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以局势升级,一场“全面战争”迫近?

巴以局势升级,一场“全面战争”迫近?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2021-05-13 18:25:00

“立即停火。我们(巴以)正走向全面战争。各方领导人必须承担起责任令局势降温。加沙战争的代价是毁灭性的,而老百姓将承受这一切。”面对巴以紧张局势连日来不断加剧,联合国中东和平进程特别协调员托尔·文内斯12日在社交媒体上疾呼。

然而,局势却在朝着令人担忧的方向发展。

这场巴勒斯坦和以色列自2014年以来最激烈的冲突,真的会失控,演化为一场“全面战争”吗?

加沙地带变成地狱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的消息,以色列军方与安全部门12日凌晨联手对位于加沙和汗尤尼斯的数名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总参谋部高级成员实施了定点清除行动。

图说:哈马斯宣称要对以色列的空袭实施报复,将以色列阿什凯隆变成“地狱”。来源:bbc

哈马斯方面证实,下属武装派别卡桑旅16名高级指挥官在空袭中死亡。

“地狱正出现在加沙地带。”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如此形容当前的巴以局势。

按照以色列军方13日上午给出的说法,自从新一轮猛烈袭击于10日爆发以来,位于加沙地带的武装分子向以色列发射了约1500多枚火箭弹,炸伤了200多名以色列平民,位于特拉维夫的本古里安国际机场被迫关闭。尽管以军的“铁穹”防空系统将许多火箭弹拦截,但仍有“漏网之鱼”,有数枚火箭弹击中了特拉维夫,一辆公交汽车着火,导致一名妇女身亡。成千上万受惊的以色列人这些天只得在防空洞过夜。

图说:以色列的“铁穹”反导系统在拦截火箭弹。来源:bbc

然而,加沙地带则几乎没有防空洞和防空系统。加沙南部一栋14层高的大楼在以军的空袭中被摧毁,一时间附近的建筑物被黑烟、尘土和火光笼罩。以国防军宣称,哈马斯的军事情报局以及“恐怖组织用来交流战术军事信息的机构”就设在这座大楼里。

图说:以色列空袭后,加沙南部地带一些建筑物燃起熊熊大火。来源:afp

对此,巴勒斯坦卫生部发言人基德拉回应称,“以军故意将平民住宅和拥挤的居民区作为袭击目标。”以色列的不断轰炸令加沙民众处于恐慌之中,已有67人丧生,400多人受伤,伤者中有43%都是儿童和妇女。

宗教民族因素交织

斋月期间,以方限制巴勒斯坦人进入耶路撒冷部分地区,就已经埋下了双方冲突的种子。

而以色列法院对居住在东耶路撒冷谢赫·贾拉社区的7个巴勒斯坦家庭采取的争议性驱逐做法,更令加沙地带数周来徘徊在冲突的边缘。

巴勒斯坦称,以方试图将巴勒斯坦人驱逐出耶路撒冷的做法是“种族清洗”。以色列则辩称这不过是一场“房地产争端”,指责巴勒斯坦“以民族主义理由煽动暴力”。

以色列最高法院原定于5月10日听取被驱逐的巴勒斯坦家庭的上诉,但以色列司法部长要求延期。这一下子成为了紧张局势的爆点。

而5月8日穆斯林“吉庆夜”,以及5月9日到10日以色列人的耶路撒冷节密集到来,令宗教与民族主义的因素交织,使得加沙局势一触即发。

巴以之间的冲突,也蔓延到以色列国内一些阿拉伯人口占多数的城镇。

图说:进入紧急状态的卢德镇。来源:bbc

就在当地犹太人与阿拉伯人社区发生冲突、犹太教堂遭遇纵火的第二天,也就是12日,以色列宣布三分之一人口是阿拉伯人的卢德镇中心城区进入紧急状态。在这座位于特拉维夫和耶路撒冷之间的小城里,路面上到处是冲突时人们抛掷的石块,街边尽是被烧毁的汽车,市长耶尔·雷维沃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我们失去了对街道和城市的控制。”

拜登还在“拉偏架”

眼下,双方似乎都不愿意率先迈出令局势降温的第一步。

哈马斯武装领导人伊斯梅尔·哈尼耶在12日晚的电视讲话中称:“如果以色列打算升级局势,我们已经准备好了;而如果要停止,我们也准备好了。”

以色列国防部长甘茨则在“定点清除”哈马斯武装成员后表示,对加沙的军事行动“目前没有结束日期”。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以方动用了后备力量,并向加沙地带运送了重型装甲。哈马斯和伊斯兰圣战组织则发布视频,展示了正在发射的火箭弹。

图说:以色列炮兵部队在向加沙地带的目标射击。来源:ap

对此,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中国中东学会副会长李伟建认为,尽管双方都表态强硬,但局势依然可控。

事实上,巴勒斯坦与以色列相对平静的局势已经维持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只是这一次事态突然变化,引发各方关注。而问题也依然是老问题——东耶路撒冷的归属。

此轮冲突升级,也正值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组阁失败,组阁权交换总统,由在野的中左政党“拥有未来”党领袖拉皮德接手组阁。

李伟建指出,内塔尼亚胡及其右翼的利库德集团此前对哈马斯武装等可能危及其安全的行为和言论采取零容忍的态度。以色列方面认为,这种强硬立场可以在某种程度上确保以色列的自身安全。尽管内塔尼亚胡现如今深陷丑闻,且未获得国会多数席位支持、组阁失败,但以色列国内安全局势不稳,或不利于中左政党组阁,反倒有可能将民意推向在巴以问题上立场强硬的右翼阵营。

倘若从这个角度看,巴以紧张局势在此时一触即发,或许有某些微妙的因素影响。

当然,试图将外交政策重点转移到其他领域、未将巴以冲突列为优先事项的美国拜登政府,是否会介入以及将如何介入冲突,也将影响巴以局势的未来走势。

面对来自各方的压力,拜登似乎总算想起了一直未能落实的美国驻以色列大使一事。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拜登准备在月底宣布驻以色列大使提名,公布10名或者更多候选人。白宫新闻秘书普萨基12日回应称,拜登计划在几周内任命一名“合格且有经验的驻以大使”。此外,美国还将派遣负责巴以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阿姆鲁前往巴以调解。

图说:以色列特拉维夫居民躲进地下防空设施。来源:afp

不过,让人有些担忧的是,拜登12日发表了一番明显拉偏架的讲话:“当有成千上万枚火箭弹飞入领土时,以色列有权捍卫自己。”

不过鉴于除特朗普以外,历届美国总统都不愿在东耶路撒冷问题上冒险,李伟建认为,拜登也将“保持传统”。

李伟建表示,巴以当下的紧张局势将持续一段时间,以色列或许将“见好就收”,不会放任局势进一步升级。

出品 深海区工作室

撰稿 齐旭

编辑 深海獭

编辑:韦嘉维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