博索纳罗也曾表示拒绝购买中国疫苗,此后又改变了态度。

如果回归格德斯的言论,就会发现这不仅对与巴西合作抗疫的中国造成伤害,在事实上更是难以服众:病毒溯源问题是科学共同体协力进行的研究行为,且世界卫生组织早已排除了“制造病毒”的可能性。将病毒溯源政治化,在国际舆论界都不再是一个值得讨论的议题。时至今日依然持类似说法,不只是缺乏常识,更是缺乏责任心。

而格德斯口中有着“百年研究史”的美国辉瑞疫苗,直到巴西新冠死亡人数突破40万之际,才刚刚在4月底运抵巴西。倒是遭其贬低的“中国疫苗”,才是巴西政府批准且购得的两款疫苗中的主力军。而格德斯本人也在发表不当言论的前两天刚接种了科兴疫苗的第二针。

保罗·格德斯接种中国科兴新冠疫苗。来源:portalcidade

疫情越严重,言论越出位,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该国某些官员抗疫行动的标准化操作。这其中蕴含了更多政治投机的底色,不能简单地当作某些政治人物的心血来潮。这种投机既包含在国际政治领域的利益谋划,也可能带有对国内政治形势的刻意引导。

格德斯对于此前言论的一番解释也可以窥出一二:“我只是想强调美国的这家私人公司也发明了有效的疫苗,即使是一种来自外部的未知病毒,他们也设法开发出了一款看上去比由病毒起源地生产的疫苗更为有效的疫苗。”

这些说法其来有自,与格德斯一贯的政治、经济观念一脉相承。作为回归巴西的“芝加哥弟子”,格德斯笃信新自由主义改革。在就任之初,格德斯就曾希望强力推动私有化改革,并降低福利水平,以保障经济平稳运行。这一点与博索纳罗的政治承诺相悖,因此至今为止并没有得到真正推行,格德斯也曾经公开表示过不满。在同场会议中他也再次表示,由于缺乏实现能力,巴西应该降低公共服务投入,由私营经济入场主导。纵观整个会议发言,格德斯对中国的言论,只是他为了表述自身政治企图时强拉出的一个“例证”。为了彰显自己经济主张的正确性,这位经济部长轻易地对自身知识与职权范围之外的事物进行批评,并没有估量可能对国内抗疫造成的影响。而其同胞的健康与安全,本应是一切社会经济活动的前提。

圣保罗居民排队等待接种疫苗。来源:bloomberg

在4月30日同场发布会上,世界卫生组织表示巴西疫情暂别最高峰,出现缓解的态势。对于所有助力巴西抗疫的国家、集体和个人而言,这无疑是对各方努力的一种肯定。这其中,中国疫苗为巴西人民打造的安全屏障应当也提供了一些帮助。

但也需要看到,这种疫情的缓和建立在超过1400万人确诊和40万人死亡的超高数据之上。无论自全球视角,亦或是一国视角,40万死亡人数都是一个可怕的数字。

作为一个国家各领域的具体决策者,重视来自各方的善意和协助,尽最大努力保护自身国民的生命安全与身体健康,其重要性毋庸置疑。人是目的,生命是前提,不能成为少数精英政治棋盘上的落子。相信政治哲学的这一课,部长先生们不会错过。

出品深海区 工作室撰稿 万戴(拉美问题学者、中国拉美学会理事)责编 深海盐

编辑:深海盐,倪彦弘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