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会养育 | 诗词是活的,为什么要死念呢?

七夕会养育 | 诗词是活的,为什么要死念呢?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韩可胜   2021-12-01 15:26:00

庐山最大的瀑布是三叠泉瀑布,落差155米。浙西大峡谷最大的瀑布是龙门瀑,落差5米。两者自然不可同日而语。但是一个牙牙学语的上海小囡,人生第一次见到的瀑布就是龙门瀑,是不是也挺震撼的?我就是这么糊弄我那一岁多女儿的。当女儿仰着脑袋,瞪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在飞溅的水沫中,奶声奶气地背诵“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时候,她已经相信,这就是李白叔叔当年遥望的庐山瀑布。

如何学诗词?这就是我为女儿量身定做的学习诗词的两个方法之一:“跟着空间学诗词”,走到哪儿念到哪儿,伟大的祖国处处都有伟大的诗篇。可惜那时拼命工作,又囊中羞涩,带女儿出去的次数屈指可数,只是力所能及地穷游了一些地方,关内关外,湖南湖北,广东广西。后来女儿出国,爱心泛滥的我,在一群妈妈的捣鼓下,组织了一个“中国诗词地理俱乐部”,开启了诗词走遍中国的旅程。“跟着唐诗去敦煌”“跟着唐诗去剑门”“跟着李白游长江”“跟着李白游徽州”……就说去徽州吧,“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两水夹明镜,双桥落彩虹”“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光一个皖南就有背不尽的诗词,听不完的故事,赏不尽的风景,学不完的文化。就这么着,“自创线路,自编教材,自当教师”,我们很快就要用诗词把祖国丈量一遍。有个家长如是评价:“跟着诗词走一回,祖国就不是一个空洞的概念。”

与“跟着空间学诗词”相对应,另外一个方法是“跟着时间学诗词”。记得当年浦东的世纪公园建成,我买了一摞的门票。周末带女儿去公园,春天念春天的诗,“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夏天念夏天的诗,“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秋天念秋天的诗,“山明水净夜来霜,数树深红出浅黄”“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

上海的冬天不典型,但也有诗啊,比如“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不仅有四季,还有节日、节气、花信风……在特定的季节、特定的节日、特定的节气里,看着此时的风景,念着描写此景的诗,哪个孩子会不懂诗的韵味呢?这样学诗是不需要怎么解释的。我的许多诗词选本包括即将出版的《遇见时光之美——诗词日历2022》一书都是这么编排的。

诗词是活的,而活着的东西一定有时间和空间两个维度。两个维度结合,比如冬天我带女儿到哈尔滨看冰雕,复习“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诗词就活泼泼地呈现在女儿的生命中,而不是仅仅课堂上需要背诵的死句子。

话说那年女儿考取大学,对我说,爸爸你骗我,我们去看过的不是庐山瀑布,那瀑布太小了。我恍然大悟,一直倡导诚实做人的我也有欺骗的时候,而且是对着自己的女儿,羞愧之情油然而生。至今未能弥补,我还欠女儿一次庐山诗词地理游。(韩可胜)

编辑:赵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