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秋草

情迷秋草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裘索   2021-11-27 14:54:15

只是因为在上世纪留学时住了后乐寮、多看了小石川后乐园的草木,再也没能忘掉那植物的生生息息。

距后乐寮不足百步之遥便是后乐园的入口处,这座被冠以“特别历史特别名胜”融合了中国儒家文化、禅意幽深的日式庭园对贴邻的后乐寮的清贫寮生特别爱顾,门票对折,花上150日元,就让你在拥有300年园龄曾是德川家邸的艺苑里浪上浮生半日闲。

有着全日本赏樱枫梅赏菖蒲名所美誉的小石川后乐园,春夏秋冬次第登场的樱花、菖蒲、红枫、腊梅从不会辜负前来的赏花人。坡上的杜鹃、架中的紫藤、田里的稻穗、池边的荷莲、湖畔的燕子花、河岸的曼珠沙华……有名无名的花草点缀着别有洞天的后乐园。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这一座隐逸繁华的江户庭园赏赐了我多少四季美景中的好时光,这一方隐逸闹市的恬静之地滋养了我多少芸芸的草木心。

很多年前的秋夏之交,携子去了日本海最北端与俄罗斯邻接的礼文岛。这座被誉为花之浮岛的岛屿人烟稀少,除了海产品都得岛外运入,自然原始空灵荒凉、静谧得让人心慌,唯有那蓝天下面海迎风而笑的花草抚慰着心慌的你。

当行走在桃岩瞭望台和元地灯塔间2.5公里的栈道,蒲公英、高山青、三叶草、紫参、瞿麦、蛇床、路边青……富贵的、苍凉的、妖娆的、平淡的,花岛的各种花草在栈道两侧绚烂地开怀畅笑着。这些在2000米高山上才能看到的阡陌之外的野生花草,却出现在海拔仅0-300米的海岸缓坡上,真是自然界的珍稀。望着逸散在山坡草原、林间隙地、海岸湖畔的群落花草踩着夏季的尾声在初秋中依然怒放,那一丝的心慌没有了。

秋去冬来、白雪皑皑的花岛被封,游客被拒岛外。草木在酷寒中寂灭又在雪地里涅槃。枯荣更迭、生死相续,挑战生命的禁区后在春天里重生。

彩霞满天,夕阳西沉入海,礼文岛的落日醉美无限,香深港的海胆美味之极,然难以忘怀的是还那高原群落的花草,那份内心对秋草的膜拜。    花岛之行,深深地爱上荒野中的秋草。

疫情暴发前的秋冬之季,在儿子用心做了南美游的攻略后,一家三口踏上了南半球。行至圣地亚哥,儿子调整了旅程,因为那里有座被誉为空中花园的圣塔露西亚山。孝顺的儿子察觉了妈妈想在那里多看看多走走的端倪。

这座空中花园的山顶可鸟瞰全城,极目可见头顶雪冠的安第斯山脉,向北沿着古木参天的林荫小道,通向葱翠勃郁的山间曲径,两旁野花姿色撩人,难怪空中花园还有一个令人心动的名字“情人山”。我调侃地对身边大学一年级的儿子说:南美旅途太劳顿,妈妈平生恐不会再来,你可要携你以后的女朋友重访“情人山”哦!儿子笑而不语。

原为堡垒的圣塔露西亚山,圣地亚哥市府对其做了花园式改建,种了大量千姿百态的仙人掌、棕榈树、旅人蕉、虎尾兰、龙舌掌、变叶木、霸王鞭等南美耐旱植物的同时也植有不少东方风情的秋樱、马铃、万寿菊、茉莉、朝颜、金盏草、芦荟、瞿麦、百枝莲等的草本植物。枝干硕健、花瓣敦实得像上了蜡的人造花的南美植物映衬着茎叶纤弱、花瓣薄逸好生怜爱的东方情趣的草本植物,在蓝天白云下的情人山却是那样相得益彰,或许这也是空中花园被称为情人山的缘由之一吧。

南美之行颠沛辛劳,但世界遗产的马丘比丘、热带雨林的亚马逊河、惊心动魄的南极冰川……一路的异域风光异国风情值得我们为了那份壮观、那份美丽去鞍马劳顿。何况于我而言,更有难以忘怀的在情人山与前世的小情人惊美于山顶蘧蘧栩栩的大片芒草。

南美之行,情迷秋草。

露水先白而后寒,二周前的寒露,侍花一盆以应时令。花材中可以没有红枫,可以没有万寿菊,也可以没有秋海棠,万万不能没有的是芒草。将在岩代太郎《秋之芒草》钢琴曲中完成的《秋草精魂》的插花作品微信发送给远方夜读中的儿子,我们竟不约而同地想起了两年前情人山的那一片芒草。

千山万水走遍,天南地北看尽,钟情的还是那离离的原上草,思念的还是那远方的亲人。(裘索)

编辑:赵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