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菲:上海城西

何菲:上海城西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何菲   2021-07-21 16:32:30

上海城西汇聚着各年代的经典建筑和传奇轶闻,或清新,或隐逸,或神秘,不紧不徐地勾勒出人文与生活业态的整体气质。

我偏爱上海的西面,这片区域包括但不限于法租界时期高雅摩登的西区,而是延伸成地理和时代跨度更大的场景。

因为它具有某种气息。从布局到细节皆有功夫,温良沉着,有品有序,始终保持着相当程度的风度与温度,以及常常被忽视的世俗文化和市民价值,能勾起强烈的乡愁感,置身其中,似乎是一场沉浸式文旅。

上海城西闷骚的马路和街区不胜枚举,汇聚着各年代的经典建筑和传奇轶闻,曾被遗失的东方情调在这些区域首先复活。对知性的涵养、对旧物旧情旧时光的珍存,仿佛是它们的一贯追求。或清新,或隐逸,或神秘,不紧不徐地勾勒出人文与生活业态的整体气质,如此种种,无疑由一条源远流长的脐带牵扯着。这气质也能被称之为:文脉。

新华路—番禺路—法华镇路—定西路—延安西路及其中的阡陌巷弄是我最基础的生活圈,是我的西区掌纹。梧桐掩映、花木扶疏的新华路是上海第一花园马路,外国弄堂、各国风格老别墅、红色革命家旧居、总领事馆、公使领事官邸、近代民族资本家私邸、影城、民族乐团、轻音乐团、哥伦比亚花园星罗棋布。一千多年前,李商隐为证明“扇裁月魄羞难掩”穷尽风骚,而在我看来海派之美的精髓就是隐忍而不失优雅,是欲说还休的故事感和浑然天成的氛围感。

有时我也会向东穿过华山路,越界到魔都真正的顶级街区湖南路、兴国路、武康路、泰安路一带。更多时候我止步于华山路。那些矜贵的小马路优雅超然,有着因见多世面而气定神闲的能量场。高墙浓荫,庭院深深又语焉不详,既有着旧时风华,又有着某种对世俗文化居高临下的包容,点到为止,心照不宣。

那一带最亲切的依然是武康大楼。它高贵,却是平民的网红,与我的物理和心理距离更近。这座邬达克的代表作是魔都的时间线。“空中蜘蛛网”拆了,外立面修缮了,初春梧桐爆芽了,深秋梧桐叶落了……武康大楼的人生中但凡发生点什么,全上海略有文艺心的男女老少都会跑来打卡,认真又深情的记录这艘诺曼底巨轮微妙的嬗变。在去年疫情峰值期,商户紧闭,四下萧瑟,看到武康大楼我依然很心定,总感觉它在十分靠近我的地方,像墙一样可靠地陪伴着。

衡山路这些年清寂了。清寂而不落寞,在我日渐懂得“少即是多”的年纪,衡山路也正悄悄做着减法,灯红酒绿少了,喧嚣的旧业态走向沉寂,高雅风华再现。所有的出现和消失都有条不紊,有理有据,成为大文创佳作。

在我的闹猛年龄,也正是衡山路宝马香车,商户云集的时代。当年酒吧街的标签现在看来是拉低了衡山路的品位,就像名媛挂满五光十色的假珠宝,而真正的名媛素以为绚就能惊艳全场,那种磁场是灵魂散发出来的力量。

走在衡山路上,我时常会想起那些消失的、有些清流气质的店,进而追溯到一些往事和往事中的人,如此就温柔而惆怅起来。原来他们都还在记忆内存里。有一句歌词深合我意:你掌心的痣我总记得在那里。

衡山路及其延伸开去的衡复风貌区,是上海城市文脉的发源地和承载区,是兼具百年历史人文精神与未来时尚特色的文化高地。新旧交替、升级迭代之际的百年衡复,正运筹帷幄等待着整合成一盘大棋。对于这几年衡山路的断舍离,懂的人自然懂。不过事实上,它是不需要很多人懂的。如果很多人都懂,那它该有多普通。尽管它始终聚焦着众多深情的注意力。这世间,可以慰寂寥的人终究太少,但在衡复随意走走,就会觉得你的心情它都懂。它像极了西区的上海人。

延安路高架是横贯上海浦西的重要轴线,过了中山西路内环,就到了虹桥地界。老上海情调渐渐消散,进入另一种调性的魔都。从原虹桥宾馆(现虹桥郁锦香酒店)、虹桥友谊商城一带,一直往西延伸到G15沈海高速,以虹桥综合枢纽为圆心的方圆10公里圈,无疑是魔都国际化程度最高的区域之一。

虹桥是我生活圈内存在感很强的区域之一。一直觉得虹桥不仅是个区域概念,更是集中了CBD、商旅、外事、交通枢纽、高端会展、现代物流乃至生活方式的综合概念。而我最亲近的是夹在中环外环之间的虹桥镇,其“虹桥”得更具生活流意味,因融合混搭而有了风景乃至风华。老外街、乐虹坊、爱琴海、万象城、虹泉路……组成国际化大都市快速发展中休闲文化的重要公共空间,构成魔都的另一张别致拼图。不久前微博上有个主题:请用一条路名,证明你爱上海。于是开始了接龙。接到第57个时,有人提到金汇路。那个人就是我。(何菲)

编辑:钱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