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有憾记

旅途有憾记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肖振华   2021-10-16 10:19:54

旅途上,很多景色错过就错过了,旅途有憾是常态。然而,有时又“憾中有幸,憾中大幸”。

这天是1989年11月16日,晚上船靠码头,准备在万县过夜了。参与了第四届全国发明展览会后,我弃机取舟,从重庆登上江渝20号客轮,只是为了看一眼三峡,目睹我儿时能诵的郦道元,“自三峡七百里中,两岸连山,略无阙处,重岩叠嶂,隐天蔽日……”

不料夜晚睡梦中,似觉船身在移动,翌晨5点多起身看时,果然船已驶入三峡,白晃晃的探照灯照射在两旁的峡壁,眼前“巫山巫峡气萧森”。船舷上站满了游客,一片唧唧喳喳的不平声,不知道客轮为什么连夜开拔、突然起航?到早上7点天亮时分,巫峡已是尾声,我们顾不上吃早饭,痴痴地望着两岸美景,恋恋不舍地目送西陵峡渐渐远去。

直到1994年底建坝前,我再也没有机会去三峡,时至今日,还在为与昔日的瞿塘峡夔门、巫峡西口的失之交臂,深深抱憾不已。旅途上,很多景色错过就错过了,所谓“留一点遗憾,许一次再来”,只是自我安慰,只是排解怅憾的说辞。且不说时过境迁、沧海桑田,那些景色是否留得住,就说岁月匆匆,再次成行的几率能有多少?

2018年6月末,我们去加拿大,在多伦多游玩了西恩塔和湖心岛,便去卡萨罗马古堡。这座由300个工人耗费近3年时间,汲取欧洲中世纪城堡精华的古堡,是一处引人注目的名胜。我们下午驱车赶去,不想城堡在4点30分早早地闭门了,迟了不到10分钟,遗憾地被拒之门外。从加拿大去美国,一路向南到了基韦斯特,很想去那里的艺术与历史博物馆,这座红砖小楼被纳入美国国家史迹名录,里面丰厚的藏品介绍西礁岛历史、艺术和建筑。但还是下午的4点30分,又一次将我们拦截在门外。

旅途有憾,除了因为时间掌控不当,更多的是不可预知因素作祟,今春的贵州之行便是如此。毕节的百里杜鹃,四十余种杜鹃花应是千姿百态,竞相怒放,铺山盖岭,轰轰烈烈,但才4月中旬,我们看到的已是花凋枝残,零落成泥,当地人相告,每年的花期有差异。荔波的水上森林,数十种珍奇树木,全都植根于水中的顽石上,石上有树,水流树静,展现出一幅动与静的奇妙景观,但我们却被告知,水上森林在整修……人在旅途,总企望“相随东山乐,及此身无憾”,但现实常常告示我们,无憾不成游。你得接受憾事,接纳失落。而有时候你会发现,有憾也有幸,错过了傍晚的落日,说不定清晨你已经看到了鲜亮的日出。

2011年10月下旬,我们去尼泊尔,那里的三个杜巴广场,荟萃了贡献世界的辉煌文化遗产。上午我们去加德满都杜巴广场,五十余座寺庙和宫殿,让人应接不暇,叹为观止。下午去杜利凯尔,途中在更宽阔的巴德岗杜巴广场逗留。铺天盖地的鸽子在寺塔上盘旋翻飞,马拉王朝的55扇黑漆檀香木雕花木窗,雕刻精美、富丽堂皇的黄金大门,还有许多各具艺术特色的宫殿、庭院、寺庙、雕像等,一座中世纪尼泊尔艺术精华宝库。遗憾的是,我们在此仅停留了一个小时,来不及细细观赏,甚至来不及好好拍照,被导游催促着匆匆离去。更遗憾的是,一别竟是永远。2015年4月25日的8.1级地震,摧毁了尼泊尔大量的古建筑,电视新闻里那些眼熟的古迹,瞬间成了一片触目惊心的废墟……英国著名旅行家鲍威尔曾说,“就算整个尼泊尔都不在了,只要巴德岗还在,就值得你飞越半个地球来看它。”但直到今天,巴德岗整个广场还如同一个百废待兴的工地……

那天我在一个旅游群里,发了很多张我们在加德满都的留影,并写了一段引发众人共鸣的文字:有时候,景在,人不在;有时候,景不在,人在;所以我们要努力抓住景在、人在这样的时候,尽力不留下遗憾。尼泊尔之行当然有遗憾,很多胜景都是匆匆一瞥、未经细读,但憾中有幸,憾中大幸。“游人苦憾日已晚,青山自与云为期。”遗憾与幸运的互为交织和交替,或许正是人生旅途上独具魅力的风景。(肖振华)

编辑:钱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