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环球 | 波白难民冲突里的“是与非”

新民环球 | 波白难民冲突里的“是与非”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吴健   2021-11-25 15:04:31

这个月,欧洲人最关心的除了天然气价格外,就剩下波兰与白俄罗斯边境的难民危机了。

这边厢,数千难民忍受凛冽的寒风,群情激奋地欲穿过波白边境,前往“富裕灯塔”欧盟讨生活;那边厢,数万武装到牙齿的波兰军警严防死守,水炮、催泪瓦斯、棍棒、狼狗甚至直升机全部上阵。波兰、立陶宛和欧盟指责白俄罗斯在俄罗斯“指使”下刻意制造“难民危机”,把难民作为对西方国家发动“混合战争”的工具,以报复西方制裁。俄白则极力否认,反唇相讥西方国家在肆意摧毁难民家园之后却把他们拒之门外,大玩自由、民主和人权“双标”游戏。波白难民危机里的“是与非”很多,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白俄罗斯成中转站

据统计,滞留波白边境的难民主要是伊拉克的库尔德人,单身成年男人最常见,也有不少携家带口的,还有一些阿富汗、叙利亚、伊朗和非洲国家移民。他们往往变卖房屋和家当踏上离乡之路,目的是到富裕的欧洲国家(主要是德国)谋取前程。许多人先到白俄罗斯邻国波兰、立陶宛、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少数人就地安顿,大部分继续前行。

图说:波白边境难民与波兰军队对峙。图源:GJ(下同)

其实,难民大多数因所在国家政治和经济形势不稳而出走,特别是库尔德人因种族出身在本国难有出路。伊拉克籍库尔德难民阿赫麦德说:“伊拉克实在不适合人住,我家里连电都不通。我想让孩子们有个好前程。”

难民们将白俄罗斯作为中转站,因为这是最安全也最便宜的赴欧路线,一来他们大多数持合法旅游签证前来,二来获得白俄罗斯旅游签证比土耳其还容易。难民危机前的几个月内,伊拉克旅行社给移民办理赴白签证费只有500到1000美元,巴格达到明斯克的航班数量大幅增加,票价急剧跳水。到白俄罗斯后,“蛇头”收5000到15000美元的过境费用,从爱琴海、地中海和巴尔干半岛偷渡则费用较低,在3000到5000美元之间。

难民对峙波兰军队

8日早晨,波白边境数千名难民突然结伙向波兰开进,有几十人爬过边界围墙,但多数人被波兰边防军拦下,愤怒的难民捣毁了波兰库兹尼察过境点附近森林里的营地。白俄罗斯边防委员会称,截至11日上午,包括妇女和儿童在内的2000多名难民滞留在波兰边境的屏障处,随后又有几个小团体共约200人抵达营地。

难民激增导致波白危机升级。8日晚,边境上第一次传出枪声,两国相互指责开枪的是对方。9日,白俄罗斯一侧的难民开始砍伐树木,并将树干压在边境铁丝网上,还手持刀具与波兰军人对峙,并试图强行穿越。一些人得以入境,另一些人则重回白俄罗斯一侧。

法新社称,按照波兰和欧盟法律规定,难民可以在边防站以口头和书面方式要求避难,白俄罗斯边防人员却把难民引向建有围挡的边境,也不允许已置身波兰边防站的难民返回白俄罗斯。但白俄罗斯谴责这一说法是“弥天大谎”。

15日,难民收拾好帐篷和睡袋,朝布鲁兹吉边防口岸进发,捣破白俄罗斯一侧的围挡,来到波兰一侧的铁丝网前,请求波军放他们入境。16日早晨,难民捣毁隔离屏障,拿着拆下的人行道方砖、石头和棍子向波军抛掷,波军则释放催泪瓦斯、声光弹和水炮予以驱赶。午饭后,难民们离开波兰边境,返回位于白俄罗斯森林里的营地休息。

图说:被安置在布鲁兹吉物流中心的难民。

万幸的是,难民危机已有缓和迹象。由于波军严阵以待,难民大规模闯关的可能性不高,而且进入严冬,缺衣少食的难民很可能面临巨大危机。18日,白俄罗斯清理了边境上的主要难民营地,将难民们转移到布鲁兹吉物流中心,包括儿童在内的近2000人不再滞留野外,可以在帐篷里休息。另有约400名伊拉克人决定回国,导致明斯克机场被挤得满满当当。当天下午,约430名库尔德人办好登机手续飞回伊拉克,这是8月以来的首次遣返航班,另一架航班也于19日飞往伊拉克。

与此同时,白俄罗斯国家航空公司禁止阿富汗、伊拉克、黎巴嫩、利比亚、叙利亚和也门公民登上从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到明斯克的航班。欧盟也向该地区国家施压,不允许难民登上飞往白俄罗斯的航班。波军发言人表示,20日后白波边境难民营地上完全无人,但其他地方仍有少数试图穿越的团体。相信随着各方外交斡旋和妥协退让,这场难民危机会逐步得到化解。

