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读 | 冬天阳光最宜人

晨读 | 冬天阳光最宜人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周丹枫   2021-11-26 07:00:00

冬天,适宜锻炼、游览,适宜老年人养生,我已鲐背之年,但希望前面还有多一些岁月,让我享受这冬日“特异的恩惠”。

我十分留恋在浦东洋泾中学任教时于南大楼度过的二十八个冬天。冬天,在阳光洒满的教室里,与学生共同切磋,其乐融融。透过南窗,可望见校外一大片田野,阡陌纵横。即使在冬雪覆盖下,也是美丽如画。南北两幢教学楼遥遥相对,校园中两棵高大的雪松左右矗立着,四周围着各种花草。雪后的雪松,银装素裹,在太阳底下闪闪发光。腊梅花时时传来幽香。东侧有小桥流水,鱼儿在水中悠游。这校园的景色,至今使我难以忘怀。我爱那三尺讲台,爱那二十八个冬天在这课堂里享受过的温暖阳光。

退休多年,冬天我喜欢坐在阳台上,沐浴着灿烂的阳光,读读书,拣拣刚买回来的新鲜蔬菜;或者到小区花园的小径散散步,这里也有几树腊梅在冬天里绽放。它会使我回忆起洋泾中学美丽的校园和那有意义的教书生涯。

我国的冬天到处有美丽的风景。我欣赏得最多的冬天美景,是在我的故乡无锡。披上白雪的惠山,久负香雪海盛名的梅园,都是雪后放晴时我常去的地方。我多次去过北京,但都不是在冬天。我读了郁达夫的《北平的四季》,对北京冬天的晴日,十分向往。他写道:“在阳光照耀之下,雪也一粒一粒地放起光来了,蛰伏得很久的小鸟,在这时候会飞出来觅食振翎,谈天说地,吱吱地叫个不休。”这是多么动人的描写!我从未去过济南,但是读过老舍的《济南的冬天》。他是这样描写的:“请闭上眼睛想:一个老城,有山有水,全在天底下晒着阳光,暖和安适地睡着,只等春风来把它们唤醒,这是不是个理想的境界?小山整把济南围了个圈儿,只有北边缺着点口儿。”“这一圈小山在冬天特别可爱,好像是把济南放在一个小摇篮里……”经他这样一描写,冬天阳光下的济南,实在太可爱了!

我长期生活在江南,深爱江南的冬天。正如郁达夫在《江南的冬景》中所写:“江南的地质丰腴而润泽,所以含得住热气,养得住植物;因而长江一带,芦花可以到冬至而不败,红叶亦有时候会保持得三个月以上的生命。”他喜欢在冬日到郊外散步,他说:“说起了寒郊的散步,实在是江南的冬日,所给予江南居住者的一种特异的恩惠……”对此我也深有同感。我尤其钟爱嘉定的秋霞圃。冬日的水池,显得特别清澈。整个园林,分外静谧。山坳曲径,林木参天。园中的池上草堂、屏山堂、丛桂轩等建筑,使人流连忘返。此时,偶尔可见鸟儿扑翅飞翔于林间,清脆地鸣叫着。阳光透过树木,照在你身上,此时此景,令人沉醉。

冬天可爱,古代的文学家也曾留下许多描写冬日的名篇佳句。像李白的《冬日归旧山》中“一条藤径绿,万点雪峰晴。”你对他写的小径和远处白雪皑皑的层峦叠峰,一定会有历历在目之感。苏轼《贺范端明启》中的“白日一照,浮云自开”,今天我们在阳光明媚的冬天,也随时可以欣赏到。

冬天,也十分适宜于锻炼、游览,适宜老年人养生。尤其是多晒晒太阳,可以补钙,这正是老人需要的。我已鲐背之年,但希望前面还有多一些岁月,让我享受这冬日“特异的恩惠”。(周丹枫)

编辑:王瑜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