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难伦敦获赠防身,辛亥革命后不忘英士赠作纪念——在上海探寻孙中山一把手枪背后的历史风云

避难伦敦获赠防身,辛亥革命后不忘英士赠作纪念——在上海探寻孙中山一把手枪背后的历史风云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章慧敏   2021-10-09 16:19:00

在上海公安博物馆,陈列着一件孙中山的遗物:一把他防身用的6.35毫米口径的勃朗宁手枪。这把枪号为464550的手枪为公博馆的镇馆之宝,国家一级文物。

(编号464550的勃郎宁手枪)

辛亥革命110周年之际,这把孙中山防卫的手枪,揭开了它尘封的档案,这是一则曲折的故事,仿佛带我们回到了百余年前的探索与奋斗、苦难与辉煌。

(孙中山先生)

两支枪和108发子弹

1956年2月8日,居住在卢湾区绍兴路18弄的居民萧绍芬来到绍兴路派出所。她此行是因为要从上海迁移到北京居住,前来主动将父亲萧萱生前保存的两支勃朗宁手枪以及108发子弹上交给派出所,与枪一同上交的还有父亲萧萱的亲笔说明,证明枪号:464550勃郎宁小手枪曾为孙中山先生使用。

萧萱生前保存的两支勃朗宁手枪以及108发子弹,现为上海公安博物馆馆藏)

萧萱曾是孙中山先生的私人秘书,如今他女儿又将父亲的纪念品——精心保存了几十年的孙中山护身手枪上交,绍兴路派出所无比重视,立即上交给了上海市公安局卢湾分局,1960年,分局又将这把枪上交给了上海市公安局……

1999年,上海公安博物馆成立,同时向社会征集文物收藏品。孙中山先生的自卫用枪再一次被提及。凭借当事人一系列来龙去脉的回忆以及寻找,终于在市局的枪械库中找到了枪号:“464550”的孙中山先生护身手枪,至此,划上了这件文物一个圆满的句号。

经国家文物局专家组鉴定,孙中山先生生前所用的手枪被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有关手枪背后那段波澜壮阔的历史也浮出了水面。

随身配备“小贝贝“手枪

1895年10月26日广州起义失败后,孙中山脱险后奔赴香港,然后又从香港取道美国檀香山,最后到达英国伦敦。

至今,在大英博物馆的文库中还保留着两张孙中山在100多年前留下的读者信息。他在阅览证上登记的是用英文手写的名字:“SunYatsen”(孙逸仙),身份一栏则填的是“医科学生”。

(孙中山先生被囚禁在驻英使馆一间窗上装有铁栅栏的10平方米小屋里)

孙中山先生是清廷的眼中钉,他没想到的是,自他在利物浦下船后就被驻英公使派出的私人侦探盯住了。孙中山先生遭到诱捕后,被关押在使馆一间窗户装了铁栅栏的十平方米的小屋里。在这危急关头,有人出面营救了,他就是孙中山学医时的老师康德黎。在他的鼎力相助下,前后一共被关押了13天的孙中山先生终于脱离了牢狱之灾。

(营救孙中山先生的老师康德黎)

伦敦是孙中山的避难地,但不是久留之地。康德黎在送孙中山离开时,将一把自己用的勃朗宁手枪送给学生以防不测,但孙中山从没动用过。只是到了辛亥革命之前,为了防身,他才听从同志们的劝说,随身配备了一把叫“小贝贝”的1906版的“勃朗宁”。从那以后,这把手枪就一直跟随着孙中山先生,直到他赠予私人秘书萧萱。

孙中山先生自1911年辛亥革命胜利后回国,至1925年3月12日逝世的近14个年头里,上海是他政治生涯最辉煌的舞台,也是收获爱情的地方,还是思想理论趋向成熟的地方。

萧萱是在1913年成为孙中山私人秘书的,他还是个显赫的风云人物:曾参加过同盟会,任众议院议员,军政府大本营秘书长,中央监察委员会委员。1929年,任湖北省建设厅厅长,1930年,任湖北省主席,日本投降后为国民党政府“国策顾问”。上海解放后的1950年,经柳亚子先生介绍,他被聘为上海市人民政府文物管理委员会特约顾问……

当年,因袁世凯胁迫国会选举他为正式大总统,正直的萧萱愤而辞去了国会众议院议员的职务来到上海,和党内同志们联名通电反袁,随后又与孙中山远赴日本。自此,他长期担任起孙中山的私人秘书,深受孙先生的信任和器重。

(萧萱亲笔信)

孙中山赠送给萧萱手枪的原由,萧萱也有亲笔说明:

