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上海 | 德国大叔为观鸟,驻留上海十余年

生活在上海 | 德国大叔为观鸟,驻留上海十余年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2021-11-30 10:30:13

11月13日拉美侨声·新民晚报巴拿马版

时值深秋,上海又迎来了一年一度的观鸟季,这不仅吸引了众多中国鸟友纷至沓来,还有不少外国鸟友也为此常驻上海。来自德国的付恺(Kai Pflug)就是其中之一。这位来自德国的大叔,已经为南汇东滩的鸟儿出版了一本摄影集《上海南汇鸟类图集》。

图说:付恺和他拍摄的鸟

观鸟摄影

2004年,付恺从德国前往上海,从事化工行业的管理咨询工作。与一成不变的专业工作相比,他深入探索并愿意长期生活在上海的原因,更多来源于对鸟类的热爱。“上海处于东亚-太平洋的鸟类迁徙路径和北亚鸟类繁殖的主要路线上,因此是一个观鸟的好地方。与东南亚、澳大利亚等其他地方相比,途经上海的鸟类变化更多、种类更丰富,所以在这里也能够创作出更多精彩的鸟类摄影作品。”为此,付恺购买了一辆车,专门从事观鸟摄影,“我几乎从来没有用这辆车去做过其他事情。”

其实,观鸟在国外是一项高度专业且费钱的专项活动,观鸟者通常有更丰富的资源了解鸟类,并且更容易地获得观鸟地点的建议,而鸟类摄影只是在观鸟过程中的附属活动。作为一名资深的观鸟者,付恺认为中国与其他地方有很大的不同。

“中国的观鸟者普遍年龄比较大,他们常常对鸟类摄影更感兴趣,而不是观赏鸟类行为及保护鸟类本身。”在他看来,中国观鸟者几乎只是在与朋友聊天和抽烟的过程中,顺便将观赏活动一笔带过,“欧美的观鸟者一般都会携带望远镜,但在中国却不是这样。”但他也发现,随着越来越多年轻观鸟者的加入,这样的观鸟氛围也有所改善。“中国的年轻观鸟者通常都对大自然和鸟类本身更感兴趣,这是我很欣赏和赞赏的态度。”

如数家珍

在上海生活的18年间,付恺在观鸟活动上投入大量的时间精力,他时常撰写一些关于鸟类的英语文章,并将拍摄的照片上传到专业网站上供人们欣赏。“比较遗憾的是,因为中文水平不够好,目前我还无法在上海乃至中国,用大家更能接受的方式,为专业化的观鸟活动做更多宣传。”但即便如此,他出版的摄影集《上海南汇鸟类图集》还是在观鸟者中取得了一定反响。“如果在上海停留的时间更长,拍摄到更多照片,并且有更多人对观鸟话题产生兴趣,未来我会考虑再出版另一本图集。”

对于既往在南汇东滩观赏到的稀有鸟类,付恺总是津津乐道。他为发现一只稀有的仙八色鸫欢呼雀跃,为看到的第一只猫头鹰画了有趣的漫画,还曾因为再次看到一只几个月没见的“老熟人”红喉歌鸲而兴奋不已。“在上海,几乎每次观鸟之旅都会有一些令人惊喜的时刻。我认识的大多数外籍人士跟我一样都很喜欢这座城市,尤其是跟我一样有着观赏鸟类兴趣的外国朋友。我相信,这不仅因为上海是一个具有吸引力的现代化城市,更因为这里栖息着大量的鸟类小精灵。”付恺笑称,出于对鸟类的浓厚兴趣,他在鸟类名称的中文表述水平上明显有所提高,“有时,中国的观鸟者会询问我,他们所观测到的鸟类学名,我已经可以用中文解答和帮助他们。”

生态保护

鸟类是自然生态链中极为重要的一环。根据观鸟者的记录整理,上海南汇东滩湿地共发现野生鸟类431种,其中国家一级保护动物20种,二级保护动物64种,是上海鸟类最丰富的区域,别处难得一见的世界级珍禽是这里的常客。在这片滩涂湿地,东方白鹳、鸳鸯、黄头鹡鸰、斑胸滨鹬、翻石鹬、半蹼鹬、红颈瓣蹼鹬、草鹭、震旦鸦雀等珍稀候鸟轮番登临,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黑脸琵鹭、二级保护动物黄嘴白鹭等数以万计的鸟类在此觅食,甚至曾有观鸟人士发现过全球仅剩数百只的极危动物勺嘴鹬。每到观鸟季,都可以在这里看到候鸟迁徙、水鸟嬉戏、猛禽捕食的景象。

与早些年频频听闻破坏鸟类生存环境的消息相比,付恺坦言,随着人们接受更多的教育,这种情况现在在上海变得越来越罕见。“我认识的一些朋友甚至在农村四处寻找用来捕捉鸟类的网,并试图营救被困的小鸟,这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但是,在这座钢筋水泥的森林中,做好生态的平衡不那么容易,要找到不受打扰的合适观鸟点也需要费一番功夫。“今年夏天我去了四川和青海,10月底又再去了青海一次,在那些地方有上海找不到的鸟类,比如髯鹫、苍鹰、花彩雀莺……但是我仍然觉得南汇是全中国最佳的观鸟地点之一。”

作为上海难得的一处繁盛兴旺的鸟类乐土,付恺希望上海政府能多做些工作保护南汇东滩湿地,“这对于濒危鸟类物种来说非常重要,虽然重视保护生态环境可能意味着对于这块土地的开发和产业会少一点。”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呼吁,能够让更多人了解这个极其珍贵、不可再生的候鸟天堂,让南汇东滩湿地得到更全面、更科学的保护。  

许璟莹/文

编辑:吴雪舟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