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语毕业三十年的校友

寄语毕业三十年的校友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王纪人   2021-07-19 16:19:37

对自我人生的复盘反思,是一个人的心智系统自我更新、自我迭代的过程,所以是没有止境的。

在正常情况下,许多大学每年都会举办校庆活动。一则让历届的毕业生有重返校园共话当年回首青春岁月的机会,二则也让他们知晓当下母校发展的新气象。校友不论届别都能返校,除了学校的主会场外,各学院还会提供多个小型聚会的场所。上海师大去年因疫情改为“云返校”,办了个线上校庆。“值年返校”则是近几年的发明,即按届别的先后轮值进入主会场。今年是毕业三十年为值年返校,主会场的纪念活动围绕毕业三十年的年级开展,比如由这一届选教师代表,出学生代表,可以进主会场。所以这篇寄语主要就是给他们的,但殷殷之情遍及全体。

回想你们入学之时,正值弱冠。而我已过了不惑之年却仍有所惑,陪伴你们一路度过了学士学位或硕士学位的攻读期。这段时间在我们的整个人生中并不长,却格外地珍贵。大学时代总是一生中最难以忘怀的时候:为了求知解惑,读了很多的书,进过很多教室听过很多的课,经历了很多的事也见识了很多的人。借大学的窗口,看到了时代的波汹浪涌和社会的众生诸相。在此过程中,逐渐形成自己的三观——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从价值观里可以衍生出审美观,却往往被忽视。审美观不仅对未来从事文学艺术的人至关重要,但凡对自身的品位和修养有所要求的人,也都不可或缺。

在你们离开校园走向社会,经过时代的磨砺和人生的历练之后,青涩不再,懵懂已除,你们已经在精神上变得成熟或圆熟起来。古人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此乃极而言之,不能用来衡量大多数。但从你们1991年毕业至今,整整三十年过去了。士别三十年,有幸重逢,焉能不刮目相看?你们从事的职业可能各有不同,你们的社会阅历和人生体验,与毕业时相比,简直不可同日而语。我不能保证你们每个人都有过人生的高光时刻,正如我无法保证自己一样。但我相信你们都曾经并继续在尽心尽力,作出过或大或小的贡献,取得过或多或少的成绩。我耳闻目睹过你们中一些人的不凡成就,始终为他们感到高兴。也许经过什么挫折,遇到过什么坎,那就早早让它们成为过去,让心理阴影的面积接近零。

掐指一算,你们也已到了知天命的年龄了。知天命,就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天,指自然及其规律。到这个年龄段的人,也老大不小的了,但还是有不少事可做。至于做大还是做小,做多还是做少,全在于自己的努力和能力以及对自己的设定。后者其实是一种抱负,也可称之为人设。人各有志,因此有不同的人设。但多干点实事还是必须的,现在就马上“躺平”,那就过早地不作为了。人是要有存在感的,失去了存在感,人生就会觉得没意思。存在感不是靠刷出来的,而是靠做出来的。既要有事在人为、不甘放弃的态度,脚踏实地、积极进取的精神,又懂得顺应自然的道理,那大概就是“知天命”了。

有人说人生本无意义。其实人生的意义不是自生的,也不是他人给的,而是全靠我们自己去赋予的。人生的意义有许多方面,除了毕生的事业,还有和睦的家庭和亲情、志同道合的友情,对国家和人民的关爱,对人类文明的珍惜和光大,以及对祖国大好河山的眷恋和对异国风情的亲历和体认等等。任何一方面的亏欠,都会成为一种遗憾,甚至抱憾终生。

孔子的学生曾子说,“吾日三省吾身”,就是说他每天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反躬自省,这大概只有圣贤才能做到。但我们不妨以下围棋打比方,在一次比赛结束后,棋手往往会复原对弈的过程进行研判,找出究竟是哪几手下错了才导致失误乃至全盘皆输,并推演下一盘的取胜之道,这就称为复盘。漫长的人生就如一盘盘棋局,到了某个人生阶段,我们就需要来一次复盘。比如在三十而立的时候,在四十不惑的时候。经过复盘,就会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因为怎样走才对了,什么时候又因为怎样走才错了,从而充分吸取经验教训,坚持正确的,修正错误的,使我们的人生变得更完满一些。这就是源自围棋的复盘反思,养成习惯,就会大有裨益。

其实小至个人,大至团体,都可以如此。倘若在不惑之年仍有所惑,那么在知天命之年就必须开始人生的复盘反思了。对自我人生的复盘反思,是一个人的心智系统自我更新、自我迭代的过程,所以是没有止境的。即使如我早已过了“从心所欲不逾矩”的年龄,也不会自行中止。在这个寄语的结尾特别予以强调,以与诸君共勉。(王纪人)

编辑:钱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