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文:拔剑化长风 劈浪几万里

张大文:拔剑化长风 劈浪几万里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张大文   2021-11-30 15:35:22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闲来垂钓坐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李白这首《行路难(其一)》写了他在至友们送别宴会上的激情跌宕、笔调浪漫的告白。这首诗开头从清酒金樽、玉盘珍馐的价值万金,写出宴请规格之高、友人别情之深。但是李白的反常之态却使酒宴的依依之情突然变奏:这位即将远行的兄长举杯初饮却停盏凝视,动筷尝新而投箸沉思,拔剑四顾,双目如炬,千言万语的知心话涌上心头,却只能抑制着难以启口的痛苦,把话语咽到心底。

好在朋友们是了解他的坎坷遭际的。他的前半生每有出山之机,却如同可以渡过黄河但是河身厚冰支离、纵横迭起,又如同可以登上太行但是大雪满天乱舞、覆压崇山峻岭。在这种种失望面前,李白和朋友们只能把翻江倒海的感情波涛化作无声的心底诉说来交流。

于是大家又仿佛走进了李白构筑的梦境,感受他的壮志未酬、雄心又起的浪漫意境:他像姜尚遇周文王前曾垂钓于渭水磻溪,又像伊尹受商汤任用前曾梦见乘船经过太阳旁边一样,一定会有好的兆头等待着他的!

这时,一片低沉的歌声在宴会厅四周不知不觉又三重四复地响起: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只见李白在四顾中举剑挺立,在歌声像汹涌澎湃的浪涛声的推动下,他会永远向前进击。

——在上述诗歌演进的整个过程中,李白的反常之态实为正常之举,个人的独白实为集体的共鸣,行路难实为济沧海的前奏,送别宴实为迎聚会的寄托。而所有这一切,正是诗歌浪漫笔调的张力所在。(张大文)

编辑:徐婉青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