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档案系列 | 二十五岁那年,他来到了上海——《觉醒年代》中的青年英烈赵世炎生前仅有活动影像首次公开

红色档案系列 | 二十五岁那年,他来到了上海——《觉醒年代》中的青年英烈赵世炎生前仅有活动影像首次公开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李忆庐   2021-05-14 11:23:00

电视剧《觉醒年代》刻画了一批在五四运动中成长起来的爱国青年。除了陈延年、陈乔年兄弟,还有赵世炎、邓中夏等人,他们比二陈兄弟更早信仰马克思主义,追随李大钊先生,追求真理,最早深入工人群众中,探索革命道路;他们在工作中成长为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却又都英年早逝。

这些人中,化名“施英”的赵世炎值得一说,他参与创建中共旅法党组织,精通几国外语,是上海第三次工人武装起义领导者之一。起义胜利后,建立了上海市临时政府。最终因叛徒出卖而牺牲,年仅26岁。

5月13日,上海音像资料馆从海外发现和成功采集到的两段赵世炎烈士的珍贵活动影像首次公开亮相,这是迄今发现的关于赵世炎仅存的活动影像,填补了党史研究空白。

建旅法党组织

赵世炎,1901年出生在四川酉阳(今属重庆市),1915年他考入北京高等师范学校附中,后在北京法文专修馆学习。1919年,他结识了李大钊,加入少年中国学会,成为最早信仰马克思主义的青年之一。在《觉醒年代》剧中,五四时期的赵世炎和邓中夏深入长辛店铁路工人中,带去《新青年》,组织平民教育讲演团,启发工人的觉悟。李大钊对他欣赏有加,常常夸赞赵世炎是自己最得力的助手。

(赵世炎赴法勤工俭学时,在圣太田警察局的登记表)

1920年5月9日,赵世炎乘法国邮船“阿尔芒勃西”号离开上海,6月15日抵法国马赛。在勤工俭学之余,赵世炎抓紧每分每秒捧读书籍。每到黄昏,他就到工厂顶楼平台,借助夕阳的余晖,希望“窃取”更多的光阴读书。于是,他自喻“黄昏之贼”,还在自己摄于法国时的照片上写下这4个大字,以警示自己。赵世炎还常向其他同学宣传马克思主义,“如果没有世炎同志经常向大家讲解,我们对马克思主义还不可能懂得那么快”,因而,他在旅法同学中很有号召力。

1921年,张申府、赵世炎、周恩来、陈公培、刘清扬等5人在巴黎成立旅法党的早期组织,在《觉醒年代》最后一集中,也有这一历史场景的再现。1922年6月18日,旅欧少年共产党在巴黎西郊召开成立大会。出席会议的有赵世炎、周恩来、李维汉、王若飞、陈延年、刘伯坚、陈乔年、傅钟、郑超麟、尹宽等18人。成立会连续开了3天,均由赵世炎主持。大会宣告成立“少年共产党”,选举赵世炎为总书记,周恩来负责宣传工作,李维汉负责组织工作,并由三人组成中央执行委员会。旅欧少年共产党成立后,于当年8月创办《少年》月刊,由赵世炎、陈延年负责编辑和刻印。至1923年12月,《少年》共出版了13期。1924年《少年》杂志改名《赤光》,由周恩来、邓小平编辑和油印。

(1922年6月,赵世炎等留学生在法国成立“少年共产党”。前排左起:2为赵世炎,6为陈乔年,8为陈延年,11为王若飞。后排左起:9为周恩来)

“少共”成立后,赵世炎和同伴们常到法国蒙达尼、克鲁梭等地讲演、开会,在华工和勤工俭学学生中培养积极分子,发展党组织。1922年冬,中共旅欧支部正式建立,赵世炎为法国支部负责人。据何长工回忆,赵世炎作风踏踏实实,少年老成、不浮夸,使人见而生敬。“蔡和森同志当时是专门研究书本,勤于苦学,但世炎同志是愿意接触实际,他是有理论有实际行动,活动能力也很强”。旅欧党团组织建立时,党团员只有30多人,1923年2月增加到72人,1924年间发展到200多人。

