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得梅花一缕魂——走近恩师王文娟

借得梅花一缕魂——走近恩师王文娟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陆蕾梦   2021-09-14 14:49:41

我的老师王文娟走了,我许久许久缓不过神来,痛失恩师,我的心都碎了。

与老师在一起的点点滴滴都仿佛发生在昨天。2016年由史济华老师把我引见给王文娟老师,不久便正式拜师成了王文娟老师的弟子,这几年我和老师走得很近很近,越是走近越是被她的精神境界、艺术造诣、人格魅力、气质修养所感染,老师和我谈人生谈艺术谈思想谈做人,还倾囊相授我演绎了全本红楼梦中的林黛玉。

老师是智者,她曾对我提及林黛玉《咏白海棠》中的诗句“半卷湘帘半掩门,碾冰为土玉为盆。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老师说,我极喜欢这几句呢!细细思来,老师不也正如一枝 不趋荣利,坚强高雅的梅花么!

作者和老师王文娟

“我曾经是一个兵”

“我是党员,我的初心和使命就是要把为人民大众演好戏作为自己的终身事业来做”。在和老师的相处中我发现老师对参加过抗美援朝这段经历特别珍视,她和几个战友多次写信给中央首长,要求组织上能够认定她们曾经是 “一个兵”的经历。我问老师“几十年来您为什么在这个事情上这么执着?”老师说“因为这段经历让我懂得了人活着的意义和价值,它一直激励着我以后人生的道路”,老师告诉我“志愿军战士们在前线看了我们演的梁祝后纷纷写决心书表示,国家有这么优秀的传统文化、这么精湛的艺术,我们更要保卫好我们的祖国。听到战士们这么说,我觉得我们的戏演得真有意义啊!”优秀的艺术能培根铸魂,给人们以精神的洗礼和信念的力量。2018年9月在习主席亲自关怀下,中央军委总政治部派代表特地到老师家中看望慰问,并给老师送来了她们参加志愿军在部队工作光荣经历的证明。老师激动地接过了认定证明,我看见老师眼睛里闪着泪光,是啊,她终于实现了“曾经是一个兵”的愿望。

老师实现心愿的喜悦一刻

作为一个老党员,老师的组织观念深深扎根于心中,当老师了解到有段时间在我的工作和学戏安排上会有冲突的时候,她让我坚决听从组织安排,并答应任何时候她都可以教我,哪怕晚上都行。对我工作编辑的刊物,老师每期必看,并且读后还提问题:什么是长三角一体化,社区党建有什么特色等等,一方面她是学习了解时事政治的新内容,另一方面她也是表达对我工作的一种重视。作为一个老党员,老师的党性观念很强,对什么事可以暂时放一放,什么事必须亲力亲为,心里非常清楚,也很坚持。例如什么时候参加越剧院的政治学习、什么时候向党组织缴党费,她在挂历上早早就作了标注。我曾建议说,老师您年纪大了,党费可以由单位组织部门派人上门收的。但老师说“这个不行的,我是老党员,只要身体允许,我就要自己去,正好也可以看看大家。”到好几次我搀着她上三楼缴党费,想着老师90多岁了还时刻不忘自己党员身份,看着她那坚毅的眼神,我会一阵阵地感动,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一个老艺术家对党发自内心的忠诚和归属感。

常念师恩竺素娥

老师质朴善良有爱心,她对组织忠诚,对朋友真诚,对同事姐妹友爱,对学生弟子爱护,这是大家的共同感受。但唯有一件事儿却鲜为人知,那就是她不忘师恩,每年清明时节都要去祭扫自己的老师竺素娥。对竺素娥,老师一直怀有感恩的心:“我读到小学三年级就因为家境不好不再读书了,但我是家里的老大,应该承担养家的责任。竺素娥是我的表姐,也是我的老师,那个时候她已经在上海唱红了。为了能够赚钱让家人过上好日子,我12岁时就是跟着她从家乡来到了上海学戏,是她手把手地教会我学戏的。所以,我不能忘记她。”

老师尊师敬师、不忘师恩的美德深深打动了我、教育了我,最近几年我也一起陪着年迈的老师去陵园祭拜竺素娥师祖。我觉得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仿佛跟随老师穿越到很久以前的时空。2019年我们陪老师去扫墓时正巧遇见了竺素娥的女儿,她对我说:“听我阿姨说你正在跟着她学戏,你太幸福了,你要跟她好好学,我阿姨不论是唱腔还是身段武功都是最棒的,特别是她的红楼梦。”

