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 新市民|淮剧舞台上的“寒梅”邢娜 盐城姑娘在上海闯出一片天

新时代 新市民|淮剧舞台上的“寒梅”邢娜 盐城姑娘在上海闯出一片天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赵玥   2021-06-25 14:47:16

图说:邢娜在排练《寒梅》

在淮剧舞台上,有一枝“寒梅”,她傲雪凌霜,向阳而生,逐光而行,终于有机会让人看到了她别样的美。她是上海淮剧团的国家一级演员邢娜,从苏北闯上海,19岁时便因小戏《鸣凤之死》声名鹊起,20多年来,她一步一个脚印,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也成为一名新上海人。建党百年之际,由她主演的都市新淮剧《寒梅》7月23日将再度在宛平剧院上演,这部戏也是她对自己淮剧人生的一次新回答。

舞台上 她奋力求索


1998年,邢娜还未从盐城鲁迅艺术学校毕业,便收到了上海淮剧团的录取通知书。作为上淮悉心培养的人才,邢娜刚入团便进入上海戏剧学院戏曲舞蹈分院继续深造3年。当时,团里正缺闺门旦行当的演员,邢娜又欣喜又惶恐地获得了和梁伟平、张华等艺术名家配戏的机会,《西楚霸王》《夫差与西施》《千古韩非》……每部戏都很吃功力,也让她快速成长。

邢娜开始举办自己的个人专场,如愿以偿拜师淮剧名家筱文艳,成为筱派关门弟子。长相甜美、扮相可塑性极强的她,将苏北大本营的淮剧声腔融入了江南的婉约,慢慢成长为淮剧团的当家旦角。

工作上,邢娜一直追求进步。十多年前,江苏涟水县淮剧团想排农村现代戏《鸡村蛋事》,来上海淮剧团商借邢娜。团长征求她意见:“去不去?”邢娜毫不迟疑地回答:“去!”邢娜太渴望这样主演大戏的机会了。艰苦的基层生活让她始料未及,她随身拎着一个衣箱,所有的演出服、头套、鞋子、化妆用品全部装进去,到了现场没有后台没有化妆间,她找块空地打开箱子就开始准备。一演就是几十场。因塑造了一个可爱又接地气的大学生村官的鲜明形象,邢娜荣获第六届江苏省淮剧节、戏剧节优秀表演奖,首届江苏省文华表演大奖。

一不做,二不休,涟水县淮剧团接着又排演了大型古装戏《莲子》。邢娜饰演莲子,颂扬一个讲究诚信的村姑,又为她摘得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主角奖。邢娜到涟水县“挂‘角’锻炼”三年,上海淮剧团是“借石磨刀”,涟水县淮剧团是“借鸡生蛋”。对两地淮剧团来说,合作双赢,成就了一段佳话。

练功房 她流汗流泪


邢娜时常在想,自己这一代80后演员应该为淮剧做些什么?能否在都市新淮剧上呈现出自己的时代特色?她一直在跟自己较劲,为的就是观众看完后留下一句:淮剧还是好看的,上海还是不能缺了淮剧啊!要么就是:这部戏为我们上海争光了!邢娜的心底有个声音:“我一定要大家认可淮剧,认可我。”

去年底,团长龚孝雄找到邢娜,让她担纲《寒梅》的领衔主演,邢娜的泪水夺眶而出,或许,这部戏会成为她等了许久的舞台成熟期的代表作。首演前每天的排练日程很紧,从早到晚三班倒,邢娜是雷打不动的“拼命三娘”,为了磨戏,她索性买了张折叠床,住进了办公室。

这是上海淮剧团传承一甲子的经典,前两任寒梅,是邢娜的恩师筱文艳和师姐施燕萍。为了把握好人物,准确传达剧中的革命精神,她和主创专程去瑞金、井冈山采风,在纪念馆里听着先辈们的故事,渐渐地,感觉墙上那一张张照片鲜活起来,与《寒梅》剧本中的人物慢慢重合。她说:“是信仰的力量,让他们无怨无悔勇往直前,革命先辈把他们的理想变成现实,也是我这么多年在淮剧事业上思考的,《寒梅》以及淮剧的创作,当下依然需要激励人心的井冈山精神。”(新民晚报记者 赵玥)

编辑:陆玮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