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日谈 | 叽叽喳喳话麻雀

十日谈 | 叽叽喳喳话麻雀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资承   2021-10-13 18:02:20

说起麻雀,许多男生会想起小时候拿着弹弓悄悄走到树下弹麻雀的情景,屏住呼吸,睁大眼睛,奋力拉开弹弓,弹丸像子弹一样飞出去了。紧张、兴奋、刺激,现在的男孩是体会不到的,因为麻雀属于保护动物了,再也没有惊弓之鸟了。

麻雀似乎是与农民走得最近的鸟,田野、乡村是麻雀成群集聚的地方,无论农民迁徙到哪里,麻雀总会跟随而来,不嫌穷乡僻壤,总是叽叽喳喳,欢呼雀跃。麻雀没有亮丽的羽毛,一副乡土的样子,是鸟中的平民。但麻雀机灵活跃,生存力强,跳来跳去,一年四季充满着活力。村里人觉得麻雀多了烦,没有麻雀又嫌太静。

过去,在乡间麻雀既是一道美味,又是一种药材。村里的老人说,冬天吃麻雀是滋补的,《本草纲目》中说麻雀有“益气、暖腰膝、益精髓、滋养五脏六肺”。所以,乡村农闲的时候,捕鱼捉虾打麻雀,是乡亲们改善伙食补充动物蛋白质的一种方式。

黄浦江上游的五厍地区,乡间就有农闲捕捉麻雀的传统。每年冬闲的时候,村民们三五一伙,摇船到苏浙皖一带去“摇麻鸟”。他们先到乡村去侦察雀情,哪里竹园多,哪个竹园里麻雀叫得响,待黄昏过后,鸟儿入睡,就兵分两路,有人在竹园的一头高高地撑起一张大网,网的后面挂着一个马灯(一定要在月黑之夜),有人在竹园的另一头不停地摇着竹子,大声吆喝,驱赶麻雀,麻雀梦中惊醒,急急忙忙向亮光处逃窜,纷纷落网。那时,五厍麻雀是出了名的,每年向上海野味采购供应站提供上百万只麻雀,据说是出口到香港及东南亚地区的,因为换得了外汇,捕麻雀农民得到了奖励。

五厍地区历史上是泖田,芦苇多,麻雀多,当地人有捕捉麻雀的经验,久而久之,成了一个小小的产业,习惯变成了传统。这种传统历史到了2000年应该终结了,因为这一年国家把麻雀作为二类保护动物,可是还有个别村民不知是侥幸心理,还是不懂法律的威严,还是我行我素捕捉麻雀,结果被抓坐牢。以前捕麻雀有奖励,现在捕麻雀要坐牢,这些捕捉麻雀的高手,不知想了多少个夜晚才想通。

也许麻雀是鸟类中最有争议的鸟儿,命运也有点坎坷。以昆虫为主食的它,有时也与农民争食,特别是在稻谷成熟的时候,成群结队的麻雀,吃着灌浆将熟的稻谷。在大抓粮食生产的1958年,麻雀被列为四害之首,于是围捕、驱赶,敲锣打鼓要除四害,麻雀惶惶不可终日,数量日益减少,这是麻雀最艰难的日子。鸟少了,虫多了,科学家站出来为麻雀辩护,说它吃害虫多,吃粮食少,功大于过,终于在1960年麻雀从四害中除名。当时有人称,科学家为麻雀翻案,比给曹操翻案意义大。

麻雀是普通平凡的小鸟,但习性群聚,雀多势众,吃害虫也多,从这个角度说它还是庄稼与树木的卫士。养猫捉老鼠,养狗防贼,也要花成本喂养,麻雀主要吃虫,偶而吃一点粮食也在情理之中。据说1860年美国波士顿地区农田连年发生虫害,后来从欧洲引进了麻雀,三年之后,麻雀成群结队,控制了害虫。因麻雀吃害虫有功,人类专门为麻雀立了“麻雀碑”。

秋天到了,又是稻谷将成熟的季节,正是麻雀肥壮的时候,但现在麻雀胆子大了,不担心被人捕捉了,人类还立法保护它们,友善共处。麻雀若解人意,真的是要欢呼雀跃了。(资承)

编辑:王瑜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