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的种子

善良的种子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汪芳   2021-11-30 16:19:56

那是很多年之前,福州农村的一对年轻夫妇,怀抱着他们奄奄一息的孩子,辗转到了上海。这孩子因为出生的缺陷,如果不尽早接受器官移植,不久就要夭折。之前在农村,一次又一次无效的治疗已经耗尽了他们微薄的家产。后来,在仁济慈善基金的资助下,孩子接受了他母亲的部分肝脏、做了亲体移植手术。那时候儿童肝脏移植在中国还刚刚起步。

在此领域,无论病患年龄多大,他们都把手术当天作为自己另外一个生日,把手术这一天作为零岁的开始,意思就是此后他们彻底摆脱了病魔,走向新生。

最近,一个约莫十几岁的男孩子找到医院,找到我先生。突然站在面前的这个高大的男孩子,很难和当年的婴儿联系在一起。那男孩子说从小父母就一直告诉他,不能忘记了救了他命的医生和医院。这次,他千里迢迢来到上海,就是来亲眼看一眼救了他命的医生,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就是脸上的青春痘影响了他的心情,为此他一筹莫展。

哦,青春期,青春痘,这是当然的啰。

没有家人陪伴的男孩子是一个人从福建乡下来的,他说,一定要赶晚上的火车回去的,住宿需要花钱,再说上海的旅店一定也是贵的,普通的火车票比高铁要便宜,但是车次并不多,所以要急着赶火车。“那票价差别有多少?”我先生问他。孩子低着头怯怯地说,“三百块钱;高铁两小时就到了,普通的火车要近六小时。”

哦,这一天里有十几个小时在火车上的劳顿,也是太辛苦这孩子了。

于是,我先生马上请旁边年轻的同事,给这孩子订一张高铁票。让孩子早一点到家里,会舒服许多。从农村走出来的孩子,并不会说太多感激的话语,他只低着头,微微点头算是称谢了。

这让我想起稻盛和夫的轶事。在一次例行的体检中,发现了胃癌而且还是晚期。之后,他毅然辞去了日本京瓷和KDDI的董事,把上亿的股票分配给员工。

手术后不久,稻盛和夫在日本大和祠庙剃度出家。出家的时候,稻盛和夫已经65岁了,因为是胃癌手术以后不久,身体异常虚弱。按照佛教的规矩,他要在凌晨4点起床打坐、晚上11点就寝。之后他要穿着蓝色的珈衫赤脚穿着草鞋,沿街去化缘。

因为当时身体实在太虚弱了,也还不习惯这样的生活,他脚上的草鞋已经磨破了脚,他只能靠脚后跟着地走路,挨家挨户化缘乞讨。有一次,异常虚弱的他坐在路边,一位扫落叶的妇女走过来,给了他100日元,然后轻轻地说:“累了吧?你去买一块面包吧。”拿着这100元硬币,稻盛和夫感觉到这是他平生第一次,真正感觉到如此单纯的幸福。

无论是极度虚弱中的稻盛和夫接受了扫地阿姨的布施,还是我们这些平凡的人给予这孩子的一点点帮助,这些看似不经意之间的善举,或许就是一滴甘露。这一滴甘露会滋养着绝处逢生的生命。

我想象着那个少年,在飞驰的高铁上,医生的善举不仅仅减少了他旅途的劳顿,他心里也多了一份温暖。这份温暖会是一颗善良的种子,这颗善良的种子在他心里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在他未来的人生道路之中,教会他如何懂得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弱小生灵。(汪芳)

编辑:徐婉青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