1923年春,中共旅欧支部接到中共中央赴莫斯科出席共产国际四大代表团的通知,派一批学员前去苏俄学习。经商讨,决定派陈延年、陈乔年、赵世炎、王若飞、肖三等十几人赴苏俄学习。3月18日,一行人从巴黎北站坐火车出发,途经柏林抵达莫斯科,进入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

通几门外国语

在莫斯科东方大学,赵世炎被补选为中共旅莫支部委员,他如饥似渴地学习法语、德语和俄语。赵世炎常说:“只有掌握了外语这一工具,才能更好地接受新思想。”刻苦学习之余,赵世炎写出万字长文《世界第一名帝国主义者——英国》,于1924年7月在《向导》周刊连载。文章结论极有见地:中国革命的首要任务是打倒帝国主义。帝国主义不打倒,一切军阀官僚是打不倒的,中国人民的问题也是万难得到解决的。

1924年六七月间,共产国际在莫斯科召开第五次代表大会,李大钊率中共代表团参加大会。赵世炎列席会议,并担任中共代表团工作人员。大会期间,他充分发挥通晓德、法、英等国语言的专长,常到德国组、法国组、意大利组去旁听,细心研究各国党的经验,向李大钊等同志汇报,还翻译文件,供中共代表团阅读。李大钊对赵世炎的工作十分满意。

紧接着召开赤色职工国际代表大会,赵世炎又为参加大会的王荷波做翻译,他认真听取欧洲各国无产阶级政党关于领导工人阶级进行斗争的报告,现场翻译罗若夫斯基的演说《罢工的战术》。此次公开亮相的正是赵世炎列席这两次会议时的珍贵影像。虽然两段纪录电影中拍摄到赵世炎的镜头总长不到10秒,却是迄今为止所发现的关于他仅存的活动影像,真实记录下这位英年早逝的青年在国际会议上所展现的自信风采和对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坚定信念。

会后不久,由于国内革命斗争的需要,1924年秋赵世炎离开莫斯科,同任弼时等经海参崴回国。听说赵世炎回国了,各地党组织都争取这位难得的人才。他决定回北京,在李大钊先生指导下工作。此后,他被任命为中共北京地委书记、北方区执行委员会宣传部长兼职工运动委员会书记。1925年苏联驻华大使在北京召开三八妇女节纪念会,此时的赵世炎已任北京地委书记,又一次客串翻译。几个外国友人即席发言,赵世炎用多种语言流畅地翻译,赢得热烈掌声。

1924年到1926年两年里,赵世炎以“士炎”“施英”“识因”的笔名,撰写了70多篇宣传马克思主义的文章,刊登在《政治生活》《向导》等报刊上,产生很大影响。郑超麟曾回忆:“他(赵世炎)写文章不要打稿,是直接刻到蜡纸上,刻好就印,这点也是大家很佩服的。”

那时,北洋军阀常派暗探盯梢,这些暗探大多身穿灰衫,戴有色眼镜,活像灰墙上的一块“泥巴”。每次散会或接头完毕,勇敢机智的赵世炎总是先出去吸引暗探以掩护同志,他幽默地说:“我先走,把‘泥巴’带走,免得麻烦你们。”赵世炎有实干能力,推动北京的党团组织迅速发展。李大钊曾赞扬说:“世炎脑子快,很多问题对我很有启发。”

领导武装起义

1926年3月,赵世炎出席在广州召开的第三次全国劳动代表大会。会后,党中央任命赵世炎担任中共江浙区委组织部部长、上海总工会党团书记,兼任江浙区委军委书记。这样,25岁的赵世炎来到上海。他不负众望,一到上海就和上海区委书记罗亦农、上海总工会委员长汪寿华布置“五卅周年纪念”群众示威游行。

