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读 | 地球改变之年

晨读 | 地球改变之年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刘伟馨   2021-06-09 06:55:00

大卫·爱登堡担任旁白的纪录片《地球改变之年》制作人员,敏锐且别出心裁地把镜头对准野生动物,摄制团队在世界五大洲拍摄,记录了大自然神奇而又非凡的反应。

当新冠肺炎开始在全球流行,人们纷纷待在家里,生活似乎按下了暂停键,此时,自然界又会出现怎样的变化?由大卫·爱登堡担任旁白的纪录片《地球改变之年》制作人员,敏锐且别出心裁地把镜头对准野生动物,摄制团队在世界五大洲拍摄,记录了大自然神奇而又非凡的反应。

影片开场不断切换的世界各地城市街景,空无一人,这和原来熙熙攘攘、车水马龙的情景,形成强烈的反差,但正因为如此,全球噪音减少了多达百分之七十,在宁静之中,我们甚至能听到鸟的歌唱。美国旧金山,住在金门大桥下的白冠麻雀,被摄影师的镜头捕捉到,它美妙的叫声,原本被喧嚣的汽车声所淹没,现在,研究人员竟然还能惊奇地从中听到它求偶时发出的音调。

美国佛罗里达州海滩,曾经挤满了前来度假的人们,现在,当海水轻轻拍打空荡荡的海滩,给濒危的海洋生物带来大量繁殖的机会。全球范围内,海龟数量一直在急剧下降,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海龟不愿去越来越拥挤的海滩。朱诺海滩是世界上最密集的赤蠵龟产卵地之一,镜头里,排除了人类的干扰,雌海龟自如地爬行、产卵。研究人员每天早晨会清点海龟往巢穴爬行的轨迹数量,据介绍,过去十年中,赤蠵龟平均筑巢成功率下降到只有百分之四十,“在海滩关闭后,成功率骤增到百分之六十一”。同样,由于邮轮的停驶,美国阿拉斯加东南部海湾,由夏威夷迁徙到这里捕食的一万多头座头鲸,有了一片独属自己的宁静水域。科学家不仅能用水下麦克风清晰地记录到鲸鱼之间的交流声,而且还出乎意料地发现,母鲸会离开它的幼崽去更远的地方捕食——这在以前很少见,因为母鲸知道,幼崽的呼唤声,自己可以随时听到。影片用慢镜头呈现鲸鱼捕食的镜头,是大自然最壮丽的奇观之一:鲸鱼潜入水下,吹出一团气泡墙,将鱼群集中,然后将几千条鱼吞下。

当人类减少活动,动物开始享受城市生活:南非圣卢西亚,一头河马正前往加油站;以色列特拉维夫,胡狼在公园游荡;智利圣地亚哥,居然出现美洲狮;日本奈良,原本靠游客施舍的梅花鹿,只能去寻找记忆中的草地觅食——导演在梅花鹿穿过马路时,切入红绿灯的镜头,令人忍俊不禁;南非普马兰加,夜间捕食的金钱豹,改为白天出没,和摄影师对峙的场面,令他心有余悸:“我一生遇到过一些吓人的时刻,刚才那一刻是数一数二的。”

人类放轻脚步,对新一代的动物获益最大。南非开普敦,过去很多公驴企鹅,只能在岸边海上等到日落,待人群离开后,才返回将装在肚子里的猎物带给饥饿的雏鸟,现在这些雏鸟,一天被喂食两次,甚至三次,有的家庭成功哺育双胞胎,甚至三胎。而在肯尼亚的马赛马拉,猎豹改变了其保护幼崽的方式。猎豹捕食后,会用一种轻柔的啾鸣声,呼唤百米远藏在高高草丛中的幼豹来品尝,疫情前,专门来此地观看猎豹捕食的游客噪音,掩盖了它的呼唤声。那时,只有三分之一的幼豹能生存,如今,可以看到更多三个月以上的幼豹在游荡。

人类遭遇了挑战,但不会永远封锁下去,“我们能从这一刻得到什么启迪,来寻找更好地和大自然共处的方式呢?”印度阿萨姆邦,专门为亚洲象种植快速生长的野生稻米和草,此前,野生大象闯入村庄毁坏粮食踩死村民,现在,和平共处取代了冲突。电影中,人们也提出各种建议,比如:“我们可以每年夏天实行某种小型封闭,海滩每晚关闭。”“让船只放慢速度。”“在游客和导游中提倡良好的行为举止。”不管如何,地球发生的改变,不仅让我们深思,还让我们更有紧迫感,正如大卫·爱登堡所说:“人类并非远离大自然,我们的生活和大自然,以深刻和惊人的方式紧密相连。如果我们要在未来繁荣发展,当下就是关键时刻:寻找与地球上所有生物共享我们这个星球的方式。”(刘伟馨)

编辑:王瑜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