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联合-2021”演习今发起 砺兵青铜峡

“西部·联合-2021”演习今发起 砺兵青铜峡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吴健   2021-08-09 17:47:55

根据中俄双方达成的共识,8月9日起,两国武装力量在中国青铜峡举行“西部·联合-2021”演习。这是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首次在中国境内举行的大规模中外联演联训活动,旨在巩固发展中俄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深化两军务实合作和传统友谊,进一步展示双方打击恐怖主义势力、共同维护地区和平与安全的决心和能力。也正因为如此,演习早在筹划准备阶段,就引发外界广泛关注。

图说:中方空降兵利用空投战车进行地面掩护组织进攻。新华社(下同)

名称直接用汉语拼音

根据中国国防部介绍,演习课题是联合维护地区安全稳定,中俄官兵混合编组,联合指挥部对两国参演部队实施联合指挥,合帐筹划、同台合练,共同检验和提高部队联合侦搜预警、电子信息攻击、联合打击清剿等能力。在演习初始阶段,中俄指挥参谋人员共同进行侦察组织、情况通报、对敌火力杀伤和信息安全等方面的实践操练,体现两军真友谊。

要强调的是,根据中俄双方前期磋商,俄军参演官兵都是按照中方防疫规定完成隔离医学观察后才进入演习地域。俄方地面部队在中国境内的宿营地长250米、宽150米,按功能划分成七个区域,办公生活设施、网线、野战淋浴车、野战洗衣机和烘干机一应俱全。据俄罗斯红星电视台披露,联演过程中,俄方特意将本次演习名称里的中文“西部”直接用汉语拼音标注为“СИБУ”,而不是意译为俄文单词“запад”,以表达对中方文化的尊敬,同时还在宣传中将“西部·联合-2021”演习的战略意义等同于俄国内的“西部-2021”战略演习,后者预定9月10日举行。

就演习地域而言,青铜峡是我军西部战区的合同战术训练基地,深处中国西北地理分界线贺兰山东南麓,海拔近2000米,很适合多兵种部队集群遂行最为复杂的军事行动科目。我军赫赫有名的“跨越”“火力”系列演习以及“合作”系列对外反恐联合训练就多次放在青铜峡,用曾参演的我军官兵的话说:“从这里走向战场,我们的信心是十足的”。这一回,中方专门建立与俄方的联通专网,组织与俄方视频对接,明确演习总体安排、指挥演练、实兵演练、疫情防控要求。依托集装箱组合式指挥方舱和指挥车组开设了指控中心,新研发了中俄文双语通用版指挥信息系统,采取多种模式构建通信指挥网络体系,建设场区视频导调指挥网,配发6类200余部通信指控装备。可以相信,地形复杂、设施齐全的青铜峡基地,能让中俄两军指挥体系和作战部队得到完全近乎实战的锤炼,掌握“打赢”的本领。

图说:俄士兵在中方教员协助下装填08式战车的机关炮弹

别样的“互操作性”

根据双方国防部发布的新闻稿,此次参演总兵力约1万人,中方以西部战区为主,俄方以东部军区为主。俄塔社更进一步介绍,双方投入演习的地面主战装备达到400余辆(台),外加近30余架飞机、直升机和无人机。对比同一时段俄罗斯与印度举行的“因陀罗-2021”联合演习,总兵力才500人,各型主战装备仅34辆。俄罗斯红星电视台强调,这是2020年发生新冠疫情以来少有的大规模跨国联合演习,也是俄罗斯所参加的最大涉外演习。

就在兵力投送和两军合练过程中,产生了许多有滋有味的故事。据俄国防部披露,参演的俄方地面兵力来自外贝加尔边疆区的摩托化步兵,那里主要是近卫摩步第36旅,是东部军区第29集团军建制内唯一的常备部队,曾在2014年来中国参加上海合作组织“和平使命-2014”反恐演习。而在7月31日晨,俄空天军四架苏-30SM歼击机和一架载有指挥先遣组、地勤保障人员以及航空武器弹药的伊尔-76MD运输机,经过1500公里的飞行,抵达中国空军银川场站。其中,这些歼击机隶属驻多姆纳基地的独立近卫歼击航空兵第120团,该团曾来华参加过“航空飞镖”比赛,与中国同行同场竞技,后来奔赴叙利亚反恐前线,因战功卓著于2018年11月9日被授予“近卫”称号。

