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宏最新判断:疫情危害若要降低到流感水平,疫苗接种率需超过…

张文宏最新判断:疫情危害若要降低到流感水平,疫苗接种率需超过…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2021-06-25 09:49:00

新冠疫情对我国的威胁

持续存在

此前,广州本轮新冠疫情中

一重要接触画面传出:

两人仅擦肩而过14秒就能感染

据悉,第三代病例黄某在确诊前一周,每天都到鹅公村用餐,排查中发现第四代病例鲁某25日与黄某同时段在鹅公村用餐。两人分别进入鹅公村一卫生间,相隔时长约14秒,双方均称无肢体接触。

张文宏最新判断:

若疫苗接种率超过80%

疫情危害或降低到流感的水平

“病毒变异怎么应对?”“疫苗接种到什么水平,中国可以放缓或取消严格的非药物干预措施?”.....上海市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24日在2021财新夏季峰会上一一回应了当前疫情防控的热点问题。

国际和国内

出现了病毒加速变异的趋势

张文宏表示,疫情的发展是关乎社会稳定的重要因素,而最近国际和国内出现了病毒加速变异的趋势,也带来了担忧。“德尔塔”株的蔓延,特别是英国现在“德尔塔”株迅速战胜了最早主导的“阿尔法”株,前者占了90%以上,而且即便是在接种疫苗达到一定比例的前提下,也出现了温和的第三波疫情,同时中国部分地区今年也看到出现了“德尔塔”株的传播。

“在这种情况下大家非常担心下一步我们的方向在哪里?”张文宏说,过去一年,中国采取了非常强有力的非药物干预措施,迅速有效地控制了本土疫情的流行。短期内取得的胜利成果促进了经济发展。但是长期来看,我们仍然面临“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双重防控压力。

张文宏表示,中国成功控制了武汉的疫情后,后来又有一系列通过进口冷链、物品的境外输入,以及各地发生的本土疫情,在这种情况下表明疫情的威胁持续存在。

张文宏分析,目前中国对疫情的防控仍然是高级别的策略,非药物干预措施仍然是主要的方法。中国在非药物干预方面的能力以及经验目前在全球范围还是领先的,所以我们有非常充足的信心,“疫情无论是局部或是在更大范围内的暴发,我们都能够控制住”。

张文宏认为,最近在中国部分地区发生的疫情,也再次印证了中国的非药物控制方面的能力非常强,经验非常丰富,对于疫情“我们是不惧怕的”。

但他也指出,非药物干预措施面临着一定的挑战。采取此种干预措施要付出比较大的经济代价,社会影响比较大,虽然取得了干预的成功,但是无法提高人群的整体免疫水平。

中国何时可以放缓或取消

严格的非药物干预措施?

“目前中国采取什么样的防控手段才是最佳选择?”张文宏说,目前中国一旦放松管控,疫情势必卷土重来。我们曾经有过很多共识,普遍认为,疫苗是有望终止新冠疫情大流行的武器。

张文宏认为,中国新冠疫苗的接种已经超过10亿剂次。如果不出意外,在今年6月底全国完成40%的人群接种的目标应该可以达成。

“疫苗接种到什么水平,中国可以放缓或取消严格的非药物干预措施?”

“如果在明年或者今年年底,中国能够完成大多数人,即80%人群的接种,是不是就此可以取消掉戴口罩或者是人群聚集等非药物的干预的措施?”

张文宏指出,最近国家传染病医学中心、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著名教授余宏杰做了一个流行病学模型,该模型基于人口特征、人口接触模型、免疫水平以及新冠肺炎的R0值(基本传染数)等进行分析。

其中,模型假设冠状病毒的R0值为2,即在没有外力介入,同时所有人都没有免疫力的情况下,一个新冠病毒感染者会平均传染2人。同时,模型还假设疫苗对于新冠病毒感染的保护率可以达到80%。

测算结果认为,基于目前疫苗的作用以及疫苗接种的速度,如果中国完成了80%的人群接种,同时如果人们能够维持中等程度的非药物干预措施,哪怕发生输入疫情,将来也不可能造成明显反弹。