越剧是需要传承的,正因为老师不忘师恩、传承并前行,所以她才能创造这么多的辉煌。这种尊师爱师的传统美德值得我们好好学习。

老师教我演黛玉

前几年苏州大众红韵戏社邀我出演全本《红楼梦》饰林黛玉一角。征得老师同意后我欣然接受。红楼梦是老师的代表作,能跟着宗师学演林黛玉那是我梦寐以求的诗与远方啊!如果说前面学演的折子戏是热身的话,那么整场红楼梦的学演,则是老师赐给我的一场幸福的体验。

整本《红楼梦》从黛玉进府、共读西厢、不肖种种、闭门羹、葬花到傻丫头泄密、焚稿等,老师一场一场戏帮我过。每一场戏老师都用心用情给我讲故事背景、讲林黛玉的心理活动。

教学中老师说“我对你要求要严格一点”。这让我受宠若惊,因为严是爱啊!老师越是严格我越能学到艺术的真谛!记得排练《焚稿》那场戏时,给我最深印象的就是在老师的启发引导下,我很快入戏,悲伤的眼泪止不住往下流。然老师在肯定我的同时又进一步要求:“蕾梦你的感情出来了这个很好,但力度还不够,你要想当林黛玉唱到‘这府中谁是我知冷知热亲’的时候她是多么地失望,整个贾府上下有没有对我好的?没有!”所以这个时候黛玉不光流的是泪,在她心里“流的是血啊!” “片言之赐,皆事师也”。经老师点拨,揣摩林黛玉绝望又孤傲的内心,我对人物的感受又更深了一层,我的情绪由悲伤转入悲愤、心痛、绝望……演戏必须进入人物的内心去感同身受,老师“台上演戏要复杂一点、精益求精”是至理名言啊!

2020年9月,住在病房里的老师和我通电话说“蕾梦啊,我今天午睡时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在教你《红楼梦.焚稿》,教着教着便哭醒了。”我听了被深深震憾到了,老师在梦里居然都这么用心用情。现在老师虽然离开了我们,但想起她的每一句教诲、每一个动作,我的泪水就禁不住往下流⋯⋯

老师口传心授

为了我参加红楼梦的演出,老师主动帮我联系戏服的定做,并对颜色的挑选、尺寸的修订都一一把关。对林黛玉的妆容,老师也亲自指导试妆。老师还千叮咛万嘱咐,去演出千万注意不能着凉,否则会影响嗓子发挥。为此老师特地送我棉衣,嘱咐在后台一定得披上不能着凉。老师无微不至的关怀对我来说就像定海神针,她给了我温暖和力量,使我有了勇气和底气。

在老师教授我红楼梦的时段里,我和老师一起走进了青浦大观园,呼吸历史、涵泳文化,感知人物。因为怕游客认出来,老师一直带着墨镜,但是老师的气场很大,不时会有游客盯上我们或跟着我们,为了老师安全,我们克制着绝不“剧透”。

我和老师边游园边谈红楼梦谈林黛玉。谈起林黛玉,老师赋予她极大的爱怜、理解和欣赏。老师读了很多与《红楼梦》相关的作品,她对林黛玉的一颦一笑一悲一喜研究得很深入,她是用自己学习的知识和感悟去塑造林黛玉的形象,而这个人物被老师演绎得如此精准、经典,其实这就是一种创造。

“林黛玉”把我领进了潇湘馆,真分不清是真还是幻

和老师留下了幸福的一刻

老师是智者,她对林黛玉的研究之深之透令我惊叹。她还非常熟悉林黛玉的诗,那天老师提及林黛玉《咏白海棠》中的诗句:“半卷湘帘半掩门,碾冰为土玉为盆。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老师说,侬想想看,这诗把海棠花描述得多么形象,多么拟人化啊!我也极喜欢这几句呢!

