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童被神曲洗脑怎么办?黄蒙拉送上一份对音乐心无旁骛的“爱的致意”

琴童被神曲洗脑怎么办?黄蒙拉送上一份对音乐心无旁骛的“爱的致意”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朱渊   2021-12-17 09:38:00

明年2月27日,有“东方帕格尼尼”之称的小提琴家黄蒙拉将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带来名为“爱的致意”的独奏音乐会。围绕爱之喜悦、爱之温柔、爱之别离及爱之重生四大篇章,这部以爱为名的音乐会,将展现爱的丰富层次。黄蒙拉坦言,年过不惑,对爱的理解更为深沉:“年轻时,对爱的体会更多是甜蜜和冲动;现在,则能理解爱也有无奈、痛苦,甚至超脱的过程。”

黄蒙拉-王凯 FA2A2895_副本.jpg

图说:黄蒙拉 新民晚报记者 王凯 摄


爱的层次


和以往设定曲目更偏向学院派、高难度不同,经历疫情带来的一系列心境上的变化,黄蒙拉在“爱的致意”中安排了很多“甜口”曲目,如海菲兹改编普罗科菲耶夫的《三橘爱》进行曲、斯特拉文斯基的《嬉游曲》、伊萨依的《孩子的梦》等。他说:“疫情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也让我有机会慢下来,难得度过了一段可以练琴、散步的日子。希望甜甜的曲目,能为人们带去安慰和治愈。”

在“爱之别离”的篇章,黄蒙拉将演绎谭盾的《悲情沙漠》、克莱斯勒的《爱的忧伤》以及萨拉萨蒂的《流浪者之歌》。《悲情沙漠》选自谭盾的《英雄奏鸣曲》,由他亲自改编,最初是以马头琴来演绎,后被改为小提琴、大提琴和钢琴的对话,带有戏剧性。这台音乐会的曲目编排,谭盾给予黄蒙拉很多启发,就像听他的音乐时会有画面感,音乐会的编排也要如讲故事般娓娓道来。

微信图片_20211217084837_副本.jpg

图说:音乐会海报

压大轴的“爱的重生”部分,黄蒙拉选择了人们最为熟悉的《梁祝》。“化蝶”的故事家喻户晓,也是对“爱的重生”最佳注解。“以前拉《梁祝》特别喜欢前面轻快的部分,悦耳悦心,现在,则偏好后面的千回百转。”由表及里,不仅是生命不同阶段的体现,也是心境的变化,“不再追求‘好听’,而是会更多去探索作曲家写作背后的意义,还有他在创作时正经历的情感和想要表达的理念。”


种子的力量


疫情让很多人突然“空”下来,得以挖掘自身潜能,演奏家们也纷纷开启作曲或指挥模式,有的甚至登上综艺舞台,“破圈”掀起新的浪潮。黄蒙拉却依旧选择埋头拉琴,虽然也受到过邀约,但总觉得“要先把琴拉好!”黄蒙拉说:“我也有自己的困惑和瓶颈,尤其是在舞台上经历过高光时刻,就是突然达到那种‘天人合一’的境界,就会知道‘原来我可以更好’。虽然这种‘怎么拉都对’的时刻,转瞬即逝,可遇不可求,但一旦经历,就会想要抓住他。”

黄蒙拉-郭新洋 7e20101703_副本.jpg

图说:黄蒙拉 资料图 郭新洋 摄

如今,黄蒙拉的身份不仅是一名独奏家,也是上海音乐学院的教师。他坦言如今的学生不好带,倒不是孩子们天赋不够,而是外界诱惑太多,他们很难如他当年那般心无旁骛地拉琴。黄蒙拉强调说:“现在是信息爆炸的时代,你要和所有新鲜的一切抢夺孩子们的注意力,这很难。可偏偏,在漫长的练琴过程中,最需要的就是那一份心无旁骛。”

在美育教育被越来越重视的今天,琴童的数量骤增,可流行歌曲的质量却不进反退,难道这些古典音乐的熏陶竟然抵不过网络神曲的洗脑?对此,同样家有琴童的黄蒙拉倒不很担心:“我女儿拉琴,她也喜欢听神曲,我还会唱,我觉得古典音乐就是一颗种子,埋下去,总有开花的那一天。神曲旋律洗脑,孩子被吸引很正常,但他们会很快‘醒’过来,审美是潜移默化的影响,时间会证明它的作用。”(新民晚报记者 朱渊)

编辑:江妍

看评论

推荐阅读