疫苗接种率超过80%

有机会把疫情流行降低到流感的水平

所谓中等程度的非药物干预措施,张文宏解释,即维持一定程度的戴口罩,和一定程度保持人群距离等干预手段。

在张文宏看来,通过模型的测算,这意味着将来如果进一步加强疫苗的接种,进一步提高疫苗的保护率和接种率,疫苗的接种率能够超过80%,疫苗的保护率高于80%,在这种情况下有机会把这次疫情流行降低到流感的水平。所谓降到流感这样的水平,也就意味着我们人类是有能力通过疫苗的接种把疫情的流行水平给降低下来。

很多人认为,这次接种疫苗是消除传染病,对此,张文宏称,目前看来,全球范围的科学家认为,目前消除传染病这种可能性是非常小的。当前我们要做的,不是消除传染病,而是消除传染病的流行。也就是我们将长期与传染病共存,但我们不会让传染病造成流行。

中国疫苗对德尔塔变异株有效性如何?

专家:预防重症非常有效

关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德尔塔”是一个绕不开的关键词。目前德尔塔变异毒株已传播至92个国家,我国的广州、深圳、东莞也已经与“德尔塔”正面交锋。如何认识这种变异毒株?它对全球的疫情防控带来了怎样的挑战?我们又该如何应对?昨晚,《新闻1+1》连线中国疾控中心研究员冯子健,共同关注:“德尔塔”变异毒株,如何防范?

广东连续2天本土“零新增”

疫情已近尾声?

中国疾控中心研究员 冯子健:广东的疫情,包括广州、深圳、东莞这三地的疫情。

·广州“5.21”疫情。已经多天没有新发病例了,我想传播应该是阻断了,可以有比较大的把握说广州的疫情已经接近尾声了。

·深圳“5.21”疫情。深圳盐田港出现的疫情也是过去了多天、两周以上的时间没有新增病例发生,它的传播也应该阻断,暴发已经被扑灭了。

·深圳、东莞“6.14”疫情。我们最近还重点关注的应该还是深圳由入境航班引起的这轮小规模疫情,现在已经有两天没有新发病例了,我们还需要继续观察,但是深圳对这起疫情的应对和处置,发现得比较快,行动也比较坚决有力,所以我相信这起疫情也会得到很快地控制。

怎么理解深圳和广州的病例传染源

属于不同序列的德尔塔变异毒株?

从南非入境深圳的CA868航班,30多名感染者,是在不同地点感染了不同的病毒,这样的不同导致他们入境之后,再传播也出现了微小差异,所以说属于不同序列的德尔塔变异毒株,并不意味着这就是“德尔塔+”变异病毒。

如何看待广州出现最短14秒传播病例?

14秒并不是衡量疾病传播速度的一个指标。举例来说,如果人员之间出现有效接触,比如说一个感染者和一个易感者相遇,这时候感染者他打个喷嚏或者咳嗽,喷溅出来的带有病毒的呼吸道飞沫距离易感者比较近的话,刹那间就可以导致另一个人感染。另外说到“德尔塔”变异毒株传播速度快的特点,其实主要是指从有效的暴露、感染到出现临床症状、发病的速度,发病的时间变短了,或者说它的每一代之间,代际传播的间隔相对于过去的流行毒株来讲,平均潜伏期缩短了一两天,速度也相应快一些。

德尔塔变异病毒在致病性方面

呈现出怎样的特点?

“德尔塔”在印度和在英国传播中,似乎它的致病性有所增强,也就是说感染者里边的有症状人群比例有所增加。在广东的这拨疫情中,150多个感染者里大概有超过108例都出现了症状,这个比例跟我们以前的几次疫情相比要高一些,而且不光在我们国家,也不光是广州这次疫情,在其他的国家,包括英国、印度也都可以看到,青少年感染者的比例似乎有所上升。

感染德尔塔变异毒株临床症状

会有所不同吗?