图说:中方直升机搭载特战小队索降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此次参演俄军有不少是“人枪分离”状态,即直接来演习地域接收中方技术兵器,同中国友军并肩战斗,展现出别样的“互操作性”。俄东部军区新闻处长亚历山大·戈尔杰耶夫上校向本国记者透露,“东道主热情提供了先进轮式突击车和步兵战车,并一对一地为俄罗斯军人进行试乘试驾试射培训,整个流程十分顺畅。”在中方教员精心指导下,俄方乘员一丝不苟地进行各种模拟和实操演练,先后完成场地和越野编队驾驶,弹药补充和火炮实弹射击科目。据报道,俄方官兵对中方装备的巨大进步、先进的性能和简便的操作性表示赞叹,尤为赞赏中方的夏季坦克帽防暑性能很好。

从中国央视和俄罗斯红星电视台发布的画面看,俄军官兵试驾中国新型轮式突击车和步兵战车很熟练,并在中方装甲兵引导下试射一发榴弹,成功击中千米外的靶标。据悉,轮式突击车自2015年“九三大阅兵”正式亮相后,就频繁出现在各类演训场合,最大优点是高机动性,无论南方丘陵河网,还是蒙古高原或西北戈壁,均能纵横驰骋,其搭载的105毫米主炮可挑战世界上大多数现役坦克。而轮式步兵战车是我军目前最大众化的“士兵代步工具”,它拥有30毫米机关炮和反坦克导弹发射架,在火力方面居于世界领先。与此同时,陶瓷附加装甲也有效提升了步战车的整体防护性能,对战车尤其是战斗乘员的生命安全提供了较好保障。

其实,近年来,中俄军事交流和合作日益深化,我军积极参加俄国防部每年举办的国际军事竞赛,并发展到在中国境内承办相关比赛项目。此外,俄方举行的“东方”“中央”“高加索”等战略演习,我军都精心遴选官兵前往参演,甚至能直接操作俄军主战装备。去年俄军举行“高加索-2020”战略演习期间,我军专业骨干就在俄军驾驶员讲解下,不到两小时就成功驾驶俄制T-72B3坦克、BMP-3步兵战车在训练场上奔驰,中国军人还多次实际操练了俄军对空导弹、火炮等武器装备,收获颇多。事实上,两军互相试乘试驾试用彼此制式装备,表明两军已建立相当牢固的友好关系,正如俄国防部副部长亚历山大·福明上将在8月1日参加中国大使馆庆祝建军94周年的招待会所指出,中俄国防部门的联合行动,有效加强了两国防御能力和国家安全,成为双边关系发展的坚实安全基础。

图说:俄官兵驾驶中国08式战车进行适应性训练

战略互信基础深厚

20多年来,中俄睦邻合作关系发展良好,1996年确定“平等信任的、面向21世纪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2001年《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的签署,将两国人民“世代友好,永不为敌”的真诚愿望和坚定决心以法律形式确定下来。而中俄边界问题的解决,把4300多公里的共同边界变成两国人民“和平、友好、合作、发展”的纽带。

在军事领域,中俄举行了多次双边或多边场合的联合军事演习,这是两国两军互信不断加深、合作关系健康发展的必然结果。2005年,两军在中国山东半岛举行消灭假想恐怖分子的“和平使命-2005”演习。2012年起,两国海军相继在各自战略水域举行“海上联合”演习,向世人展示双方在远海搜救、护航掩护等方面蕴藏巨大合作潜力。2016年,中俄联合举行反导防御计算机兵棋推演……经过多年磨合,中俄在联合组织大规模军演方面形成一整套行之有效的模式和规范,展现了两国军队很高的军事素质和技能,展示了两军高级指挥员和机关组织指挥联合作战的实际能力。

通过联合演习,中俄两军增进了彼此的友谊和互信,锻炼了部队,进一步提高了共同应对新威胁.新挑战,打击国际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和分裂主义的能力。

要强调的是,“西部·联合-2021”演习相关课目及其设定,是根据《联合国宪章》的宗旨,遵循公认的国际法和尊重别国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原则进行的,中俄两军合作不针对第三方,而是为了两军的学习与提高,加强两军作战协同,应对新挑战和新威胁,为地区和世界和平做出贡献。值得注意的是,双方动用了具有代表性的军兵种精锐力量,而且演习一体化程度高,集战略磋商、战役指挥、战术行动于一体,结合应对传统与非传统安全威胁,并且涉及多维战场空间。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由于着眼于未来,着眼于两国的共同利益,着眼于地区的安定和世界的稳定,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必将呈现出更高的水平、更深的内涵和更多的成果。

新民晚报记者 吴健 通讯员 常立军

编辑:包雍尔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