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论坛丨埃塞俄比亚内乱背后的美国阴影

环球论坛丨埃塞俄比亚内乱背后的美国阴影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李兴刚   2021-11-11 15:45:00

联合国日前向国际社会发出警告,埃塞俄比亚爆发内战已是“非常现实的危险”。目前,“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提人阵”)正考虑进军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而埃塞政府已宣布国家进入为期半年的紧急状态。经济社会发展曾令世界瞩目的埃塞何以陷入当前的悲剧?域外大国在其中又扮演怎样的角色?本期论坛特请浙江外国语学院东方语言文化学院副教授,环地中海研究院研究员李兴刚解答。


非洲样板光环不再


:埃塞俄比亚怎么从“非洲样板”陷入内部冲突?

:具有三千年文明史的东非国家埃塞俄比亚,有过其引以为傲的辉煌过往。作为非洲大陆的第二人口大国,埃塞俄比亚在以梅莱斯为首的执政党“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民主阵线(埃革阵)”的强有力领导下,在本土化发展道路与模式的探索进程中,通过吸收和借鉴其他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中国改革开放实践所取得的成功经验,有效地实践一系列得力的政策举措,比如制定五年计划,设立特区,建立经济强市,实施基础设施建设,吸引外资等。

进入21世纪后,埃塞俄比亚在短短二十余年里就取得了非凡的发展成就,年平均经济增速甚至高达10%以上,经济总量翻了十倍,儿童死亡率下降了40%,被誉为“非洲发展的样板”。这一切使得拥有非盟总部这一政治高地的埃塞俄比亚成为非洲大陆最安全和最有发展前景的国家之一。

图说:埃塞俄比亚政府军士兵。 本文均为GJ图

遗憾的是,在梅莱斯2012年去世后,埃塞俄比亚国内原本得到抑制的各类矛盾尤其是族群矛盾开始滋生。埃塞境内有80多个族群,其中以奥罗莫人和阿比西尼亚人为主。在埃塞的历史权力谱系中,奥罗莫人长期处于边缘地位。伴随埃塞文明的南扩,阿比西尼亚人的提格雷分支则与该国的离权力中心渐行渐远,而同属阿比西尼亚人的阿姆哈拉分支成为唯一特权群体。从一定意义上讲,埃塞文明南扩过程也是其民族问题发端和演变的过程。

20世纪90年代前,埃塞的高压政策在某种程度上抑制了民族矛盾的凸显。1991年“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民主阵线”执政后,梅莱斯在充分尊重各民族利益基础上打造了联邦制国家。然而1996年宪法中有关“民族地方州被赋予从国家分离出去的自决权”可谓今日埃塞冲突的祸根。


族群矛盾引爆冲突


:埃塞俄比亚国内族群冲突是如何激化的?

:现总理阿比2018年上台后曾在内政外交上推出不少颇受赞许的政策举措。为迅速解决与邻国厄立特里亚之间的边界纷争,阿比果断宣布放弃对有争议地区的主权要求,并将全面执行联合国支持的2002年和平协议。面对阿比政府挥舞的橄榄枝,厄立特里亚亦立即做出了积极的回应。双方的和解水到渠成,阿比历史性地解决了埃塞俄比亚前政府遗留下来的边界问题。此外,阿比在经济开放、反腐败、推动敌对组织和解问题上的一系列政策举措,在一定程度上也让许多埃塞俄比亚人对未来前景充满了期许。

但是,由于各族群均自认遭遇压迫和不公,族群矛盾已然成为埃塞稳定的“火药桶”。尤其是与阿比同族的奥罗莫人在阿比登台后颇感未来可期,甚至有“奥罗莫至上”的非分之想,对联邦政府构成了巨大挑战。

图说:提格雷地区一名在冲突中受伤的平民。

为平衡各方利益,阿比在2019年12月取消了30年前由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提人阵)、阿姆哈拉民族民主运动、奥罗莫人民民主组织和南埃塞俄比亚人民民主阵线四党组成的执政联盟“埃革阵”,成立“繁荣党”。对此,此前位居联盟核心地位的“提人阵”认为阿比此举是在全方位排挤和边缘化自己,于是与之分道扬镳。在“提人阵”看来,繁荣党的成立并不符合法律程序,因此不能参与大选。

而联邦议会决定推迟原定于2020年8月举行的全国大选,让本就不满的“提人阵”更加愤懑不平。在其看来,阿比以新冠疫情为由推迟全国选举,只是为了继续掌权。因此,“提人阵”单方面决定去年8月在提格雷州举行地区性选举。这种无视中央政府权威之举自然没有得到中央政府的承认,“提人阵”与联邦政府的关系也进一步恶化,并最终升级为全面军事对抗。

去年11月4日,“提人阵”武装袭击了埃塞国防军兵营,将提格雷地区危机送进了相互间暴力冲突的深渊。持续一年之久的冲突到目前已造成数千人死亡,超过200万人流离失所,至少500万人急需人道主义援助。


美国插手无助和解


:外部力量怎样影响埃塞俄比亚此次冲突?