这般优雅抚琴的姿态不还是当年的林黛玉吗

无处不在的爱

到了耄耋之年,老师在学习方面仍保持着“年轻态”,依旧保持了一颗童心和好奇心,对各种新领域新知识都有着强烈的求知欲,正因为这样她突破了自己,能够沉下来把各种知识作为她艺术的养料。各种在老师身上我真正看到了什么是“我要学”,什么是“活到老学到老”。

老师关注的学习内容很广泛,看书看报看杂志,还喜欢历史、地理、书画等等,当知道我先生比较通晓历史地理,她像觅到了宝一样高兴,他们经常一起谈天说地,论古道今,乐在其中。平时只要有空,老师每周一次都会去文广局老干部俱乐部学习绘画。大家都称道老师笔下“功力深”,画的梅花、兰花、牡丹、荷花、菊花、仙桃、竹子等都生动鲜活,还获得了不少奖项。老师最后一次参加绘画班活动是2020年春节前的总结会,记得那天老师带头发言说 “我觉得艺术是相通的,只是品种不同,学画就像学唱戏一样,都先要有扎实的基本功。我的天资不够聪明,在学戏方面我很注意平时下苦功夫。现在学画也是,也要下苦功夫才行。” 老师举一反三地说,“有了扎实的基本功,才能去创新去发展。就可以根据自己的条件来做适合自己的事情并争取把它做得更好。比如徐玉兰大姐的声音很高亢,但是我的声音是中音区,那怎么同频去表现激动的地方呢?我就从唱腔的快和慢上着手,使情绪节奏都能适应都能跟上。”老师的发言赢得一片掌声。大家说,王老师这么大年纪了还这么刻苦学习,自我加压,已经非常不容易了,真值得我们大家好好学习。

总结会上老师带头发言 谈吐风趣

老师说戏曲也好艺术也好都是想通的,作为越剧大师她对其它曲种也很感兴趣,她注意吸收各个剧种的优势特点,灵活运用到越剧的唱腔中来。老师非常喜欢蒋月泉先生唱的“蒋调”,碰巧我爸爸也喜善“蒋调”,他特地把搁了几十年未用的琵琶拿出来,和老师一起切磋“蒋调”特点。两位老人一弹一唱,非常快乐。

老师韵味十足唱起了评弹《杜十娘》

 90后关怀90后。老师不仅关怀我,还非常关怀我的女儿王天楚—— 一个90后年轻的导演、编剧、制片人。老师很喜欢楚楚,她常说如果道临还活着该多好啊,说不定还可以在话剧影视事业上帮到楚楚。2017年6月,楚楚改编并导演的舞台剧《第8号当铺》要在上海美琪大戏院上演,老师得知后便说,“年轻人创业不容易的,特别是楚楚又做编剧又当导演,这个剧我要去看的”。当我们送票给她时,不料老师已经亲自到剧场售票处去购了票,并且邀请王小鹰老师等多个朋友一起去。这让我们太意外太感动了。当楚楚谢幕时报出两位老师名字,全场观众自发起身报以热烈的掌声。

这次惊闻老师仙逝,楚楚十分悲痛,她去灵堂给老师磕头,并在微信朋友圈写到“在我心中,妈妈的老师不仅是我崇敬的一位伟大的艺术家,更像是一位慈祥的奶奶,这样一位成就斐然的大师竟然如此真诚关爱我一个小辈,心中无限感恩。她曾对我说,艺术是真诚真情的作品。在缅怀的同时我要继承她艺术的初衷、保持着善与爱,用尽力量去创作,这是我回以珍视最好的方式。”

有老一辈艺术家的关怀,楚楚如沐春风

2020年老师住院后也一直很关心我,因为疫情我不能常常去看望老师,只能通过电话和视频问候她,几乎每次通话或视频老师都要跟我说“我出院后要教你孟丽君哦”,老师还说“我们也可以花园会”(即老师向护士长请假到医院的花园走走,我可以过去见她)。虽然我知道这种可能性不大,但我好感恩老师的厚爱。2021年春节前一天也就是大年夜,我去医院陪伴老师并给老师洗脚,在我的心里老师就像妈妈一样亲,那天老师很虚弱话有点少,但她一直慈祥地默默地看着我。最后一次见老师是6月27日,见老师状况不好我心里极其难受,我摸着老师的手,感受着她身体的温度,我好希望她能挺过来,可是……

老师,您不是答应我要出院后要再要教我《孟丽君》的吗? 无限伤痛笼罩着我。

我走近了老师,老师走进了我的心里。与老师相处,什么是真诚、善良和美丽,什么是单纯、纯洁和纯粹,老师都给了我答案。

我爱我的老师。(陆蕾梦)

编辑:王瑜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