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婚啼笑录

催婚啼笑录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楼琼莉   2021-10-14 13:58:20

今年国庆黄金周刚过,一上班,手机就开了锅,一个手机号还没接就断、继而又响,如此往复,总算接通了:“楼老师吗?不好意思啊,我是一位妈妈……”原来,其儿36岁了,不肯找对象,年年催,就是不理不睬。请亲朋助攻,结果,回票打得无人肯出面了。

按老妈妈恳求,我依她提供的手机号打过去。“哪位?”“我是你妈妈的朋友,想跟你聊聊。”他听我说了身份,立马发飙:“催到婚介所啦?”随即关机。唉,打了一个哑炮!

这类情况看多了,见怪不怪,只是心痛上了年纪的家长。2018年元旦后,秦老伯辗转来到梅园婚恋,请我扮演他老同事的女儿,跟他的女儿先认识。其女33岁,很优秀,碰到过几个所谓“渣男”,从此不管父母再如何催促,就是不肯相亲。哎,跟我还谈得来,加了微信,直到她注册做会员,半年里沟通交流不断。后来她有了孩子,还跟我保持联系。

说起来,凡年龄线越过25岁,多有被催婚的经历,节日放假、婚礼宴请等,都是催婚的由头,且程度随着年龄增长加剧。想想也是,00后家长都上阵催婚了,以避免“择偶误机”,何况大男大女?当然,爹娘借机、借题发挥,是否有成效,就看子女的情商和见识了。32岁的小林,是搞大数据的,背个吉他,独自前来报名注册。2020年“五一”那天,王叔叔跟他语音通话,告诉他,侬爷娘以前参加过同学聚会。结果,大家讲儿子儿媳、女儿女婿、孙辈小囡,只有伊拉两家头插上不话……从此闭门谢客。“当晚,我弹唱了一首印尼民歌《宝贝》,声明我节后就到梅园婚介去,老爸激动得身体颤抖,老妈哭了!”今年中秋,小林跟一个做新媒体的姑娘结婚,多次将照片发我,看上去蛮恩爱、蛮幸福的。

迁怒者于婚介的,也碰到过。2019年年初一天,小迟姑娘进门就点我名,气呼呼的。我事先得到其母“情报”,忙端上茶:“你妈讲你要来,向我展示一款新潮包包。”小迟背的包,米色、皮质、大气,蛮亮眼。“不要听伊瞎讲,一天到晚催婚催婚的,烦煞了!”姑娘气未消,但有点得意了。我马上话峰一转:“包包翻新容易,婚姻却关乎一辈子。如果有爱你和你爱的人,相守一辈子,才是真的幸福。”“一个人不好啊,为啥要结婚?”口气软了。我趁势顶上去:“岁数越大越难找!父母怕啥?怕你孤独终老……”正好来个电话,我转身接听,小迟闪身走了。一个月后,妈妈陪她来注册;两年半后,她和丈夫抱着宝宝来看我们,还忘不了包包这个“笑点”。

男生小曲也过了“而立”,是公司中层干部,因怕催婚,带着拉布拉多搬到为他准备的婚房住了。那天,我依约随两位家长,在一家咖吧跟小曲见面。聊着聊着,话题落到狗狗上。“就找一个爱狗的女生,行不行?”他双眼放光,答应试试。一年后,母亲来送喜糖时,满面笑意,在我们南泉路总部楼上楼下跑,感谢红娘们。临别,她跟我讲了一句悄悄话:“儿媳爱狗爱猫,成就了一桩婚姻。不过呢,怕她以后也为这个,不肯生孩子。我的要求不高,起码要生一个!”

我轻轻吁了一口气。是啊,父母的忧虑,总是计长思远,沉甸甸的,穿透时光。在空前的社会经济发展中,老一辈坚守着传宗接代、家庭延续的核心,务求将美满姻缘注入美好生活;而新的一代代青年却观念多元,有的还十分任性,不好说服。因此,婚恋领域的冲突时有发生,催婚的啼笑悲喜也难以避免——就让我们一起来共同面对,努力解决吧。(楼琼莉)

编辑:赵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