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看边聊|闲话鲜花饼

边看边聊|闲话鲜花饼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陈甬沪   2021-07-21 15:57:35

时令节气是鲜花饼的经脉,文化风味是它的灵魂,只有提供初心、良心、实心的产品,才能走得更远。

说起鲜花饼,大家不约而同会指向云南,那特色点心在昆明店铺随处可见。业内人士估算云南鲜花饼年产量约2万吨。2万吨什么概念?如果上海常住人口以2400万计,50克一枚,相当于人均16枚。这个数字超过了上海人均中秋月饼的消费量。

鲜花饼缘于云南旅游的能量,看到一组数字:新冠疫情下的2020年,云南国内外游客超5.3亿人次。当然,游客绝非只为鲜花饼而去,但带回鲜花饼特产则十分普遍。二十多年来,我去云南多次,鲜花饼必带回,只是近来发现被朋友叫好的鲜花饼,开始有了变化。

2000年前,10枚一卷的鲜花饼多用牛皮纸圆筒装送人;不久有了类似的月饼盒装;几年后用上了全塑制盒;现今全封闭、可保存半年甚至更久的塑封装。当然,工业化的驱动,食品安全的要求,变化也正常。但就利弊得失,我则喜欢盒内分隔之包装,不容易在旅途中“破相”,时尚而上档次。

说到味美,文友挑剔了。前次去曲靖对口援助点讲课后捎去的鲜花饼,竟然请我以后云南行不用再如此礼遇,婉言中直截了当,他图食鲜花饼原有的养眼馅色、沁人花香、本真正味,不待见漂亮的包装。诘问,现在的鲜花饼又在吃什么?只有自然美好的才让人食而不忘,食味永存。我能理解他的话意,其实大家口中外婆的味道、妈妈的味道,追的就是自然本真。

讲究且品尝鲜花饼的文友非首个。有40年烘焙生涯的大师说,鲜花饼不仅缘于产地花卉之优,也缘于产花之地的时令季节,更缘于制作加工的严谨与执著。农历四月正是云南玫瑰花香之极,去蒂并将花瓣拆散,入砂糖轻揉,用蜂蜜留存花香且发酵,锁住了花香与新鲜。当然,高温烘焙会让花韵“减分”,而些许糯粉增稠花馅,多少还保留着鲜与香,才有鲜花饼扬名的“范”。

过去个体生产的方式,全手工的鲜花饼能满足家庭、家族、家乡小众市场的需求。如今人群流、商品流、信息流涌动下的商机,工业化生产顺势而生,围绕原料、工艺与流程的改革,鲜花饼的概念也就多元化了。

大师说他们店原经营的豆沙包,赤豆馅都是前一晚洗净制熟才压榨,第二天入馅裹包装笼蒸熟后出售。现在豆沙馅等馅,都已专业化生产,要什么植物香味,突出哪种味道,应有尽有。当然,产业化馅料都符合食用标准,有安全保证,只是离你惦记的味道或有不同。文友怀旧又溯源的脾性,也无关对错。

鲜花饼无疑是中华传统美食。云南几位创业朋友表示,他们注重韵味,为鲜花饼远行跨出了一大步。鲜花饼的酱馅是现代技术的产物,而质量必须讲究,当然采花季节、加工流程、工艺标准、制作规范等,将关系到产业的兴衰。

时令节气是传统点心包括鲜花饼的经脉,文化风味是款款点心的灵魂,中华美味点心以植物之精华、节气之休闲、工艺之匠心、口味之醇厚以及简约而含蓄之美,既具丰厚的精神内涵、感情作用,能够“抒情达意”,也具“填饥”的本能,从而让食者在了解历史、传承文明中续写文化的新篇章。

看来,鲜花饼的启迪十分充盈,包括鲜花饼及所有创业经营者,瞄准市场需求,满足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提供初心、良心、实心的产品,才是人间正道,才能走得更远。(陈甬沪)

编辑:钱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