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亲历巩义山洪暴发!为一个“寻亲”电话,镇干部上山半天找老人

记者亲历巩义山洪暴发!为一个“寻亲”电话,镇干部上山半天找老人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李一能   2021-07-22 11:28:00

河南连日暴雨成灾,当大家的目光集中在水淹郑州时,临近的巩义市也悄然成为重灾区之一。巩义市,河南省直属地级市,和地势相对平坦的郑州不同, 它是一座丘陵地貌的山城,史无前例的暴雨也导致该地发生了极其严重的次生地质灾害。山体滑坡、泥石流已造成4人死亡,两镇被淹。在昨天中午抵达灾区后,晚报特派记者跟随民间救援队首先来到巩义,进入三座受灾严重的小镇,亲历了山洪突然爆发,也探访灾民临时安置点。

满目疮痍

在前往灾区的路上,记者在收费站偶遇来自浙江泗州的曙光救援队,于是加入了车队,他们的目的地不是郑州,而是昨天灾情最为严重的巩义市。

从郑州到巩义的快速道路已经基本清理完毕,一路上不时看见被抛弃的被淹车辆,以及被水冲倒的电线杆、路灯、树木,以及电信设施。虽然道路两侧的山体已经加固防止落石,但前天的倾盆大雨还是冲刷下无数泥石,将部分道路堵塞。直到昨天下午,大批工程车辆仍在进行路面清理作业。

进入巩义,地势较高且平坦的市区情况尚可,偶尔能看到几棵树木倒伏,但市府工作人员告诉救援队,赶快去山区的三个小镇看看,那边受灾严重,且通讯全部中断,个别位于山区的村子交通断绝,很可能急需救援。

当救援队一行前往位于山区的米河、新中、小关三镇时,见到的景象令人震惊。不仅树木大量倒伏,路灯、电线杆甚至高压电线杆也被洪水冲倒,河边的道路大量垮塌,一个小区的临河观景台甚至整条消失了,露出了楼房的地基。路面上被洪水冲出了许多巨大的”弹坑“,上面的树木、设施、车辆无一幸免,一路上的景物,如同洗过一场泥浆浴,包裹着一层厚泥。

最大的问题是这里的基础设施几乎全毁,停水停电停气,通讯中断没有网络,智能手机几乎毫无用处,导航软件也自然失灵,找路只能靠嘴,通讯基本靠吼,仿佛一日之间退回了几十年。但万幸的是,这里建筑却是异常坚挺,在山洪泥石流暴雨的“狂轰滥炸”下岿然不动,一路上只看到一处门楣和一个简易厂房受到损害。

一坑封村

在进入米河镇的路口附近,一辆巨大的挂车被山洪冲到路基下,两位路人告诉记者,山洪爆发威力非常可怕,不仅巨大的集卡无法抵挡,连进入一些村庄的要道也被冲毁,现在有几个村庄几乎完全失联,人员很难出来,物资也很难运输进去,比如附近的赵林村,听说已经快断粮了。在他们的建议下,救援队调整目标,向山上的赵林村出发。

进入赵林村有两条路,一条大路被冲毁了一半,但当车队冒险驶过被毁路段时却发现前方道路被泥石流完全堵塞了,只能在村民的引导下从另一条小路绕行进入村庄。这条进入村庄的唯一道路,乍一看是一条泥路,但再仔细一瞧,原来是一条硬化路,只是现在基本上被泥浆完全覆盖了。

车队在泥路上颠簸前行,一路上看到有不少村民赤着脚蹚着泥浆下山,一问才知道他们就是赵林村的村民,要进村必须穿过一个水深没过大腿的深坑,就是这个坑,堵住了进出村庄的通道,老年人几乎无法出村,年轻人是因为生活物资告罄,无奈涉水出村寻找食物。

冒着车辆熄火的危险,车队冲过泥路和水坑,进入了村子。这个村子和普通农村不同,是一个农民集中上楼居住的新建小区,在一幢居民楼门口,记者看到两位村民正在烧柴做饭,他们告诉记者,小区断电断气,自来水暂时还有,就是食物非常缺乏。因为交通断绝,现在政府救灾物资只运进来一些方便面,他们也只能有啥吃啥,为了充饥把奶粉都吃完了。

在抵达灾区前,救援队本以为此次救援基本是救助被积水围困的村民,于是带来的装备都是以水上救援比如冲锋艇为主。可是拖着船只上了山,发现没有用武之地,只能在收集完信息后离开村子,准备去积水的村镇继续救援,路上老乡带路的车辆在水坑抛锚,一辆指挥车则被泥坑困住。

山洪来了

在一台挖掘机的帮助下,陷入泥坑的救援队车辆终于脱困,但突然天空降下暴雨。志愿者们脸色顿时大变,马上改变计划立即下山撤离。“山洪要来了,快跑!”

