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情岁月|来自上海的奥运冠军,“亦可赛艇”!

苒情岁月|来自上海的奥运冠军,“亦可赛艇”!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厉苒苒   2021-07-28 11:54:00

新民晚报“上海时刻”出品

今天上午,在东京奥运赛艇女子四人双桨项目中,中国选手陈云霞、张灵、吕扬和崔晓桐以6分05秒13摘得金牌,这一成绩领先第二名6秒之多,创下世界最佳成绩。陈云霞和张灵都来自上海,这也是上海运动员在本次奥运会中取得的第三枚金牌。

共同喊出“艇中国,铸传奇”的口号,赛后,四位姑娘骄傲地说:“希望我们能一直优秀下去。”

钱俊摄_副本.jpg

图说:(左起)陈云霞、张灵、吕扬、崔晓桐摘金 新民晚报特约记者 钱俊 摄


铆足劲要冲最佳


因为台风影响而延期一天的比赛在东京海之森水上运动中心举行。比赛中,这一抹中国红始终处在最前列。

走下赛场,老大姐崔晓桐说,赛后大家并不知道已经创下世界最佳成绩,直到碰上教练看到成绩单才知道。于是激动地互相拥抱、尖叫跳跃,一叠声的“非常棒”是她们对彼此说的话。

2019年开始就称霸这个项目,姑娘们一直铆足了劲想要创下世界最佳成绩,“可是总也不成功”。而今天,在最重要的奥运赛场,她们实现了心愿。

她们参加东京奥运,目标就是金牌。她们做到了,做得非常好:预赛,她们中途最先降了桨频,依然领先第二名两个艇身的距离冲到终点;决赛,她们一路领先、一往无前、舍我其谁,最终夺冠。

中国队选手陈云霞、张灵、吕扬、崔晓桐在比赛中-新华社downLoad-20210728105420_副本.jpg

图说:陈云霞、张灵、吕扬、崔晓桐在比赛中 新华社图

看似毫无悬念的比赛背后,却有着太多艰辛过程。赛后接受记者采访时,崔晓桐感慨:“每年都挺难的。”来东京前,四人一直在武汉集训。酷暑、湿热,经历了江城的“魔鬼训练”,到了东京后,姑娘竟然觉得这里“挺凉快”。唯一的不适应来自水质,东京奥运赛场是在海水水域进行,风浪和之前训练的江中完全不同。来东京后,四人着重在这方面下了苦功。

“大家看到我们一直都很强,但是正因为这样才感觉更难。”陈云霞坦言,从事赛艇运动给了自己很多收获,“这些收获来自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水上和陆上的艰苦训练,能克服这种枯燥和艰辛,最大的法宝就是执着与专注。”

姑娘们庆祝胜利-新华社downLoad-20210728112324_副本.jpg

图说:姑娘们庆祝夺冠 新华社图

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中国赛艇和皮划艇各获一枚金牌,创奥运最好成绩。但自此以后,中国队连续两届奥运会在该项目上未获金牌。而今天姑娘们获得的,也是中国赛艇在北京奥运会后时隔13年夺得的首枚奥运会赛艇金牌。

“一条艇,只要劲往一块使,所有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陈云霞说得很好。的确做任何事情,只要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块使,有什么做不成的?!


冠军背后有故事


1995年出生的陈云霞从小就练田径,2009年被上海市七宝中学选中,到田径二线队跟着金德强教练练习跳远和三级跳。

身高臂长的陈云霞在短跨项目表现并不亮眼,却没想到进入了上海赛艇队的视野。2011年,她进入上海赛艇队。虽然当时她的年龄已经偏大,但教练看重她的灵活和爆发力。

比赛中-新华社downLoad-20210728112900_副本.jpg

图说:女子四人双桨在比赛中 新华社图

上海赛艇队教练杨健说:“我记得2017年天津全运会资格赛之前,陈云霞膝盖的伤病突然严重了,甚至无法在训练中完成正常的技术动作。大家劝她放弃,因为一旦处理不当,甚至可能会危及运动生涯。”但陈云霞态度非常坚决,无论如何都要参赛,于是她在只能用一条腿发力的情况下完赛,并奇迹般地拿到了全运会参赛资格。

上海赛艇队领队颜学荣告诉记者,由于膝盖之前有旧伤,进入上海队时,陈云霞根本跑不了步,但是赛艇运动员对于生理生化机能要求很高。结果到了2017年的时候,她的跑步水平达到历史最好。除了伤病之外,这个奥运周期对陈云霞而言还有一个新问题——增重!2016年时,身高1.81米的陈云霞体重只有63公斤,进入国家队后,经过合理调配饮食,现在体重差不多有73公斤。更高、更壮的陈云霞在场上的表现也更为稳定。

中国队选手陈云霞、张灵、吕扬、崔晓桐在比赛后庆祝(右一 陈云霞 右二 张灵)-新华社downLoad-20210728105800_副本.jpg

图说:(右起)陈云霞、张灵、吕扬、崔晓桐在比赛后庆祝 新华社图

和陈云霞不同,这是张灵的第二次奥运之旅。里约奥运会冲击赛艇四人双桨奖牌失利后,张灵这五年的备战之路充满艰辛。上海赛艇队教练陈坚表示:“张灵有很多伤病,在一次高原集训时,她还因为过敏性鼻炎引发哮喘,目前只能依靠药物控制。只不过对于任何伤病,张灵的态度都非常简单明确,她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我无论如何都能坚持到底’!”(新民晚报特派记者 厉苒苒 东京今日电)

编辑:江妍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