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艺评|《伪装者》《叛逆者》之后有《前行者》

新民艺评|《伪装者》《叛逆者》之后有《前行者》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南妮   2021-12-05 19:49:35

《伪装者》中的兄弟情和《叛逆者》中上世纪30年代上海法租界地下党与国民党斗争的背景,在《前行者》中都已经不是新鲜元素了。横店那些街景与店招,在新一轮的炮火中,是很要防止人们“出戏”的。除了故事好看、情节有反转,影像与制作的精致是重要的,《前行者》做到了。演员的塑型讲究是构成影像魅力的重要元素,不少观众称《前行者》有电影的效果,音乐的主调采用了马斯卡尼《乡村骑士》间奏曲。尽管电影《教父3》用了它,姜文拍的《阳光灿烂的日子》也用了它。但是这个熟悉的曲调在《前行者》中,仍然以艺术性的克制与华美,深化了我们的感动。当年轻的地下党党员陈烈因为护送一号文件被叛徒裴如海开枪打死时,他的温文沉静和那双长睫毛的眼睛使我们心痛。

图说:《前行者》 官方图

张鲁一饰演的马天目有留法背景,江汰清是沪江公寓老板娘,外观的雅致和内在的热血、八面玲珑的表象与信仰的单纯执着,在影像上形成好看的张力和感人的意味。国民党那边,法租界巡捕房处长陈亨礼机灵的眼睛配着小酒窝,貌似斯斯文文,实则一肚坏水。叛徒裴如海,反复无常的小人,叛变共产党,又从国民党走向日本人,永远道貌岸然。形象本身的文学性可以拓展故事性。

黄埔同学,北伐战友,过命兄弟。马天目和唐贤平,从名字和形象,导演似乎都采用了“反派正做”的手法,犹如《叛逆者》中王志文“正派反做”的手法。聂远饰演的唐贤平在《前行者》的第一集中出现,帅气逼人。在个人的品德上他没有什么缺点,对有损民族性的东西如买办,如贩毒,也痛恨。为人讲情义,当马天目被他的法国洋行老板骗保灭口之时,唐贤平冲出去,拼命将其解救。导演让唐贤平英俊、勇敢,但头发稀疏。唐贤平一直怀疑马天目是共产党,他对于他的怀疑与追踪乃至最终的火拼构架了电视剧40集的框架。

曾经为了他挡子弹,曾经在北伐浴血奋战,曾经有爱国理想。唐贤平不相信马天目替洋人做生意,人生主题是钱。他的怀疑是对的,他的感情也是真的。他一直等待马是姓“共”的确认。犹如雨果作品《悲惨世界》里的警察沙威一定要确认冉阿让是偷面包的小偷。不管马天目的身份有什么改变,唐贤平对马天目的追逐,也犹如沙威一直忠实于自己对冉阿让的嗅觉,不懈捉拿。恨有时是爱的一部分。当一个人对另一个纠缠太久,真说不清那是恨还是爱。唐贤平把马天目当作他的政敌共产党那样恨着,之中还有一种他自以为是的恨铁不成钢的恨。

谍战剧的反派,在如今的影视作品中,已经不像过去,坏人都贼眉鼠眼,满脸奸猾,一个坏字写在脑袋上。简单的漫画笔法无法使得人性的表达深刻与丰富,也不符合生活的真实。汪精卫还是一个美男子呢。也有观众希望唐贤平躺在血泊之中没有真正死掉。但是死与不死,对于唐贤平已经没有意义。他不是民族崛起的前行者。

大叛徒裴如海的死法是《前行者》的神来之笔。“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水中的囚牢是他自己进去的。那枚象征正义的金币“啪”一声,将裴去找秘本的铁笼子锁上。其实在水中,是听不到那个“啪”的声音。那个声音是我们自己用心“听”出来的,是无声之声。人在水中,上面是船,似乎可以游上去;身边四周每根铁栅栏,仿佛都可以用力摇下拿走……“海的审判”,对于一生伪装的“气宇轩昂”,简直是绝配:诡异对付肮脏。如此奇妙的镜头,《前行者》只是点到为止,不作铺张。有冷静的控制,才有好的节奏。(南妮)

编辑:吴旭颖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