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艺评丨“路遥们”对路遥的致敬

新民艺评丨“路遥们”对路遥的致敬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于涛   2021-11-13 13:26:19

话剧《路遥》剧照

作家路遥以对文学超乎寻常的虔敬,创作了《人生》《平凡的世界》《早晨从中午开始》等一系列作品,用健康与生命完成献祭,在42岁的年纪走完了自己充满苦难与艰辛的人生,用自己在平凡世界中的体认、感受与期待饱含情感地歌颂土地、劳动、苦难与奋斗,为那个孱弱又蓬勃、混沌又昂扬的时代和身处于那个时代的悸动生命带去无尽的抚慰与鼓舞,成为不可复制的时代记录者和难以超越的心灵书写者。

话剧《路遥》的创作者们都是在各自领域取得不凡成就的文艺家,从年龄和经历上看,都不可避免地被路遥的作品所影响、所震撼、所鼓舞,他们有着与路遥相同或类似的心理和情感结构,他们是一定程度上或某个方面的“路遥们”,他们为观众提供的一把打开和进入路遥思想与情感“大门”的“钥匙”。

话剧《路遥》的时间起点是1985年。路遥1982年发表的中篇小说《人生》获得巨大成功,改编的同名电影获得了1985年中国电影金鸡奖。电影的传播力巨大,连路遥老家郭家沟村的场院上都在放映。此时他已创作完成了《平凡的世界》第一部,他对这部作品寄予厚望甚至踌躇满志,但却意外地不被看好而无法出版。看得见、听得到的一举成名、声名远播和看不见的内心煎熬、自我怀疑撕扯着他。老家亲朋提出的远超他能力的请托、潜心创作长期疏于家庭责任而造成与妻子的隔阂与疏离,都让他无力支应。让路遥在这个内心风雨飘摇的时间登场,创作者就是要抹去这位“著名作家”头顶的光环,置他于火上灸烤,让观众看到他的脆弱和无力,看到他最终的坚定和无畏之前有过的动摇和试探。

剧作者不仅把人物的心理过程呈现出来,更是加重对人物挫折感的强调——《平凡的世界》出版获奖,在人民大会堂领奖并发言,这些路遥人生的高光时刻只是点到为止、一笔带过,反而用更多的笔墨落在研讨会上受批评、无钱买烟的困窘、不得已为暴发户写传记、领奖没有像样的衣服、收到获奖消息同时妻子提出离婚、借钱去北京领奖,甚至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还在忧心将要出版的文集无人预订……这种巨大的反差让人心酸,也引人深思。话剧要表现的不仅是当年路遥坚持现实主义文学创作的艰辛、时代背景下个人选择的不易和两难,更要反观今天坚持严肃的文艺创作,坚持文学艺术是对人心灵的挖掘和现实情态的描摹的创作理念,坚持不被资本、媚俗等势力和风气所收买的创作态度是多么必要。而这些思想和观念,正是创作者们在今天讲述这样一个“路遥故事”的动机和用意所在。

话剧《路遥》是与路遥惺惺相惜的“路遥们”为他献上的一首挽歌,这其中有诗意,有敬意,也有一份清晰的自我指认。通过全息投影和多媒体技术呈现奔腾不息的黄河浪涛、气势磅礴的黄土高原、摧枯拉朽的漫天狂风,以自然环境来象征人物艰难的生命历程和澎湃的生命激情,以不断重复的黄河纤夫近乎匍匐地拖拽前行作为人物生命姿态和创作追求的意象表达,并在结尾处由路遥亲自拉纤而强化这一意象,配合着深沉恢弘的音乐,这种高情感浓度的呈现饱含着创作者对路遥在逆境与挣扎中顽强奋斗与自我献祭精神的高度礼赞,也表达了一份深深的理解与认同。(于涛)

编辑:陆玮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