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楼

小白楼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陈德平   2021-06-07 14:39:46

我是晚上路过时偶然见到这两栋旧楼的。已有10多年没往这边走了,今天突然走过,发现环境已大为改变,快认不出了。眼前这两栋旧楼像个风蚀残年的老人黑黢黢地立于暮色之中,是那样的熟悉又有些陌生,风吹着破败的窗框,只有几个窗户仍亮着灯光,在周围耸立而起的豪华别墅和时尚公寓之间,它们已被挤压在一片低洼地里,显得那么孤单和不合时宜,又似乎有些倔强。我以为这一地域转为地方后,它们在很多年前就已经消失了,不知为何仍留在这里?

在黑暗中,我出神地注视着这两栋曾经处于部队营区中的住宅,梦幻般的岁月在眼前浮动。很多年前我曾在这其中的一栋楼里居住过,那时它们被称为“小白楼”,是营区家属区内非常醒目的两栋楼。我不清楚其建于何年,但最初见到时外墙面并非白色而呈乳黄色。它们最早为部队飞行员公寓,后又成为机关和地勤人员的家属楼。在住房十分紧张的那个年代,我新婚时竟幸运地被分配进该楼,虽然墙已斑驳,楼道内黑乎乎的,但毕竟有了两室一厅的居室,仍很兴奋。我买来了涂料和油漆,对房间重新作了粉饰,让木工修复了有些破烂的窗框,购置了新家具,并特意定制了一个书柜,使跟随我多年漂泊的书籍终于有了安身之处。当挂上窗帘,待一切布置停当,温馨的气氛洋溢而出。尽管后来楼顶出现几处渗漏,洇出黑黑的斑迹,让营房部门多次进行修缮。但在我多年辗转中,小白楼还是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至今想起来,那是段多么幸福的日子。生活虽简朴,却过得单纯而充实,我经常下部队采访,回来后又伏案赶稿,往往至深夜。儿子也就在这个时候出生了。每当下班回来,看着渐渐长大的他在床上翻跟头或在地上蹒跚而行,便喜不自禁地上前拥抱,而妻子也早已在桌上摆好了饭菜。顿时,一天的疲惫一扫而光。那时候,小白楼周围除了几条进出道路和几排小平房,就是田地和河沟。一出门,就见葱绿的蔬菜和在沟边飘荡的芦苇,那些蔬菜大都是一些家属种植的,地里五花八门,四季时鲜不断,每到空闲,总有人在那里翻地垄沟。到了大雨天,这里也会水漫金山,水不仅涌进了田地,也漫进了楼道,此时就有从河沟里跑出的鱼在浑浊的水中游动,随手用手一抓或用箩筐一扑就可以捉到。小白楼再往前就是湿地了,那边有浓密的参天大树和多种鸟类的出没。夏日的夜晚,灯光暗淡的路基下到处响着夏虫的鸣叫。而白天掩映于树下的沟渠里不时闪过龙虾的身影,拿一根杆子系上线,随便找个诱饵,伸在水里,很快钓上一大盆。这时,凉风从远处的湿地吹过来,吹弯了芦苇,也吹爽了人,时光在安宁中飘过。

如今小白楼依旧,现在追忆起来,忽然感到那波澜不惊的岁月原来很美好,总有种朴素、亲切、熟稔的东西深入心底。小白楼对我而言是什么?当我再次面对它时,心里除了增添对时空变幻的感慨,还有些淡淡的莫名忧伤。尽管这里再无当年的气息,往日的清静已成喧闹,但它毕竟是我人生中的若干车站中的一站,承载了我的青春、奋斗和家庭。我凝望着小白楼,感觉它仍很美好。(陈德平)


编辑:王瑜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