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抖音直播间里唱了800多个夜晚的黄梅戏:改变了境遇,不变的是情怀

她在抖音直播间里唱了800多个夜晚的黄梅戏:改变了境遇,不变的是情怀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金志刚   2021-12-16 14:23:36

每晚8时,程程都会在抖音直播间唱戏.jpg

图说:每晚8时,程程都会在抖音直播间唱戏 采访对象供图(下同)

临近晚上8时,身着全套唱戏行头的程程准时出现在直播间。接下来的4小时,她像过去的800多个夜晚一样,为直播间的粉丝们唱黄梅戏。这是程程在抖音直播的第3年,也是她唱黄梅戏的第14年。

曾经,作为湖北一家民间剧团的当家花旦,程程演出的场地是乡间、集市、庙会或者工厂门口的四方戏台,绝大多数观众是只见一面的陌生人。现在,她成了拥有72万粉丝的戏曲主播,直播间是最主要的舞台。在直播中,程程遇到过睡眠质量不好、每晚要听着直播睡觉的人;也遇到过一边上夜班、一边在直播间和她聊天的人。

直播间的打赏,成了程程维持生计和精进业务的主要收入来源。她靠此给自己缴社保、学新戏、买更多的行头,过上了曾经羡慕的“跟专业剧团演员差不多”的生活。而她在“养活”自己的同时,事实上也在为黄梅戏的传承出一份力。

最初的梦想和最初的直播

程程的老家在湖北黄冈蕲春,离黄梅戏公认的发源地黄梅县不足百里。程程记得,自奶奶那辈起,家里就有不少亲戚会唱黄梅戏。16岁那年,程程进入亲戚的剧团,也开始学唱戏。

那时,摆在程程眼前的是传统戏曲演员最常见的成长路径:从没有台词的小角色,慢慢成为有台词的配角,最后成为戏份最多的主角,甚至是剧团的顶梁柱。到了唱不动的那一天,程程觉得,她可能会成为一名戏曲老师,教新人唱戏。

在进入剧团的前几年,程程一直在朝着成为“顶梁柱”的方向努力。程程记得,她第一次登台,演的是一个没有台词的小丫鬟,“站半个小时,站在那里不动”。跑了一年龙套后,她才开始扮演有几句话台词的丫鬟或书僮。

在剧团里,程程成长得很快,学戏的第四年,她已经开始唱主角了。“我唱的第一本主角的戏,应该是《天仙配》里面的七仙女。”程程说,《天仙配》是黄梅戏经典剧目,这也是她后来演唱次数最多的剧目之一。

接触直播,对程程而言,属于偶然。她记得,2019年下半年,她还在剧团唱戏,剧团里一名弹电子琴的老师喜欢在抖音上直播弹琴。和老师交流时,程程得知,对方的粉丝数量不足万人,但每次直播的效果都还不错。

那时,程程已经在抖音上发了几个月的短视频,内容也大多和黄梅戏相关,累积了近8万粉丝。程程觉得,她的粉丝比老师多,或许也可以试一下直播。晚上10时多,剧团的演出结束后,程程回到家,拿着手机就开播了。后来,为了直播效果,她还买了声卡,升级了家里的宽带。

就这样,一播就是两年半,粉丝也从8万涨到了现在的72万。

  更大的舞台和更多的主播

开始直播后,程程发现,相比传统的黄梅戏演员的成长路径,她似乎有了另一种选择:成为一名戏曲主播,“在抖音上唱戏,可以让更多人了解黄梅戏,了解传统文化。”

程程拍的短视频,大多和黄梅戏相关.png

图说:程程拍的短视频,大多和黄梅戏相关

以往,跟着剧团,程程演出的足迹遍布湖北、安徽、浙江、江西、河南等地,演出场景包括婚丧嫁娶、工厂开业、庙会等。其中,庙会上观众人数最多,一天唱下来,往往能有上万人看戏。但和网络传播相比,线下的演出受限于时间和地点,影响还是有限。

对程程而言,抖音成了一个更大的舞台。比如,她分享的一段在湖边唱戏的视频,就有20万人点赞;每天的直播,不仅能吸引戏曲爱好者,还发展了不少新粉丝。一些“误入”直播间的观众,最初根本不知道她唱的是什么,只觉得“好听”。唱完一段后,程程会介绍“这是黄梅戏”。对方感慨:“今天是第一次听,黄梅戏原来这么好听。”

2020年初,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不少剧团暂停了线下演出。在没有演出的日子里,越来越多的戏曲演员开始像程程一样在抖音直播唱戏。2019年年底,程程刚开始直播时,抖音上唱黄梅戏的主播不超过十位;如今,据她估计,抖音上至少有上百位唱黄梅戏的主播。

程程记得,一些演员会在直播前向她请教经验,她会告诉对方怎么布置直播间、需要购买哪些设备等。遇到双方都在线时,程程还会和其他黄梅戏主播连麦,为彼此的直播间增加流量。

改变的境遇和不变的情怀

黄梅戏唱得久了,程程发现,不同的场景,观众喜爱的剧目会有所不同。

工厂开业,观众大多喜欢看“闹腾的、人多的戏”,像《杨家将》,这也意味着剧团至少要有四五十人;而到了节假日,有的村庄会邀请他们给老人唱戏,这时候唱的多是一些出场演员人数较少、但唱段时间较长的戏,戏曲的内容也大多和家长里短相关,比如《小辞店》。

在抖音直播间唱戏的程程.jpg

图说:在抖音直播间唱戏的程程

到了直播间,粉丝们最喜欢听的,则是《天仙配》《女驸马》等经典黄梅戏剧目的选段。 “像《中状元》(《女驸马》选段),基本上是每天都会唱的,有时候一晚上会唱好几遍。”程程说,即便是没怎么听过黄梅戏的人,也大多知道这些剧目讲的是什么故事,“普通人也能听得懂,就愿意多听一会儿”。

在直播间,打赏成了粉丝们表达喜爱的主要方式之一。“相当于你得到了他们的支持和认可。”对程程来说,直播的打赏已变成了最主要的经济来源:以往,她在剧团每月的收入有2万多元;如今,直播的收入整体“会比剧团要好一些”。

还在民营剧团唱戏时,她最羡慕的便是省城和市里的专业剧团:对方的演出都在剧院,不用像她一样坐着大巴四处奔波;演员们除了工资还有“五险一金”,能解决养老和医疗的问题。

成为全职的戏曲主播后,程程搬进了蕲春县城的新家,这也是她每天直播的地方。直播打赏的收入,一部分被程程用来缴了社保,另一部分则用于精进业务。比如,除了耳熟能详的经典剧目,程程也会学一些冷门唱段;为了营造更好的直播间氛围,她还会购买种类更丰富的行头。她觉得,自己已经过上了曾经梦寐以求的、“跟专业剧团演员差不多”的生活。

程程记得,她刚开始学唱戏时,就有人问她:“你还学什么戏啊?现在谁还听戏?”但十几年过去了,程程依然在唱黄梅戏,也依然有人听黄梅戏。曾经的问题似乎也有了答案:只要有人愿意听,就可以一直唱下去。

新民晚报记者 金志刚

编辑:裘颖琼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