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冒充上校骗财骗色终被提起公诉

男子冒充上校骗财骗色终被提起公诉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郭剑烽   2021-07-27 18:57:36

“有一次他穿了迷彩作训服……”

“他开车载我去了某政治学院的家属区……”

“他带我出去玩、买机票、去医院都是使用军官证走军人通道的……”

她们口中说的都是同一个人——这名站在被告席的“军人”。那么,他究竟是不是军人,又做了什么呢?

图说:男子的假军官证。宝山检察院供图

我相信他的军人身份,才把钱借给他

2020年12月,黄女士来到公安机关报案称,自己被钱某骗了12万余元。

钱某是黄女士2020年9月中旬在微信麻将群中认识的,钱某自称是上海某政治学院的军官。聊了半个月左右,两人就开始经常见面。钱某给黄女士看了一张军官证,是个红色的小本子,上面有钱某的照片和他的名字,职务是参谋,军衔是少校。钱某说自己今年要高升了,不买车会被人看不起,但是钱不够,就向黄女士借款。可黄女士也没钱,钱某就出了个主意,以黄女士的名义进行贷款,由钱某实际还款。于是,黄女士就陆续将自己使用的父亲的1张信用卡、同事的1张信用卡和自己的1张储蓄卡交给钱某,还以自己的名义在银行贷款。

黄女士说操作微信等都是钱某负责,她只是刷脸认证,贷了多少钱也不清楚,钱直接转入储蓄卡被钱某拿去消费。可到了还款期限,钱某没有还,还以部队隔离和其他勤务为理由拒绝与黄女士见面,后来甚至连电话和微信都联系不上了。

黄女士为何如此相信钱某?黄女士提供了一些细节,例如,钱某曾带她到某政治学院的家属区,钱某穿着迷彩服去找她等等。还有2020年11月黄女士生病,钱某知道后主动提出带她去医院,还说用军官证不用排队。当天钱某拿军官证挂号,果然没有排队。

图说:聊天记录。

我觉得军人是不会骗人的,就和他在一起了

钱某还有一位女友杨女士。杨女士早在2017年初在打麻将时与钱某结识。钱某自称是退伍之后返聘的军官。两人通过微信经常聊天,半年左右的时间感情升温,确定了恋爱关系,并且同居了。

钱某有张军官证,在恋爱期间,钱某带杨女士买景点门票、去医院等,都使用这张军官证。2018年11月,两人去安徽合肥一起乘坐高铁,钱某过安检时给安检人员看了军官证,走了军人通道。之后两人几次乘坐飞机,都是走军人通道。

钱某车上放了一套迷彩服,杨女士见到迷彩服的胸前和肩膀上别着像部队军衔一样的标识。虽然钱某没有带杨女士去过部队,但他在外出时常说要去部队的大院,或者说执行秘密任务。

杨女士对钱某的身份深信不疑,“我以为他是军人,我觉得军人是不会骗人的,就和他在一起了,为了他还和我的前夫离婚了。”直到钱某被抓,杨女士才知道原来钱某欺骗了她。

杨女士回忆,钱某曾提及因当兵年龄不够,伪造了一个“毛某”的身份。事实上,钱某的确使用了这个“毛某”的身份对其他人实施犯罪。

他说能够通过部队找关系,我就给钱了

2020年7、8月,毕女士在麻将桌上认识了“毛某”及其女友杨女士,“毛某”自称是部队的现役军人,认识部队首长。

当时,毕女士的哥哥因开黑车被关押在看守所,“毛某”称自己可以通过部队找关系把毕女士哥哥弄出来,但是需要花费一定钱款。两人便约定7万元,先支付5万元,事成后再给2万元。随后,毕女士给了“毛某”现金5万元。但这件事一直没有办好。后来,“毛某”又找到毕女士,声称可以帮她哥哥办理长期居住证,需要1万元,毕女士和他讨价还价,最终给了5000元。

在交谈中,“毛某”经常说自己要“夜查”、在“值班”“执行任务”、帮“首长”办事、在“部队里面”等等。因此,毕女士对他没有任何怀疑,“因为他和我说他是军人,我就相信他了。”

直到案发后,毕女士找杨女士要钱时,才得知他姓钱,并不是现役军人。

退伍军人冒充上校,只为骗财骗色

民警很快将钱某抓获到案。钱某曾于2003年在福建省当兵,2年后退伍。之后就在合肥、上海做生意。

这些被害人口中说的军官证,是他找人做的假证。钱某交代,他曾因经济纠纷被列入失信人员名单,被限制高铁和飞机出行。办了这张假军官证后,他出行购票就不受限制了。当然,这张证也为他冒充军官骗取他人的感情和钱款带来了极大便利。

宝山区检察院经审查认为,钱某多次冒充军人招摇撞骗,造成被害人经济损失人民币17万余元,同时冒充军人身份与杨女士发展恋爱关系,乘坐飞机时逃避限制消费并骗取军人优待政策,致使军人形象受到严重损害,情节严重,以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对其提起公诉。

检察官提醒,军人常常被称作是最可爱的人。沙场练兵、戍边固国、抗洪抢险、最美逆行,军人们用青春和热血捍卫国土和人民,有他们在,就有安全感。可是,却有人利用人们对军人的好感和信任,招摇撞骗,严重损害了军人在人民群众心中的形象,影响十分恶劣。对于这种行为,司法机关将予以严厉打击。同时也要提醒大家,要提高自我防范意识,不要轻易被花言巧语和表面现象所迷惑。

通讯员 金玮菁 新民晚报记者 郭剑烽

编辑:黄佳琪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