首先在临床表现,“德尔塔”病毒的临床表现和既往毒株导致的临床症状,没有什么显著差别,都还是过去大家熟悉的一些感染症,比如说发烧、干咳、乏力等等。另外说到个人防护,虽然这个病毒的传播能力有所增强,但是现行的各项公共卫生措施,包括个人预防措施,都仍然是有效的,只不过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采取措施的及时性、力度方面,都要进一步提高。

我国疫苗对德尔塔变异毒株有效性如何?

我国现有的这几种疫苗对这一病毒仍然有可观的有效性,但保护效果也有所下降。从一个方面看,有不少国家,都使用现在疫苗的中和抗体来中和“德尔塔”变异毒株,国外也有一些报道,中和效果是有所下降的,有的报道是3倍下降,有的是4倍下降,或者更多一些。保护性指标,会有百分之几到10%的下降。比如说像mRNA病毒,它的保护效力似乎从原来的百分之九十几,下降到了百分之八十几。我们国家的这两种灭活疫苗,都做了中和抗体的中和效力比对,也发现中和的效力有所下降,但是仍然是有保护的。比如在这次广东的疫情里面,我们可以看到一个非常明显的现象,就是但凡打过疫苗的感染者,都没有发生重症,换句话说,发生重症的这些感染者,都没打过疫苗,所以我们的疫苗对预防重症是非常有效的。

德尔塔变异毒株会接替

早前的新冠病毒流行毒株

成为全球主要的流行毒株吗?

很有可能。特别是这种变异毒株它的传播能力和传染性的增强是有利于病毒生存的,有利于病毒的播散的,所以下一阶段它的传播范围可能会越来越广,“德尔塔”变异毒株很可能会成为全球更多国家、地区下一个阶段疫情传播中主导的流行毒株。

新冠病毒,为什么会发生变异?

这是属于这个病毒本身的一个特征。它属于mRNA病毒,它本身就容易发生基因突变,另外就是从整个病毒进化、生态学的角度看,这也是病毒的一种选择性进化,它总是能够选择出那种有利于自身生存和自身繁衍的一些特征,在变异之后保留下来。

应对德尔塔变异毒株

我们如何“道高一尺”?

·更严格的措施执行。一方面在疫苗还没有建立起非常有效的人群免疫屏障这样一个阶段,我们仍然要坚守现行的公共卫生和社会防控措施,这些措施要被更严格执行的。

·加快疫苗接种。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办法就是我们要加快疫苗的接种,快速地推动疫苗更广泛的覆盖,这样也会起到压制这个病毒传播的作用,也会有效地遏制这个病毒变异的发生。

应对变异毒株,疫苗的改进研发工作从未止步。

世界卫生组织,也包括我们国家疫苗研发企业、研究机构都在推动开展应对新冠病毒变异毒株疫苗的研发工作,主要有两条路线:

生产第二代疫苗。所谓第二代疫苗就是希望能够生产出来一种疫苗,可以应对各种变异毒株,这样就不用担心病毒免疫逃逸了,但是这个研究路线是比较复杂的,研发成功的时间也有巨大的不确定性。

生产改进型的疫苗。主要就是在疫苗里边增加或者是用新的变异病毒毒株,还有它的基因序列来替代老的疫苗,就是现有的疫苗。这些疫苗研制出来之后,可以和现有疫苗实行续灌接种,也可以用新的改进了的疫苗,换了毒株的疫苗来做加强免疫,包括重新接种。

与“德尔塔”变异毒株“正面交锋”,我们绝对不能松懈倦怠。

我国从去年三四月份开始,强调常态化疫情防控工作,坚持落实的是“外防输入、内防反弹”防控策略,这样的严防死守持续时间已经超过一年了。随着时间的延长,我们有可能会出现防控工作的一些懈怠、疲惫、倦怠,这是我们要克服的,我们必须还要保持高度的戒备,保持非常好的工作状态,防止疫情的传入和传播。

综合央视新闻、国是直通车

编辑:韦嘉维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