1926年10月至1927年3月,上海工人举行了三次武装起义,赵世炎是组织者和领导者之一。前两次上海工人武装起义,由于工人孤军作战、准备不足等原因惨遭失败。为了领导第三次起义,中央军委书记周恩来到达上海,和江浙区委的领导同志一起研究对策。周恩来和赵世炎把500多人的工人纠察队编成若干大队和中队,每天夜里进行操练。

党组织还决定派一部分同志打进军阀和资本家组织的保卫团,有些同志对这个决定有异议。赵世炎亲自去基层党支部作解释工作,他参加商务印刷所的党小组会,动员党员同志打进反动的保卫团,掌握武装。正是这一决定,使大批工人纠察队打入保卫团,得到了武器;有的保卫团完全为工人掌握,可以用公开身份运送武器。陈云当时在商务印书馆工作,他后来写道:“我在商务印书馆党支部和职工活动分子的会议上,曾多次听过他的讲话,每当大家意见分歧时,只要他来讲一下话,大家都心服口服,很快消除了分歧,取得一致意见。赵世炎同志就是这样一位受人尊重的革命家。”

1927年3月21日,上海工人举行的第三次武装起义打响了!起义共分7个作战区,在闸北境内,敌人盘踞的势力多至20余处,又有白俄兵及英帝的铁甲汽车炮轰起义工人,激烈的巷战遍及全区。赵世炎是闸北区的起义指挥者,他身先士卒,下午两点离开闸北宝山路的总指挥部,前往沪东纠察队,亲自指挥战斗。在他的指挥下,沪东纠察队发起迅猛攻势,很快攻入闸北区,并按原计划消灭虹镇和胡家木桥两个警署后,又攻下香烟桥五区警察三分所。赵世炎拿到一支枪和一把指挥刀,指示沪东纠察队赶快集合去攻打江湾警署。经过侦察,江湾警察们早已逃跑了。赵世炎当即赶紧前去支援闸北纠察队攻打东方图书馆。21日,工人武装起义在各区域均次第解决,而闸北境内经过30多个小时的激战,是战斗最激烈、艰苦的地区。最终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胜利,建立了上海市临时政府。

血洒枫林桥畔

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国民党到处屠杀革命志士,上海一时血流成河。6月26日,中共江苏省委在上海施高塔路恒丰里104号(今山阴路69弄90号)召开成立大会时,因叛徒出卖,省委突遭搜捕,书记陈延年、秘书长韩步先等被捕。赵世炎无所畏惧,担任江苏省委代理书记。韩步先在威逼下成了叛徒,供出“施英”即赵世炎,并交代其住址。在历次工人罢工斗争中,“施英”都是指挥者之一,反动当局决定不惜任何代价逮捕“施英”。7月2日黄昏,敌人包围了虹口北四川路志安坊190号,赵世炎归家时被埋伏在家中的警察逮捕。被捕当晚,他的妻子夏之栩不顾身孕,冒着大雨连夜通知王若飞等人转移。

(上海枫林桥松沪护军使署旧址,1927-1937年先后改为上海警备司令部、淞沪警备司令部)

上海枫林桥监狱是国民党当局设的一座处决革命者的刑场。人们曾义愤地把国民党特务处处长杨虎和特别军法处处长陈群称之为“狼虎成群”。在监狱中,敌人用尽各种酷刑,赵世炎大义凛然:“要想从我口中得到半点机密,那是枉费心机。”7月19日,26岁的赵世炎英勇就义。1927年中共机关刊物《布尔塞维克》杂志发表悼念文章:“赵世炎、陈延年二同志之死,是中国革命的最大损失之一”。1962年,赵世炎的入党介绍人吴玉章曾赋诗缅怀:龙华授首见丹心,浩气长虹烁古今。千树桃花凝赤血,工人万代仰施英。

“《觉醒年代》有续集吗?你现在的幸福生活就是续集。”一批革命英烈用赤血推动一个时代的觉醒,如今,信仰之火永远赓续,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伟力势不可挡。(李忆庐)

编辑:王瑜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