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旦大家班世超

武旦大家班世超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秦来来   2021-07-19 16:19:18

班玉芬女士的《菊坛春秋——班世超》一书,让我们有机会走近这位京剧名家的生平。

200多年的京剧历史长河中,星汉灿烂;班玉芬女士的《菊坛春秋——班世超》一书,就像一架天文望远镜,让我们又探测到了一颗闪烁的明星:武旦大家班世超。

我小时候看到的武旦名角,有张美娟,后来看到了齐淑芳、王芝泉,再后来又看到了史依弘(史敏)、谷好好;有幸在北京还看到了关肃霜……都是女性演员。

班世超先生却是一位男性武旦演员。

为了有口饭吃,年仅5岁的班世超,被父母送进了京城赫赫有名富连成京剧科班学艺。一天24个小时,他用了16个小时练功、练声。因为发声不善,老师居然用一根缠着布条的木棍,冷不防地戳进他嘴里,只见鲜血外流,舌头和嘴唇肿了半月,无法进食。从此,班世超的口腔打开了,声音出来了。三九寒冬,他只穿单裤、单褂,翻;盛夏酷暑,则穿棉衣、棉裤,练。这段苦难的经历,在班世超身上最终化作了坚强、倔强,以致日后,当师兄弟们感慨着七年坐科就像“蹲大狱”一样可怕时,班世超却心存感念:“对我来说,有饭吃就不算苦!”

班世超很快脱颖而出,7岁跟戏班跑龙套,8岁正式入行武旦,10岁在京首次登台演出神话剧《蟠桃会》,扮演主角儿猪婆龙,演得轻松熟练,如鱼得水;接着又演唱了《摇钱树》的张三姐,和《朝金顶》的黑鱼精。小小年纪,一口气演了三出武旦行的重头戏。观众簇拥到后台看望并夸道:“将来准是个好角儿啊!”

观众还真没说错。在名师指点下,他很快练就一身无人企及的武旦绝活,加上俊美的扮相,很快就得到了众多京剧名家的青睐,带着辗转东北、天津、上海演出。

1941年年初,班世超应上海天蟾舞台邀约,首次挂牌演出《泗州城》,果然一炮打响,轰动上海。各路媒体纷纷称赞班世超“扮相好,身段优美,功底深厚,技巧娴熟,踢枪出手花样繁多,技法稳健,武旦大刀下场花,溜而不野,快而不乱”,更绝妙的是他的“旱水”绝活,称得上是当代武旦中的绝功。

什么是“旱水”绝活?班玉芬女士介绍说:在《泗州城》最后一场戏“扑水”里,班世超登上了三张桌的高台上,表演“旱水”绝活,只见他一只手按在桌面上,两脚并拢横伸在高空,另只手掏头上的翎子,那只按在桌上的手还不停地升起落下,再升起再落下,并随着手的转动,横撑空中的身体也跟着转动,然后两手交换,那只掏翎子的手再按到桌子上,就这样反复多次,长达二十多分钟,身轻如飞燕,矫健若游龙。

台下掌声、喝彩声交织一片,加之鼎沸的锣鼓声,使演出更趋热烈火爆。

1958年,班世超响应国家支援边疆号召,以国家京剧四团副团长身份来到银川,筹建宁夏京剧团。初到银川连住房都没有,更别说练功房。为了让青年演员能有一块木板地练功,他带领大家自力更生:挖坑、填沙、铺板……演员每天坚持在这上面练跟斗,练成了《奇袭白虎团》一剧所有技巧。1960年下乡演出,走遍全区14个县、区。一年中全团演出1001场戏,该团还荣获“千场团”的名号。

1963年,演出团先后到广西、湖北、辽宁、天津等地巡演。在天津中国大戏院公演《泗州城》,从高台往下跳跃的刹那间,班世超腰中系的腰巾子松了扣,裹住他的右脚,落地时只听“咔嚓”一下,他的脚骨折了,只能横拖脚步一拐一拐下场。稍事休息后,接着上场是对阵开打,出手踢枪,他的演出仍然那样火爆,准中有狠,又脆又美;跨肩翻下,又漂又冲,直到终场喝彩不断。

演出结束了,紫红色的大帷幕徐徐闭合,台下掌声如雷,该演员上台谢幕了,可是大幕沉重得再也无法拉开,因为班世超已经晕倒在舞台上。

醒来后,大家问他哪儿不舒服,他咬牙说了一句话:“骨-头-断-了!”在场的人个个惊呆了,大伙简直无法相信,这位著名武旦居然在脚骨折断后,仍强忍着剧痛,把一出大武戏不洒汤不漏水地完完整整地坚持演完了。

后来,侄女班玉芬在整理其资料时问他:脚骨折了为何还要继续演?班世超回答:“想到观众花钱看戏,我又是压轴,不能让观众带着遗憾走出剧场。”

对艺术如此严肃认真,对观众如此高度负责,人们不能不佩服班世超的精神。(秦来来)

编辑:钱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