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却能理解

不同,却能理解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李荣   2021-09-12 16:01:37

人世间、历史上,看上去多的是不同。世代不同,民族不同,社会不同,民俗不同。即使同一世代,同一民族,同一社会,同一风俗下,男女不同,老少不同,行业不同,家庭习惯不同。但是,只要是人类,不同,归根到底,却是能理解。

平日翻书,读到意大利名哲维柯的一个思想,极有深意。他不同意有些思想家“强不同以为同”,不认为“凡是能用希腊语表述的,也能用拉丁语表述”。冬天不是残留的春天,夏天也不是初秋。初民神话是他们独有的世界观,并非完美“转译”成我们近世的文化语言即能“安心无忧”。不过,这位强调“不同”的思想家,却更为强调:不同,却是可理解。因为不论世代相隔是如何地遥远,毕竟我们都是人类,只要有人类“理解的同情”那一种真实和诚意,则再是陌生而不同的人类处境和想法,总有理解的可能。

记得曾经在钱锺书先生《容安馆札记》中看到过《淮南子·说山训》里的一句话:“将军不敢骑白马。”注家里有两种说法,一是认为白色显眼,怕被对方很容易就识认出来,一下暴露了。一是认为,“白,凶服,故不敢骑也”。这两个选项里,要选一个更好的,当然是第一个。原因就是,古今虽然大不同,却是可理解。

钱先生在札记中以他强大的记忆力与联想力,连类引用了古今的不少材料:《陔余丛考》卷四十曰:“盖惧其易识也。”《苍梧杂志》亦云:“古戎服上下一律皆赤色,恐战有伤残,或沮士气,故衣赤,使血色不得见也。”《瓮牖闲评》亦云:“军主不可自表暴,以防敌人之窥伺也。宋南渡以前,戎服犹皆用绯,绍兴末乃变而用皂色。”薛仁贵欲自显,乃着白衣。还有古希腊罗马的材料,亦言斯巴达人上阵衣红色以掩血迹。

将军上阵不骑白马,不暴露自己;军士戎服都一律红色,即使受伤流血,血的红色与戎服的红色混一,也便不会很明显,不影响到周围没有受伤的兵士的士气。这些想法和做法,离开现在实在太为遥远了,在周围的环境里根本没有了影子。但我们现在读到了这些材料,却还是因为有点“读懂”古人的心思而略微有点兴奋,甚至不妨因为远隔世代的那一点“创新意识”上的理解与相通,而给古人颁发一个“军事科技创新一等奖”吧。(李荣)

编辑:赵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