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玉明说红楼 | 妯娌俩

骆玉明说红楼 | 妯娌俩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骆玉明   2021-12-01 16:31:38

贾府分宁荣两支,各有一位主管日常事务的“当家奶奶”。在宁国府是贾珍的夫人尤氏,人称“珍大奶奶”;在荣国府是贾琏的夫人王熙凤,人称“琏二奶奶”。她们俩在《红楼梦》故事里是身份最相近的一对。第五回写到尤氏专门请王熙凤到宁国府游玩。书中说:“那尤氏一见了凤姐,必先笑嘲一阵”。这表明什么呢?第一,她们的身份是平等的;第二,她们两个人的关系很亲密。

然而她们却有更多的不相似之处。

贾珍是个好色之徒,荒唐大爷。他先是跟儿媳秦可卿偷情,偷到一往情深,生死不顾;后来又跟尤氏的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后母带来的“拖油瓶”)闹得乌烟瘴气,尤氏一概装着不知道。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贾珍又不会听她一句话。

是因为尤氏脾性软弱吗?这至少不是主要的。尤氏是贾珍的继室,她的娘家背景和贾府完全不对等,她母亲和两个妹子日常生活也要靠贾珍接济。装聋作哑,才能相安无事,并得以维持“珍大奶奶”的体面。

贾琏也是个好色之徒,荒唐二爷。他的口胃比贾珍粗滥,犯事的频率也比贾珍高。但他必须小心行事,一旦被王熙凤撞破,这“凤辣子”撒起泼来,能逼到他走投无路。贾琏偷娶了尤二姐,终了把一条命断送在王熙凤手里。

是因为王熙凤脾性强悍吗?这也不是主要的。贾、王两族互相支撑,而在《红楼梦》故事开始的时候,是贾家更多地依赖王家。有一次王熙凤对贾琏发火,说是“把我们王家的地缝儿扫一扫,也够你们贾家过一辈子的了!”这当然是大话。可是这么说大话,没有底气能行吗?

以前人们说及《红楼梦》的“政治性”,常常会举“乌进孝送租”一类浅显的例子。什么是政治?社会等级关系,权力的支配作用,以及与此相关联的利益分配方式,这就是政治。《红楼梦》深刻地揭示这些因素如何渗透到家族亲缘关系和日常生活中,这才是小说政治性最强烈的呈现。

我们再说“那尤氏一见了凤姐,必先笑嘲一阵”,这种在表面上强调彼此身份相等的姿态,实际上却是掩盖着内心的虚怯。王熙凤又哪里肯示弱?她和尤氏亲密地互相嘲笑,不占上风那是不肯了的。第五回写她进了厅堂坐下来,对着尤氏和秦可卿婆媳俩就说道:“你们叫我来作什么?有什么好东西孝敬我,就快献上来,我有事呢!”玩笑中的亲热劲儿和居高临下的傲气浑然一体。

处理同一件事情,她们为人行事的差异,会形成更明显的对照。

第四十三回写王熙凤过生日,贾母提出一个“凑份子”办宴席的方法,让贾府里所有有点身份的人,包括几个大丫鬟,每人多少不等出一份银钱。这是为了图热闹,也是为了给凤姐长脸。老太太素日里宠着凤姐。

众人在贾母屋里认银两数字,上下都全了。这时凤姐又想起了两个人,笑道:“还有二位姨奶奶,他出不出,也问一声儿。不然,他们只当小看了他们了。”

这两位姨奶奶是什么人呢?她们是上一代男主人贾代善的妾,无儿无女,在贾府里无声无息地度余生。在《红楼梦》的故事里,从来没有人想起她们。可是王熙凤想起来了,要让她们也参与凑份子,还把话说得那么漂亮:那是为了尊重她们!

王熙凤也太精了,所以尤氏私下悄悄地骂她:“这么些婆婆婶子来凑银子给你过生日,你还不足,又拉上两个苦瓠子作什么?”苦瓠子,味道发苦的葫芦瓜,在这里代表苦命人。

凤姐也悄笑道:“你少胡说,他们两个为什么苦呢?有了钱也是白填送别人,不如拘来咱们乐。”那种人,有钱也是给别人花,为什么咱们不去把钱弄过来开心开心呢?你看凤姐的道理,就是聪明人对傻瓜的钱拥有支配权。谁教你傻呀!

当时宝玉的寡嫂李纨也认了十二两银子。贾母说:“你寡妇失业的,那里还拉你出这个钱,我替你出了罢。”老太太要代李纨出钱,并没有多想什么。但她说的话,对王熙凤却有不利之处——你看你过个生日,平白无故给别人添麻烦,让一个“寡妇失业”的嫂子给你出钱!对凤姐不满意的人,就可以借着老太太这句话来讥讽她。

所以王熙凤把这笔账接了下来。这么做好处很多。一来是体贴老太太。老太太虽然不差钱,可是这份孝心可贵啊。二是讨好了大嫂子,让她减轻负担了。三来显出自己大度,塞住了别人的嘴。一箭三雕吧,功夫很好。

还有更让人想不到的。

老太太命尤氏办理凤姐的寿宴,尤氏到各处去收“份子钱”,王熙凤把答应代大嫂子李纨的一份银子给赖账了。理由是你也花不了这么多钱,“等不够了我再给你”。她就这么用一支空箭射下了三只鸟!王熙凤啊王熙凤!

尤氏对王熙凤玩这种花样无可奈何,但她也乘机玩一点自己的花样。

首先,她当着王熙凤的面,把平儿出的二两银子退还了,还大大方方地说:既然你那主子作弊,那么我难道就不能做点人情?王熙凤作弊在先,平儿又是她的人,她就不好多说什么。这嘴就给堵上了。

然后,尤氏一路做人情,退掉了鸳鸯和彩云的各二两银子;最特别的,是她把贾政两个妾——周姨娘和赵姨娘的各二两银子也退了。因为赵姨娘是王熙凤特别痛恨的人,退还银子时,尤氏还特别注意避开了凤姐。

在这个众人凑份子为王熙凤过生日集起来的银两中,凤姐本人克扣了十二两,尤氏做人情克扣了十两,好像差不多。但其实她们是不一样的。王熙凤克扣的银子进了自己腰包,尤氏克扣的银子还给了出资的本人。

你肯定注意到了,尤氏退还银子的对象,都是丫鬟或身份与丫鬟相近的妾。她们在贾府地位低、钱财少。显然,在尤氏看来,王熙凤有的是钱,让那些“苦瓠子”出钱为她做生日,是不公道的事情。这就是尤氏的德性。她什么也比不上凤姐,但德性要比凤姐强。

这跟《红楼梦》的政治性有没有关系呢?应该也是有一点的吧。尤氏比较同情社会地位低的人,同情“苦瓠子”,而王熙凤对此毫不敏感。这虽然有个人的因素,但和这两个人原本属于不同的社会阶层,显然也有极大的关系。这也是政治渗透到家族内部的表现。(骆玉明)

编辑:赵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