人道灾难令人担忧

欧洲委员会人权专员米亚托维奇19日表示,波白边境人道灾难令人担忧,两国均对人权状况恶化负有责任,欧洲应团结一致应对。但波兰禁止欧盟救援人员进入宣布紧急状态的边境地区,还多次拒绝德国提出的边境保护援助提议,不允许媒体记者甚至总部设在华沙的欧洲边境管理局人员去事发口岸,形同断绝了国际组织和民间机构开展人道援助的可能。

波白边境森林河流密布,吃住行、水电气暖等基础设施本就落后,一入深秋就难以露宿,更何况隆冬。联合国难民署驻白俄罗斯专员马莫指出,虽然部分难民被安置到布鲁兹吉物流中心,可那里食物、衣物和医疗服务不足,实在无法接纳更多的人,再加上已在那里发现一名新冠患者,感染风险很大。尽管白俄罗斯卫生部提供了疫苗并在边境设立接种点,但难民们还没来得及接种。需要指出的是,许多移民在伊拉克接种了德国疫苗,原本希望能很快到达德国打第二针,没想到被波兰人挡在白俄罗斯进退两难。

图说:难民儿童领取食物。

为期数周的危机中,一名波兰士兵因不明原因死亡,数万名波白军警疲于奔命,十余名难民死于非命,其中一名35岁的库尔德人20日被活活冻死在森林里,不少儿童因遭受含有毒化学物质的水炮袭击而出现视力问题。即便进入波兰的难民日子也不好过,被圈禁在难民营里瑟瑟发抖。

返回伊拉克的难民则满含热泪地哭诉:“我们到那去,是因为有人告诉我们去了有好日子过,但我们受骗了。我们20天花了25000美元,他们把我们当足球一样玩,一方把我们推过去,另一方把我们扔回来。没有一点人性!”

俄白遭遇“舆论群殴”

难民危机爆发后,白俄罗斯和俄罗斯都收到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舆论群殴”。德国内政部长泽霍费尔18日访问波兰时公开表示,德国不会接收波白边境难民,“因为让难民进入欧盟正是白俄罗斯背信弃义策略的基础”,这被视为替波兰强硬处置难民“背书”。欧盟国家指责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将非法移民“武器化”,用作对邻国的“混合攻击”,以报复欧盟制裁。波兰还进一步指责俄罗斯总统普京是“幕后黑手”,卢卡申科是“执行者”。俄罗斯《消息报》19日报道,欧盟拒不承认白俄罗斯和德国留守总理默克尔此前达成的危机解决协议,将解决危机的责任全部推给卢卡申科。更有甚者,英军还打算在北约框架内派遣150名工兵到波兰协助修复边界墙。难民危机俨然变成了美欧与俄白对峙的新焦点。

但卢卡申科坚决否认上述指控,称制裁使白俄罗斯无钱也无力替欧洲阻挡难民潮,他也不会阻止难民借道白俄罗斯“前往舒适的西方享受更好的生活”。他义愤填膺地对英国广播公司记者说:“你们的做法就像法西斯!人家在露天睡觉,你们却打开探照灯,拉响警报,开启闪光的警灯,喷洒催泪瓦斯、水和有毒化学物品。直升机故意低飞,让旋风吹得更远,连孩子都不能幸免。”

白俄罗斯总检察长施维德表示,已在布鲁兹吉物流中心派驻调查人员,对波兰军人针对难民和记者使用野蛮手段提起刑事起诉,“波兰官员犯下的每宗犯罪事实,包括在白俄罗斯领土上的在内,都会被固定,并在针对人身安全的刑事案件调查期间客观公正地记录下来”。

俄罗斯对西方的“甩锅”也予以回击。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内本齐指责爱沙尼亚外长利梅茨关于白俄罗斯蓄意怂恿难民越境进入波兰的声明,直指这是赤裸裸的诽谤,不断把责任“从头痛病人转移给健康人”才是导致波白边境难民危机的真正原因。

普京多次与卢卡申科和默克尔通话,讨论波白难民问题解决方案。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什科夫称,解决难民危机需要一个过程,目前尚未找到解决办法,但仅靠普京和卢卡申科之间的交流是不够的,继续卢卡申科与欧盟代表的直接接触非常重要。

欧盟国家外长会议已经同意对白俄罗斯继续实施第五轮制裁,制裁对象包括运送难民到白俄罗斯和欧盟边境的人员和机构。在此背景下,难民危机最终将会如何解决?是白俄罗斯知难而退,还是有关方面各退一步寻找出合适途径,只能拭目以待。

新民晚报记者 吴健 特约撰稿人 常立军

编辑:王若弦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