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客户端

飞入寻常百姓家

下载APP

十分上海·岁月特辑 | 小小门市部里上海人的“生活经”:“零拷”不光实惠,而且不浪费

十分上海·岁月特辑 | 小小门市部里上海人的“生活经”:“零拷”不光实惠,而且不浪费飞入寻常百姓家

社会 2020-09-14 08:38:00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新民晚报视频摄影部  

新民晚报“上海时刻”出品

【新民晚报·新民网】曾经的上海,一百样东西都可以“零拷”。油盐酱醋腐乳酱菜,大米火油黄酒白酒……这样的零售模式,让商品能够以最小计量单位起购。

随着城市发展,有的“零拷”店渐渐消失,有的“零拷”店还在“发光发热”。要问为什么?本期《十分上海》里,藏着这个习俗背后的市民“生活经”。

小小门市部,“零拷”洗衣液很火爆

早上8点半,位于杨树浦路上的上海制皂有限公司门市部开门了。

市民孙先生带着三个空桶外加一个空塑料瓶,指着价目表说:“拷三桶洗衣液,拷一瓶洗手液。”这个小店,他一来就是20年。

店长王世海熟练地接过空瓶,从分门别类的圆桶中往里灌洗手液。“‘做人家’嘛,我们这辈人从小‘拷酱油’是家务。”孙先生说自己一年起码来个五六趟。

骑着自行车,68岁的秦阿姨目标是“重垢洗衣液”。她面对镜头总结:“上海人讲究‘乐惠’,首先这里有价格优势。其次这塑料瓶还能反复用。你看我用几斤拷几斤,还不浪费!”

一回不够,秦阿姨又来一回,原来还有任务,“每次都会帮家里人带,我们四姐妹,一个电话过去说‘我拷好了’,周末大家就要聚聚了。”一次零拷就是一次聚会,她笑称,“她们会带着空瓶过来,十几个瓶子总归有的。”

就说话的功夫,又来了两位市民。一打听,是从浦东五莲路坐摆渡船来的。小小门市部里,热闹不断。

老爷叔讲授“肥皂那点事”

王世海介绍,这家门市部可能是上海最后一家能“拷”到洗衣液的店了。“30年前我在制皂厂里,这家店就在了,到了换季,早上可是排队等开门的。”在他看来,“零拷”的延续离不开市民认可与喜欢。

除了有零拷洗衣液、洗洁精、洗手液等,“上海药皂”、“蜂花檀香皂”、“固本洗衣皂”等本土老品牌也都是市民的心头好。

70岁的谢老伯利用购物间隙回忆往事,“过去我在安徽插队落户,从上海带块固本肥皂去,当地老乡从我这儿换半块,用的是半头猪呢!”

他表示如今依旧中意“零拷”并不是因为差钱。“我和老伴退休工资加起来过万,拷是习惯,用是情怀,固本皂在这里买一块用好久呢,多节约。”

现场,他还不忘传授我们“生活经”。谢老伯用“蜂花檀香皂”举例,“以前哪有什么樟脑丸,衣橱里放一块香皂,不会生虫还能飘香,香皂两用特别灵。”

下午4点半,门市部准时关门了。蓝底白字的价目表、五花八门的塑料瓶、充满回忆的老品牌……过去的“零拷”生活有些窘迫,但记忆里的持家与节俭成了习惯,上海人也因这些“小乐惠”获得了最实在的快乐。(新民晚报视频摄影部)


编辑:高飞
举报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