:埃塞此次国内冲突的背后,美国一直试图插手。长期以来,埃塞同中国的友好合作,尤其是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鼎力支持令美国十分介意。梅莱斯2012年去世后,埃塞国内政治态势逐渐改变,令美国捕捉到了撬动埃塞既有发展道路的机会。

2019年,阿比因促成与邻国厄立特里亚的历史性和解获得诺贝尔和平奖。阿比的个人功绩不容忽视,但美国的推手作用也不可或缺。不过,尽管美国示好在前,但特朗普政府的“美国优先”战略,尤其是一些美国盟友在其“责任分担”借口下纷纷被敲诈勒索的先例,令阿比政府不敢也不愿全面倒向美国。原因很简单,同中国友好合作带来的巨大发展和现实利益,美国并不能提供,2016年通车的吉亚铁路即是明证。

因此,阿比采取了“小国离岸平衡手”策略,即在一定程度上亲美的同时,也不过分疏远与中国之间既有的发展合作。然而,阿比的“两边示好”之举并不足以满足美国在非洲大陆企图遏制中国影响力的战略诉求。而在埃塞此次国内冲突上做文章,就成为美国警告阿比政府的一张牌。

今年3月,美国开始密集炒作埃塞政府正在提格雷地区进行种族清洗运动,埃塞政府对此予以否认。值得一提的是,11月3日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公室和埃塞俄比亚人权委员会的联合调查组结论亦没有将提格雷地区冲突称为种族灭绝,也没有将侵犯人权的行为归咎于一个群体。

但是,美国仍两度挥起了制裁大棒。5月下旬,美国第一次针对埃塞政府官员及他们的一些厄立特里亚盟友实施制裁。一个月之后,埃塞国防军决定单方面撤出提格雷地区。虽然阿比政府的单边撤军之举是否是制裁之果,尚无定论,但可以肯定的是,此举并没有让冲突结束,反而使得冲突进一步扩大。9月17日,美国再次以侵犯人权为由针对冲突双方相关人员宣布新的制裁。但这种制裁对于缓和提格雷地区冲突依然于事无补。

上周日,数以万计的埃塞俄比亚人在该国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的梅斯克尔广场集会,表示对阿比政府的支持,并谴责美国和西方媒体的所作所为。示威者谴责美国是插手该国事务的“外部势力”,痛斥西方媒体是“假新闻”,还有的抗议者称,美方呼吁停火谈判是“像对阿富汗那样”对付他们,不过美国“永远不会成功”。

图说:埃塞俄比亚民众举行集会,祈求和平。


冲突前景依旧难测


:此次冲突是否有望短期内解决?

:目前,“提人阵”武装随时有可能进军亚的斯亚贝巴,阿比政府也拒绝妥协。埃塞俄比亚将何去何从,仍有待观察。

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埃塞俄比亚的国内冲突极有可能失控。而美国的实际行动,不仅丝毫无助于埃塞国内的稳定,还很可能让这个原本充满希望和发展前景的非洲第二大国“巴尔干化”。上周五,埃塞俄比亚9个在野党团在华盛顿签署组成反阿比政府联盟协定,协定称将经由“谈判或武力”迫使阿比组建过渡政府。

美国总统拜登几乎同时发出警告说,他将撤销埃塞俄比亚参与《非洲增长与机会法案》(AGOA)项目的资格。AGOA项目允许非洲国家免税向美国出口部分商品。埃塞政府表示,该项目为本国创造了20万个直接就业岗位和100万个间接就业岗位。美国一名高级官员称,如果埃塞俄比亚的AGOA优惠被撤销,责任完全要由阿比政府来承担。但埃塞俄比亚外交部的声明明确表示,“不公正地破坏无辜公民的经济民生,不会为冲突带来和平解决方案。”

对于经济基础仍旧薄弱的埃塞而言,来自美国的任何经济制裁都可能使数百万人的经济状况进一步恶化。而经济的恶化将直接导致国内矛盾进一步尖锐化,阿比政府也势必面临更大的执政压力,并在埃塞内部催化一个自我持续的不稳定循环。而人道主义危机的加剧,只会为美国介入埃塞俄比亚国内冲突提供新的借口。

美国如此对阿比政府施压,目标有二:其一是惩罚埃塞俄比亚的“小国离岸平衡手”策略;其二也是杀鸡儆猴之举,籍之向非洲其他国家表明,对美国而言在此地区非友即敌。

美国的意图能否实现,取决于如下两点:一是埃塞政府能否有效掌控该国主要区域;二是国际社会是否会采取行动,通过抵消美国孤立阿比政府的企图来帮助阿比政府度过当前危局。

编辑:杨一帆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