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约之境

待约之境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资承   2021-06-10 14:16:23

今入梅。黄梅到江南,烟雨罩人家。

黄梅到江南,烟雨罩人家。人觉得齁死,青蛙却在池塘畔青草里尽情欢畅。窗前,一盏油灯,时过夜半,诗人闲敲着棋子,望着悄悄落下的灯花,期待着所约之人。这是读“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时眼前所现的一幕。

这个情景,我第一反应是这个意境里的生态(因为现在难得听到蛙声),夜雨纷纷,蛙声一片,窗前灯下,读书、吃茶、手谈、待友…雨、蛙、人,自然与生命和谐静美。生态,不就是生命之间的状态吗?人与自然万物和谐共存,不是一种理想吗?你约客未至,听听蛙的叫声,免得一个人等得寂寞心焦。

黄梅季节天气潮湿,人心烦恼,人的情绪与物的生长都受时节影响。我为窗前灯下等待了半夜的那个诗人的心态叫绝,这么平和,静美之极。听着雨声,听着蛙声,听到半夜,约客未来,也只闲敲了一下棋子,心如静水,修养到家了,这是古代读书的状态。不过,也有人读出了诗人内心的焦急,说是闲敲棋子,下手还是很重,所以震落了灯花。我想,这也许是读诗之人自己焦虑了,也读出了焦虑吧。

灯心草做油灯之灯心,灯心吸油慢慢燃烧着自己,点灯时间长了,燃烧枯焦部分自然脱落,掉下来时还有火星,所以看起来像灯花,不敲也要落下来。后来人们用纱做灯心,耐燃烧,但灯点久了也要用剪刀剪掉枯焦部分,灯才更光明。“闲敲棋子落灯花”,这句耐人寻味的诗句,这个闲敲表达什么样的心情,灯花是自燃而脱落还是震落的,只有诗人自己清楚,后人揣测了千年。

我所好奇的是,诗人约了谁?这个人能使诗人等到半夜,还只是闲敲一下棋子,似乎还会等下去。我相信这是一个值得使诗人等待的人。君子之交,信也,历史上传颂的许多等待之约,等的是信,约的是誉。

生态、心态、信誉,这里,等待成了一种境界,在这种境界里发酵出了明净自然、清新隽永又耐人寻味的诗句,流传到焦虑的现代。

如今聚餐、茶约、练球、玩牌,社交丰富。有迟到的人,有爽约的人,自有等待的人。来者匆匆,等者焦虑,晚几分钟电话微信频频,再不见人来,立马另起炉灶,召呼替补。等片刻而过,这是现代人的效率。“等到半夜,你是谁呀?”这是现代人的姿态。

“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这种事在现代可能发生吗?怀揣古意的绅士如今也许有,只是我没有碰到而已。(资承)


编辑:王瑜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