仅仅几分钟的时间,记者就看到山间出现了无数黄色的瀑布,路上水流湍急,犹如在激流中行车,山洪裹挟着泥石冲刷而下,原本就脆弱不堪的山体也在眼前垮塌。当车队下山来到低洼处,肉眼可见路面积水飞速上涨,仅仅几分钟内就将车轮淹没,行车如同行舟,一旦熄火后果不堪设想。

经过一路狂奔,车队终于躲过了山洪,来到了新中镇镇政府,总算暂时安全。镇政府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已经连续三天在这里全天值守,因为停电只能点起蜡烛,年轻的妈妈们只能带着孩子一起上班,虽然条件艰苦,但在烛光下拖家带口的工作场景也算其乐融融。此时院子里架起了一口锅,为救援队准备了晚餐,白煮豆腐配咸菜,在当下能吃上一口热食已是非常不易,简单的粗茶淡饭此时也显得特别可口美味。

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根据不完全统计,新中镇受灾人口12000人,目前已经转移群众1200人。因为通讯中断,他们只能翻山越岭去通知山上的居民避险,有一位残疾老人开始不肯撤离,干部们好说歹说将他背下山带入安置点,结果当天晚上这户人家的房屋就被洪水淹没了,令人后怕不已。

由于山上的村子里居住的很多都是老人,他们的子女多半在外地工作,通讯中断联系不到父母,于是心急如焚,通过各种办法联系到镇政府,希望帮助他们寻人。于是镇里工作人员这几天最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确定老人们是否安全,并及时通知家属让他们放心。镇干部孙晓梦告诉记者,为了确定一户人家的去向和安全,他们要跑半天,平时习惯了使用智能设备,如今却只能用最原始的办法来完成这件事,只要能让村民家人放心,再苦再累也要完成这一使命。

安置避险

新中镇下山避险的村民,或是投亲靠友,去水电通讯未受影响的市区,或是来的政府设立的安置点暂居。昨晚,记者来到位于茶店村的茶店小学安置点,这里居住着110多名前来暂居的村民。

在这一安置点,教室、办公室被改造成了宿舍,能提供最基本的食宿。今年63岁的王兰花带着4个孩子前来避险,这位神勇的奶奶在关键时刻的当机立断,保全了家人的周全。王兰花告诉记者,他们家住山上,泥石流下来的时候全家躲在2楼,只听一声巨响房屋底层就被完全淹没,在2楼的他们被泥浆淹没了胸口。情急之下王兰花戴着孩子们下山逃命,一路跌跌撞撞来到镇里,所有的财产只剩身上的衣物。家被毁了,但家人都在,王兰花觉得非常庆幸,她觉得只要人没事,一切都能从头再来,虽然安置点啥都缺,但她已经非常满足。

校长赵恒斐告诉记者,学校安置点已经饱和,但还是有村民陆续赶来,生活物资非常紧缺,包括饮用水和食物,都已经捉襟见肘,特别是山区日夜温差大,毛毯奇缺,只能优先提供给老人孩子。“希望社会各界能够伸出援手,帮我们度过难关。”赵恒斐说,虽然当下艰难,但他和村民们都相信这是一时之困,只要有度过此关,一定会把家乡重新建设好。

深夜时分,正当记者准备离开时,发现新中镇的街头亮起了点点灯火,部分供电线路已经抢修完毕,通讯环境也有些许改善。虽然离完全恢复正常还为时尚早,但复苏的气息已经在这里悄然出现。

新民晚报特派记者 李一能 陈炅伟 萧君伟 (发自河南巩义)

编辑:包雍尔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