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的晕眩

爱情的晕眩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黄惟群   2021-11-25 12:52:09

女儿较早熟,三四岁开始,喜看爱情片,且能懂。跟她哥哥玩得起劲,屋里屋外奔进奔出,但每次路过电视机,只要瞥见里面男男女女卿卿我我,情意绵绵,玩得再疯再投入,都会立马停下,站一边,笑眯眯,抿着嘴,看到关键时,“嘿嘿”一笑,半羞半喜说一句:“They are going to kiss(他们将亲吻)”,几乎百发百中,从没出过错。

澳洲小孩普遍早恋。中学起,常有男生打来电话。十三岁生日那天,我严肃对她说:你还太小,不可以谈恋爱。她算听话,说好,但说后又觉不安,问:那我什么时候才可以开始?我说:十八岁。一听,她大叫起来:十八岁,这么晚啊?!——像是吃了大亏。

十七八岁时,一次和她一半中文一半英文地聊天,我说:你将来选对象,一定要参考爸爸妈妈意见。她问为什么?我说,你这人容易昏头,容易感情用事。说完了,怕伤她自尊,赶紧补充:当然,不仅你,大多女孩都这样。跟着问:知道“昏头”什么意思吗?她咂嘴,耸肩。估计她的中文程度真的难懂,灵机一动,我当下发明个英文词,说,就是“love dizzy(爱情的晕眩)”,跟着又问:知道什么叫“love  dizzy”吗?她笑笑,说懂。我也笑了。这词英文中虽没有,但我和孩子们长期中英混用,已养成重在理解的习惯。不仅对孩子,这些年在澳洲,我也是这样“混”过来的。

接下去,我告诉她,我曾在一篇文中写过一个论点,很精彩,尽管有点玩笑,但大意是对的。我说:爱情是一种病,是一种精神综合征,通常病发青春期。这病一旦发作,人像进入一团浓雾,感觉超美,却脑子是糊涂的,特别容易因雾的“欺骗”辨不清方向。也因此,我告诉她,她将来的爱情,需要我们父母一旁的清醒提示。

说着,我停了,发现话有漏洞。想了想,又道:当然,“love  dizzy”也有不同情况,比如你妈妈,当年也被人看成“love dizzy”,她是八二年名牌大学毕业的研究生,聪明,又漂亮,条件实在太好,但是,都没犹豫,她选择了我。知道我当时是干什么的?刚结束插队,农村返城,在一家工厂当工人,无钱,无地位,长得又——嘿嘿,你是清楚的……所有人都想不通,认为你妈妈是全中国最大的“ love dizzy”,不说你外婆,就连你妈妈就读的大学领导都出面找她谈话……但事实证明,他们都错了,她没“dizzy”(晕),完全没有,或者说,她的dizzy是幸福的dizzy,美丽的dizzy,持久的dizzy。三十年过去了,我们的感情还这么好,好得太多人羡慕,这,你是知道的。

女儿认真地听,认真地点头。

接下去,我又对她说了为什么我和她妈妈“love dizzy”得如此成功,比如:相等的智力、类似的感情、共同的兴趣、对世界对生活对生命大同小异的认识,还有一点很重要,我喜欢她性格中的格外女性化,她喜欢我性格中的格外男性化……说到最后,我总结道:所以“love dizzy”也要一分为二。

说着,我又停住,什么叫“一分为二”?女儿肯定不懂。怎么解释?这样不行,那样也不行,想着,我突然自己笑了起来——我本意是想提醒她不要“love dizzy”,结果却成了倡导她:该“dizzy”时必须坚定不移地“dizzy”——这真是,哈哈哈哈。(黄惟群)

编辑:王瑜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