此四寸“第四六四五五○号”小勃朗宁手枪,系本党总理孙先生亲自衣袋中取出授余者。缘陈英士先生于上海萨坡赛路(今淡水路)十四号寓内遇刺……总理闻耗惊问伤势如何,余言:“有弹贯入头额及颊内,不可救矣。”总理黯然。有间,即被衣,言自往视英士。有同志力阻,总理言:英士为党国死,吾岂可不一往视?”遂以此枪授余,令相从行事。后余将缴还,总理言:“即以付汝,长作纪念,共毋相忘英士之殉党国也。

长作纪念不忘英士

萧萱亲手书写在“中华革命党本部用笺”上的说明虽寥寥数语,但发生在幕后的故事却宏大而深远。只要一提起这个事件,就不能不表述事件中的主角陈英士。

陈英士是陈其美的字,他是位极具传奇色彩的人物。1878年出生的陈其美是浙江省湖洲人。1906年加入以孙中山为首的同盟会,他的崭露头角是在1908年从日本回国后在上海的活动。当时,徐锡麟、秋瑾被杀害后,上海的革命力量受到了严重的挫折,几乎停止了一切活动。此时,孙中山先生面临着种种危机:两广、云南的起义屡屡失败,同盟会内部意见分歧,上层发生严重分裂,光复会又重新自立门户……从1907年到1910年是同盟会成立以来最困难的时期。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以孙中山为首的革命党人打响了推翻清王朝的第一炮。消息传来,上海的革命党人加紧筹划攻打江南制造局,以策应武昌首义,其主要领导人就是陈其美等人。毫不夸张地说,陈其美是追随孙中山先生的坚定者,更是他的左膀右臂。

孙中山把自己的枪给了萧萱,权因陈其美遇刺事件,这一天发生在1916年的5月18日!

陈其美这样一位数次起兵讨袁的传奇人物,自然使袁世凯对他耿耿于怀,决定除掉陈其美。其实,袁世凯原本投鼠忌器,想以重金收买陈其美,专门派人给他送去了70万元,条件是必须出洋游历,陈其美当场就严词拒绝了。袁世凯忿忿表示这笔70万元就作为买通刺客的经费吧。

用什么计策来暗杀陈其美呢?

1916年5月18日下午,天下着雨。陈其美在萨坡赛路(今淡水路)14号的寓所里等待客人。对于今天要上门的客人他非常重视,因为当时中华革命党经费极其缺乏,陈其美整天为筹款的事发愁。而恰恰这时同盟会的同志李海秋要开设一家“鸿丰煤矿公司”,因为要购买开矿设备,便以一块矿地作抵押,向外国洋行借款100万元。但是,抵押贷款必须有沪上知名人士作担保,李海秋请陈其美做中间人。许下的好处是贷款100万元,可给陈百分之三十的回扣。陈其美一口答应了,约定当天下午李海秋将与另一同志程国端一起上门给陈其美认可合同条文。

一心想为党内补充经费,陈其美根本就没想到这是个刺杀自己的诱饵,更没想到李海秋和程国端已经叛变革命,堕落为袁世凯的鹰犬了。看到李海秋他们来了,陈其美迎上前去。而这时李海秋向杀手发出了行动的信号。两名杀手还没进入客厅就扣动了扳机,“砰!砰!砰!”好几发子弹一齐射向陈其美,他当即就到在地上,年仅38岁……

(萧萱父子)

萧萱在回忆中说道:他当时在隔壁房间,听见枪声跑过来看究竟,正好撞见歹徒夺门而逃。他们看到萧萱,便朝他开枪。萧萱在忙乱中是跳窗而跑的,他的第一想法就是赶紧回去报告孙中山。当时,萧萱和孙中山先生都住在环龙路(今南昌路)4号,这里也是中华革命党上海总机关部。从淡水路到南昌路,不过相隔几条小马路。

当孙中山闻讯陈其美被暗杀的噩耗后,当即问萧萱陈的伤势如何?萧萱回答他说,子弹射进了颅脑,已经没救了。孙中山悲痛难忍,披上外衣,任凭机关同志怎么劝阻,他执意要去探视陈其美。他对在场人表示,我还有什么可畏惧的?

就在这时,孙中山从衣袋里掏出护身的勃朗宁手枪交给萧萱,让他见机行事、以备万一。

孙中山见到陈其美时扶尸痛哭,悲伤至极,并亲自撰写祭文,誉为“生为人杰,死为鬼雄”。湖州碧浪湖畔至今还有孙中山先生亲笔题写的墓碑以及“成仁取义”“气壮山河”等坊表。评价之高、痛惜之情都是前所未有的。

那天,萧萱陪同孙中山回来后将手枪还给他,但孙中山没有接,反而对他说道:给你吧,长作纪念。我们都不能忘记英士的义举……

百余年前的这把孙中山先生的护身手枪如今正陈列在上海公安博物馆的展柜中。往事历历,但往事并不如烟,它折射出的是当年的风云际会,无限感慨。(文 / 章慧敏 图片由上海公安博物馆提供)

编辑:王瑜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