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墨千秋

笔墨千秋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王琪森   2021-11-23 19:39:09

春华岁月,时光交替,常常会凸显艺术的价值、文化的责任与社会的使命。当《上海千年书法文化图史》(近现代卷)的责编张恒烟打电话告知我,该书即将付梓出版后,我内心是高兴且激动的,历时七年多,如今终于可以硕果有成了。

记得2014年枫叶含丹、金桂飘香的时节,时任上海市书法家协会主席的周志高召集陈燮君、孙慰祖及我等几个人开会,主要是商谈关于筹备、写作、出版《上海千年书法文化图史》的事宜。应当讲这是一项书法文化艺术的大工程,彰显了一种盛世修史、文昌作典、艺盛撰记的人文理念与历史意识,亦填补了上海千年书法发展史的空白,具有文化建树意义及艺术文库效应。

《上海千年书法文化图史》分为四卷:古代卷(从史前至1840年),近现代卷(1840至1949年),当代卷(1949年至今),篆刻卷(从西汉至近现代)。而我负责担任主编的近现代卷,是内容甚丰、体量甚大、涉及甚广的。上海从1840年中国近代史开端至1843年上海正式开埠,迅速成为“江海之通津,东南之都会”的开放型城市。特别是从清末民初,崛起了以吴昌硕为领袖的海派书法家群体,如陈三立、陈宝琛、沈曾植、康有为、曾熙、李瑞清、张骞等,他们是大师中的大师,名流中的名流,共同奠定了海派书法碑帖相融、古今兼容、多体共存的崭新格局,真正形成了海派书法的鼎盛期。

应当确认:正是海派书法的崛起,标志着中国古典书法史的终结,中国近现代书法史的开端,这正是一个历史大背景与人文大环境大嬗变后所出现的大转折。唯其如此,与这种大转折相对应的是海派书法的艺术发展、笔墨呈现、流派谱系乃至社会效应也发生了具有近现代史意义的大变化,与之相应的社团组织、展览举办、出版印刷、画廊笺庄、润格市场、教育授艺、文房笔业乃至收藏鉴赏、对外文化交流等全面兴盛,成为当时全国书法界的中兴之地。这正是一种文化艺术的繁荣而随之出现的物质化形态的人文昌盛与社会化层面的产业发展。

《上海千年书法文化图史》(近现代卷)的编辑宗旨是以史载图、以图证史、以论述艺,探幽抉微。其文字量、图版量是相当浩繁的。既定目标是以图史的形式展示上海近现代书法的兴起、发展、演变、成就等。以纪年的方法介绍人物、纪事、社团、展览、教学等,从而以观澜索源、振叶寻根的理念,整体性、概要性、史学性、学术性、文献性地展示上海近现代书法的艺术成就、书学影响及历史地位。

为此,本卷尽量采用最新的研究成果,最新的理论概念及最新的学术评述。如在《人物》中,对于吴昌硕,以往都认为他是1911年岁末定居上海,但据史料确切考证,他是1912年5月才定居上海的。1925年“五卅运动”暴发后,这位年届81岁的体弱多病的老人带头捐画以作声援,并写下长诗愤怒谴责殖民者的血腥暴行,这也是过去未曾提及的。在《画廊》中,则对近现代上海众多的画廊进行了业界梳理和专业评判。在《润格》中,对海派书法家的润格作了不同类型的展示,从而凸显了海派书法家的经济形态与鬻书生涯。在《教育》中,则是第一次对上海的书法教育作了历史性的回顾,呈现了海派书法教育已打破了传统的私塾化、师徒式,引进了近现代教育机制,在教学结构、课程设置、师资配备、教材使用等有了具体规定,并在清末的南洋公学(1896年)及民国初年的上海美术专科学校(1912年)等高等教育中,设立了书法科目。在《收藏》中,对海派收藏的大家作了介绍与评述,如庞元济、吴湖帆、张葱玉、张大千、王季迁,他们是真正意义上的大收藏家,不仅都藏有国宝级的珍品,而且均有研究著述,这是一段曾经被忽略的辉煌史。在《海派书法家作品评论》中,对海派书法名家的作品进行了言简意赅、精到客观的评论,以作历史的存照。笔墨千秋,书法永恒。(本文为《上海千年书法文化图史――近现代卷》后记,有删节)(王琪森)

编辑:赵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